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零一章劉柳

第一百零一章劉柳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4-02 01:37  字數:3558

「從京城回來的那一天我就告訴自己,我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事,回頭無岸。」聽著徐君然的話,李東遠忽然有種想要掉眼淚的感覺。

究竟是怎麼樣的經歷,會讓一個年輕人生出這種決心呢?

「君然,你……」李東遠表情嚴肅的看向徐君然,欲言又止。

徐君然一笑:「六叔,該說的時候我自然會說的。您現在只要想辦法把那個案子的卷宗拿來就行,陳三炮被殺的前後經過,我都想看看,如果可能的話,最好找一個當時在場的人,給我講講。」

李東遠雖然不知道徐君然此時哪裡來的自信,一個對政法系統辦案程序絲毫不了解的人,怎麼可能從卷宗當中看出什麼呢?不過一想到他可能是老〖書〗記派過來的,也只能無奈的點點頭,畢竟老〖書〗記的心思,自己即使琢磨不透,也要幫忙。大不了事後去找他老人家痛陳厲害,讓他取消對程宏達動手的那個想法。

想到這裡,李東遠點點頭:「你等一下。」

說著,他站起身走到門外,來到一個辦公室的門口,吩咐了幾句之後,很快就有人婁開辦公室。

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李東遠對徐君然道:「你等一下吧,我叫人請縣公安局的劉副局長過來了。」

劉副局長?

徐君然微微有些疑惑,就聽見李東遠微微一笑道:「劉柳,之前是縣公安局刑警大隊的大隊長,我下來之前,把他提拔到了副局長的位置上,為人不錯,以後你們可以多親近親近。」

徐君然這才點點頭,看來李東遠也不是省油的燈啊,雖然被拿掉了縣公安局局長的位置,可是卻把自己的心腹提拔起來牽製程宏達,相信這個事情後面,老〖書〗記嚴望嵩肯定也是出力不小。

縣公安局距離縣委大院的距離不遠,也就隔了一條街,不到半個小

時的功夫,派出去通知的人就回來了,說劉局長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一會兒就帶東西過來。

眉頭皺了皺,徐君然看了一眼那個替李東遠傳話的人,卻沒有說話。

李東遠暗暗點頭,雖然這小子年紀不大,可做事卻很穩重,比李逸風那個混球強的不止一點半點,連保密這種事情都考慮到了,怪不得回來沒幾天老〖書〗記和楊縣長都把他引為心腹,的確有本事。

看了一眼徐君然,李東遠低聲道:「這是你六嬸娘家的親外甥,被我安排進來做科員,以後有什麼事兒,都可以交代給他。」

徐君然這才點點頭,看了看那個名叫竇雪峰的年輕人,對李東遠道:「還是六叔想的周到。」剛剛他確實在擔心這個事情,畢竟自己和李東遠謀劃的這個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一旦消息走漏讓程宏達有了防範的話,搞不好自己就要前功盡棄,徐君然可沒有別的辦法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扳倒程宏達,這是唯一的機會,絕對不容錯過。

又過了一會兒,李東遠正跟徐君然說著自己拖關係把李逸風和二狗子他們十幾個李家鎮公社最能惹事的年輕人都扔進部隊去的事兒,辦公室的門被人敲開,走進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高大漢子。

「鼻長,我來了!」

伴隨著人進來的,還有一個讓徐君然有些意外的稱呼。

轉身抬起頭看向走進來的人,出現在徐君然眼前的赫然是一個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十多的彪形大漢,刀鑿斧刻的一張國字臉,眼睛炯炯有神的放著光芒,濃濃的眉毛。他身上的氣質,跟徐君然在京城見過的孫家大少孫宇軒一樣,屬於那種讓人看上去就感到很畏懼的人。徐君然甚至懷疑,他應該也是上過戰場手裡面有人命的退伍軍人。

最讓徐君然感興趣的是,這個人對李東遠的稱呼。

局長?

徐君然可是清楚的知道,李東遠如今不做這個縣公安局局長的職務已經有三年了,那也就是說,如果這個人的稱呼一直這麼延續下來,那他就等於是已經叫了李東遠三年的局長。

對一個已經離開自己領導崗位的人,用著從前的稱呼。

要麼是這個人心機深沉,用這樣的稱呼來拉近兩個人的關係。要麼就是這個人重情重義,用這樣的稱呼來表明自己時刻不忘老領導對自己的恩情。不管是哪一點,這個人都不簡單。

前者表明他是個聰明人,而後者,則表示這個人放在古代就是那種可以為朋友兩肋插刀,不惜身家性命的義士。

「小劉來了啊,坐吧,坐吧。」李東遠笑著站起身,指了指老舊的沙發對那個高大男人說道。

高大男人雙腳併攏啪的一聲敬了一個禮,這才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可腰板依舊是拔得筆直。

李東遠苦笑著搖搖頭,對徐君然介紹道:「這是縣公安局的副局長劉柳,我的老部下,年輕有為的幹部啊,三十一歲的副科。

當然,跟你這個傢伙是沒法比的,他是轉業軍人退伍的,是我當年的老部隊噢。人家可是打過仗的!」

徐君然陡然一驚,他並不在意李東遠前面的介紹,既然能夠讓李東遠給叫到這裡來,那表明這人肯定是他的心腹。唯一讓徐君然驚訝的,是這個劉柳斜局長,居然打過仗!

聽李東遠的解釋,他才三十一歲,那麼這個時候如果打過仗的話,應談就是那場反擊戰了!

想到這裡,徐君然連忙緊走幾步,來到重新站起來的劉柳面前,握住他的手連聲道:「劉局,幸會,幸會!原來是我們的戰鬥英雄啊!」這樣的人,值得徐君然去尊重,因為他們是真正為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