|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零七章林雨晴的麻煩

第一百零七章林雨晴的麻煩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451

嚴望嵩又呆了一會兒,這才坐上車離開李家鎮公社,他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表個態。

而很明顯,嚴望嵩的表態很有用,那些之後離開的生產隊長們,紛紛走過來詢問徐君然工程隊的事情,很明顯,李乾坤已經跟他們說了關於去嶺南打工的事情,再加上縣委領導的表態,他們倒是放下心來,全心全意的打算跟著領導好好大幹一場了。

徐君然一邊回答著他們關於工程隊和稻田養魚的事情,心裏面卻在想著,要怎麼儘快把公社的工作抓起來。

李乾坤這個人,是個好人,可卻不是個好領導,這一點從他開會的時候就能夠表現的出來,除了這次因為有老〖書〗記嚴望嵩坐鎮的會議,平時公社開大會的話,上面的領導再說話,下面的人也在嘰嘰喳喳的議論著,一點會議的嚴肅氣氛都沒有。平時那些生產隊隊長來到公社,

也不少都是叫苦的,一點沒有把他這個〖書〗記放在眼裡。還好李家鎮真正做主的人是幾位老爺子,這些生產隊長倒是不敢造次。

不過徐君然卻不滿意這種情況,馬上〖中〗央就要下達撤銷公社的命令,鄉鎮化進程即將在全國範圍內展開,自己要做的,就是儘快把公社黨委的絕對權威樹立起來。畢竟用不了多久,李家鎮公社就要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面對金錢的引誘,徐君然擔心,不少人會想要分一杯羹。

轉身回到公社大院,徐君然和李乾坤一邊低聲說話,一邊還沒來得及進門,忽然一聲大喊傳來:「我冤枉啊!」徐君然一愣,隨即就看到自己面前絳出一個身材高大的老婦人「撲通」一聲跪在自己和李乾坤的面前嘴裡面大喊著:「〖書〗記,我冤枉啊,你要給我做主啊!」莫名其妙的看著面前的這一幕,徐君然愣住了,不解的看每李乾坤。

李乾坤有些尷尬的看著徐君然揮揮手,沖一個正要離開的生產隊大隊長喊道:「馬奮,趕緊把你們大隊的人給我帶走!」

徐君然仔細的看了幾眼,發現這個人他還真認識,小時候跟母親到各個生產隊去教學生,見過這個人,後來有時候在鎮里祖祠玩的時候,也見過他,是個軍屬,兒子死在了五幾年的那場戰爭裡面好像是二次戰役犧牲的。上輩子徐君然依稀記得,她似乎一直在向上級反映情況,好像是什麼自己的補貼被扣發的事情,具體的徐君然不記得了,因為他在武德縣工作的時間並不長。

這個時候徐君然不知道她要反映什麼情況,自然也沒辦法給他做主,只好看向李乾坤,等著他的處理。

李乾坤無奈的看著那老太太:「劉堡壘,咱們是都是老街坊了,你看這樣好不好,我這邊事兒比較多,你等我跟徐〖書〗記談話完事兒的再跟你說,行么?」

沒想到老太太看了一眼徐君然,竟然點點頭:「我知道他狀元嘛,那好,我改天來找你。」說完,居然跟著那個臉色尷尬的生產隊大隊長走了。

轉過頭,李乾坤對徐君然說道:「這是老問題了,不止是她一個,好幾個生產隊都有這種事情。」

徐君然的眉頭皺了皺:「到底是怎麼回事?」冷哼了一身,李乾坤道:「還不是民政局那幫王八蛋,說縣裡面財政緊張,拿不出撫恤金來。」

徐君然沒有說話要是自己沒記錯的話,縣民政局局長好像是秦國同的人。

晚上下班的時候,已經是五點多了,徐君然回到祠堂,去給老師問過好,這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這種農村比不上城市,天黑之後這種感覺特別明顯,準確的說天黑下來之後,除了月光能夠提供一絲幫助之外,大部分的時間裡,整個小鎮都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有些離譜了,但是走在路上如果對面有人的話,起碼要到身前幾米才能隱約看見。

而且,在如今電力不通的時候,各家各戶用來照明的,要麼是油燈要麼是蠟燭。

而此時,在徐君然對面的屋子裡,一盞油燈正亮著。

「想我了嗎?」

輕輕的推開門,徐君然走進屋子裡,來到那個借著油燈在低頭看書的纖纖背影身後,輕聲問道。

林雨晴回過身,瞪了一眼徐君然,拍了拍那雙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低聲道:「你又來幹什麼?不是告訴你晚上別過來嗎?」

下午臨下班之前,她就偷偷的去了徐君然辦公室,告訴他晚上不用來自己這兒了。

林雨晴是個聰明的女人,既然打定主意不會跟徐君然結婚,她就不希望徐君然因為自己的緣故,受到什麼不好的影響。

不得不說,她愈是如此,*君然就愈是覺得對林雨晴有所虧欠,在徐君然看來,一個女人把清清白白的身子給了自己,卻不求回報的一心想要自己過的更好,寧可給自己當情人,也要留在自己身邊,這樣的女人,真的是值得自己珍惜的。

他並不在意林雨晴的名聲背景,在徐君然看來,自己想要的不過是一個可以在疲倦的時候給予自己溫暖和安慰的妻子而已,官場上的利益之爭,沒有必要延伸到生活裡面。

但不管徐君然怎麼說,林雨晴就是鐵了心不答應,甚至威脅徐君然要是敢公開他們的關係,她就自殺去!

無可奈何之下,徐君然也只能點頭。

「吃飯了嗎?」林雨晴轉身站起來,接過徐君然的外套,柔順的問道。

對於她來說,徐君然就是一切。

女人就是這樣,不管多麼強硬,多麼精明的女人,一旦陷入愛情當做,就變成了那種柔弱的讓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