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零二章最大的危機

第一百零二章最大的危機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353

俗話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

這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有時候人做錯了壞事,總是祈禱神仙看不見,做了好事呢,又祈禱神仙看得見。說實話,這人啊,真是讓神仙太操心了。所以呢,神仙乾脆閉上了眼睛,讓人自己隨便做,不管做好事做壞事,都會留下痕迹的。

天真的以為什麼事情都不會留下痕迹的人,本是真正的傻子。

徐君然坐在那裡,一頁一頁的翻看著案卷,這上面詳細的記錄著陳三炮被殺一案的情況,對於李東遠和劉柳來說,這是他們已經看過不下十幾遍的東西了,自然無需再看,只是在徐君然提出疑惑的時候,為他解釋一下而已。

其實不用他們解釋,徐君然的腦海當中對於這個案子也已經早就耳熟能詳了,畢竟前世這可是李東遠和李逸風父子跟他念叨了多少次的事情。那個時候李東遠早就已經身居高位了,可每次看到徐君然,都會跟他談起這個事情,自然不是為了告訴他自己被人陷害,而是為了警示他官場的對手在整治敵人的時候那種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

這個案子,說起來其實一點都不複雜,在卷宗上的顯示,是當時跟陳三炮打架的三人當中,有一個因為被陳三炮打了心中不忿,故而連夜抹黑進了陳三炮的家,將他殺死在炕上,然後毀屍滅跡。

故作姿態的看了一會兒,徐君然的眉頭漸漸皺在一起。

「怎麼樣,我說了吧,根本看不出什麼來的。

」李東遠嘆了一口氣,對徐君然說道。

一旁的劉柳也苦笑道:「是啊,君然這個卷宗我跟局長研究了好多次,不說別的,除非李四翻供,否則這個案子根本沒辦法翻過來。

更不要說李四估計都被打怕了,哪敢翻供啊。」

「噢?」徐君然眼神一亮看向劉柳,詫異的問道:「劉哥,你不會……」

劉柳嘿嘿一笑,摸著腦袋道:「刑警隊的裡面有我的兄弟,我早就讓他們問過,李四咬定是自己殺的人,根本不肯翻供。」

徐君然點點頭,他很理解李四的選擇,這個年代,且不說翻供需要很大的勇氣和直接的證據萬一翻供不成,那可是要加刑的。更何況李四原本應該判處死刑,結果只判了十五年,對他來說已經算不錯了。

其實最關鍵的,那個李四應該是害怕報復畢竟程宏達當初審訊他的時候,可是動了手段的。

「六叔,劉哥,你們看看這個地方,我怎麼覺得不太對勁呢?」徐君然指著卷宗上的一個地方對李東遠和劉柳問道。

李東遠一怔,接過卷宗看了看,又遞給劉柳道:「現場是他帶隊第一個趕到的,你問問他吧。」

劉柳拿過卷宗,看著徐君然指出來的地方,上面是李四的一處供述說他晚上去陳三炮家的時候,陳三炮家裡的大門是開著的,他順手拿起放在門口的一根木樁,走進屋裡把正在睡覺的陳三炮砸死在炕上。

眉頭一皺,劉柳對徐君然問道:「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么?

我們過去的時候,陳三炮確實是被人用重物砸死在炕上。」頓了頓,他又說道:「當時我親自檢查的,陳三炮應該是睡夢當中被人弄死的,仰面躺在炕上很慘!」

徐看然搖搖頭,看向劉柳和李東遠道:「六叔,劉哥,雖然我不懂刑偵,但是我懂心理學,我覺得不對勁。」「心理學?」李東遠跟劉柳面面相覷,最後李東遠乾咳了一聲:「那個,君然啊,我跟你劉哥都是粗人你說的那個什麼心理是什麼意思?」

徐君然無奈的搖搖頭,這才想起來如今的華夏對於心理學這個詞還沒有廣泛流傳開來。

組織了一下語言,徐君然說道:「這麼說吧,六叔要是您,您下午剛跟人打完架晚上睡覺的時候,會不關門么?」

李東遠跟劉柳都愣住了,兩個人半天都沒有說話。

說起這個事情,要從武德縣的民風說起了,武德縣內在六七十年代的時候,治安還是不錯的,很少發生大型的治安案件。而且那個時候農村都是茅草房甚至土坯房,牆很矮的那種,個頭高的人直接就能翻過去,所以相對來說,在偵破案件的時候,誰都沒有去注意被害人家裡開不開門的細節。

現在聽徐君然這麼一說,李東遠和劉柳敏銳的察覺的,似乎有點不對勁的地方。

兩個人都是老刑偵了,腦海當中迅速勾勒出當時的畫面來,克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合適。

劉柳站起身,乾淨利落的說道:「局長,我看這個事情需要重新集察現場。」

李東遠也站了起來,表情嚴肅的點點頭:「我同意,馬上組織人手,不,你帶兩個信得過的人,我們一起去。」

事關重大,由不得他再猶豫什麼,更何況這是關係到自己名聲的事情,李東遠嘴上雖然說不願意讓徐君然嘗試翻案,可心裏面對於這個能夠洗刷自己恥辱的機會,還是很在意的。一個搞了半輩子刑偵的人,忽然被扣上玩忽職守的罪名,換成誰能接受呢?

很快李東遠就在政法委找了幾個人,劉柳回公安局又叫了幾個刑警大隊的人手,大家騎上自行車,朝著當初的案發地點而去。

與此同時,已經有人把劉柳帶人跟著李東遠去城西的事情報告給了程宏達,不管什麼時候,願意做通風報信的這種事的小人都是存在的。

「局長,劉局帶著人又去城西了。、,

打小報告的人年紀不小了,有四十多歲,滿臉的皺紋,獐頭鼠目的樣子,看上去好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