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一百章寧在一思進,莫在一思停

第一百章寧在一思進,莫在一思停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31 16:08  字數:3383

「我要替您翻案!」

就這麼六個字,讓李東遠一下子從辦公桌後面的椅子上站了起來,雙眼瞪的溜圓。

李東遠看向徐君然,沉聲喝道:「君然,你怎麼回事?瘋了嗎?」

對於李東遠來說,他對自己的仕途固然看重,可對徐君然卻更加的看重,自己眼看著成長起來的子侄,現在卻忽然說要幫自己翻案,難道他不知道翻案這個詞意味著什麼嗎?

八十年代,所謂冤獄這個詞是很少被人想到的,在人們的意識當中政法機關是不會出現錯誤的,就好像李東遠一樣,他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委屈的,那個案子證據確鑿,人證也都有,在他看來,自己輸給程宏達的原因,就在於自己不肯像程宏達那樣刑訊嫌疑人。

所以,他才會在徐君然當初問起自己為什麼不做縣公安局局長的時候,說出那句是自己沒用的話來。

而現在,李東遠聽說徐君然想要翻案,頓時以為徐君然要耍什麼花招,馬上就打算制止他。

「君然,你聽六叔的,這個事情你不要管。」

李東遠表情嚴肅的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卻是很平靜,只是靜靜的看著李東遠,等到他說完了之後才忽然開口問道:「六叔,您覺得,那個案子有沒有問題?」

李東遠稍微遲疑了一下,有些猶豫的回答道:「應該,應該沒問題吧。」

平心而論,他開始也懷疑過這個案子是不是真的有問題,畢竟自己審訊了那幾個人嫌疑人,也查看了現場,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開始他還懷疑程宏達使了什麼手段,可後來人證物證俱在,他也沒辦法否認了,慢慢的也就沒有了那種想法。這個時候聽徐君然提起這個事情,李東遠想了想,最後還是沒想出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來。

徐君然心裡嘆了一口氣,這個事情,如果不是後來自己聽李逸風提起,恐怕誰都沒辦法把真相揭開。

這個案子的真相,整整二十五年之後,才因為一個在鄰縣落網的盜竊犯而告破,那個時候,李東遠已經是垂垂老矣的老人了。

「六叔,您就是太實在了。」徐君然嘆了一口氣說道:「雖然我不知道到底這個事情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可我敢肯定,這個案子一定存在著問題。以程宏達的那點本事,您覺得,他有辦法破案么?」

李東遠將信將疑的看了徐君然一眼,卻搖搖頭道:「不管怎麼樣,這個案子已經結案了,你還想做什麼?」

沒想到他這麼固執的徐君然一陣無語,怪不得李東遠會被程宏達吃的死死的,要不是後來破了一個大案子,恐怕他一輩子都要窩在這個小縣城了,真是讓人又是佩服他堅持原則,又讓人感慨他的死板。

不管他怎麼說,反正李東遠就是不讓徐君然插手這個事情,用他的話來說,案子都結了,當初的那個罪犯也判了十五年,你能怎麼樣?

徐君然看著李東遠,半晌才沉聲道:「如果,我是說如果這個案子真的是程宏達的錯呢?如果他只是為了把您趕下縣公安局局長的寶座,動用了非常規的手段呢?那個被判了十五年的可憐人,誰來替他說話?他被扔在家裡的孤兒寡母,背上殺人犯家屬罪名的妻子和孩子,誰來替他們考慮?」

李東遠不說話了,原本很是堅定的想法,此時也出現了一絲鬆動的意思。

就像徐君然說的那樣,如果這個案子,真的是程宏達為了扳倒自己所用的手段,那個被判刑的人,豈不是成了最冤枉的人?

如果程宏達是一個合格的公安局長,李東遠也不會被徐君然給說服,可問題是,這三年來,程宏達的所作所為,讓李東遠不得不懷疑他,不得不相信徐君然的話。這就好像一件事一直放在某個人心裏面是一根刺,如果沒人提起的話,最多有些不舒服,可能就那麼過去了。但是如果有人把這個事情提起,並且詳細分析的話,就會讓人不得不去想,不得不去解決。

看到李東遠稍微有那麼一點意動,徐君然連忙趁熱打鐵道:「六叔,您別忘了,還有追訴期呢。」

李東遠是搞刑偵的,隨即就明白了徐君然的意思。

追訴時效是指按照刑法的規定追究犯罪或者侵權行為的有效期限。犯罪行為已經超過法律規定的追訴時效期限的,不再追究其法律責任;如果已經被追究了法律責任,該案件應當予以撤銷。

華夏刑法分則條文中對法定刑的規定包括幾種不同的情況:在一種犯罪有幾個量刑幅度的情況下,應當按照犯罪的實際情況確定追訴時效期限的長短,即犯罪符合哪一個量刑幅度,就應當以那個量刑幅度的法定最高刑確定追訴時效的期限。而且還存在不受追訴時效限制的情況。根據華夏刑法規定,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後,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另外,在追訴期限以內又犯罪的,前罪追訴的期限從犯後罪之日起計算。在一般情況下,追訴時效的期限從犯罪之日起計算但是,如果犯罪行為有連續或者繼續狀態的,追訴時效的期限從犯罪行為終了之日起計算。

也就是說,只要這個案子在十五年的追訴期之內,就可以重新審理。

「不行,我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就在徐君然以為事情有了轉機的時候,李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