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零三章細節決定成敗

第一百零三章細節決定成敗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472

武德縣城西郊的一個村子裡,徐君然跟隨著革東沃和劉柳帶著六七個人來到了陳三炮的家裡。

這裡距離縣城大概有十幾分鐘的路程,四周有兩三個不大的村子,而陳三炮的家,就在村東頭的邊上,因為死過人,所以最近幾年也沒人住過,還是保持著當年的樣子。

最關鍵的是,陳三炮是個跑腿子,沒有親人。

跑腿子是北方的方言,意思是男光棍尼,單身,沒結婚。

眉頭皺了皺,徐君然看著院子里破破爛爛的狀況,對劉柳問道:「劉哥,這裡一直都是這樣?」

劉柳點點頭,指了指院子道:「變化不大,不過丟了一點東西,應該是有人偷走了,畢竟陳三炮沒有親人。」徐君然沒有說話,而是繞著那院子轉了一圈,然後對李東遠和劉柳說道:「你們做案件重演了嗎?」

「重演?」

從徐君然嘴裡面冒出來的新名詞讓李東遠和劉柳一陣不解,兩個老刑偵不明白徐君然說的這都是什麼意思啊?

看化們不明所以的表情,徐君然只好耐心的說道:「我在學校圖書館裡面,看過一本外國名著,上面一個很有名的〖警〗察,在偵查案子的時候,總是喜歡把案情給重新演華一遍,叫做案件重演。」

李東遠和劉柳這才明白過來,卻沒有看見徐君然長出了一口氣。

總算糊弄過去了,偉大的圖書館,偉大的福爾摩斯。

好在李東遠和劉柳對京華大學圖書館裡面怎麼會出現外國偵探小說的事情並不在意,對於他們來說,京華大學那可是國家的最高學府,

別說教出來徐君然這樣會刑偵的中文系學生,就算教出會開飛機的學生也是有可能的。

有了徐君然的指點,劉柳很快讓人拿來乾淨的東西,讓一個下屬躺在陳三炮死去的炕上,然後又把兇器什麼的都擺好位置,按照那份口供上的話,重新演示起來案發過程。

徐君然站在遠處,看著他們彷彿沙盤重演一樣的把整個案件的過程演示了一遍,這才對李東遠問道:「六叔,看出什麼地方不對了嗎?」李東遠點頭,冷笑了起來:「呵呵,要不是你的提醒,我還真就沒注意到這個事情,行,他程宏達也算人才了!」

他說這話的意思雖然不那麼明確,但是徐君然卻知道,李東遠應該已經動了心思,要把這個案子查的徹底一點。

那邊的劉柳已經走了過來:「局長,已經演練完了。」李東遠一笑:「怎麼樣,感覺哪裡不對嗎?」劉柳遲疑了一下,指了指開著的門道:「如果陳三炮睡熟了的話,那門是不可能開著的。」

頓了頓,他又冷笑了起來道:「更何況,誰偷別人家東西的時候,會從大門進去呢?」

揚了揚手裡的口供,李東遠冷笑著繼續介面道:「李四可是說了,他是因為被陳三炮打了,想要報復陳三炮,所以打算來陳家偷東西,然後被陳三炮發現,結果趁著陳三炮還沒起來的機會,就拿棍子把他打死在炕上。」

說完,他自己都忍不住露出一個鄙夷至極的表情道:「這種狗屁不通的話程宏達也能相信,真是豬腦子」…

徐君然站在一旁,看著劉柳和李東遠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話,嘴角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來。

這就是他要的結果!

徐君然要的就是他們想到這一點,前世李東遠和李逸風在向徐君然講述這個事情的時候,就曾經提起過,當時案卷上面對兩個地方的描述被大家給忽略了,一個是受害人家裡開著的大門,另外一個,就是所謂殺人犯李四的供述,李四自稱是打算來陳三炮家偷東西,然後進屋的時候被陳三炮發現,這才順手拿起陳一根棍子,把陳三炮給打死。

而實際上,陳三炮根本就不是這麼死的!不管哪個賊,如果是偷偷潛入別人的家裡,怎麼可能走大門呢?而陳三炮如果在睡覺當中被人打死,也不可能開著自家大門睡覺。

很明顯,陳三炮死的時候,根本就不是在睡覺,而是有人把他打死之後,放到了炕上。

「君然,真是太謝謝你了!」劉柳走過來,握著徐君然的手一陣搖晃:「要不是你,我們根本不會發現這麼多疑點。

有了這兩個證據,就可以表明陳三炮被殺一案存在疑點,按照劉柳的想法,這是打算找上級翻案了。

不過徐君然明顯不會這麼輕易的讓他們去翻案,畢竟這點證據,最多只能表明陳三炮可能是被他人所殺,程宏達的責任絕對沒有這麼大,徐君然要做的,就是把這個案子的責任,徹底的推到程宏達身上去。

「劉哥,咱們借一步說話。」

徐君然一拉劉柳,看了一眼正跟〖民〗警交流的李東遠。

劉柳微微一愣,雖然有些奇怪,不過還是跟徐君然走到了一旁,

低聲問道:「君然,怎麼了?」徐君然臉色平靜,認真的看著劉柳問道:「劉哥,你跟我說句實鼻,想不想扳倒程宏達?」

劉柳聽了徐君然的話先是一怔,隨即狠狠的點頭:「當然,做夢都想!這幾年這傢伙在公安局作威作福,幹了不少壞事兒,要不是老領導讓我頂在這裡,我早不幹了!」雖然接觸不多,可徐君然已經明白這位劉局長是一個嫉惡如仇的性子,雖然有些魯莽,不過倒並不是什麼壞人。所以徐君然乾脆對劉柳問道:「我問你啊,劉哥,如果這個案子現在這些證據,能把程宏達從縣局局長的位置拿下么?」劉柳猶豫了一下,隨即搖搖頭道:「不可能,最多這傢伙在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