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九章殺人案

第九十九章殺人案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31 08:23  字數:3358

「你怎麼來了?」

看到徐君然出現在自己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李東遠一臉的意外。

徐君然哈哈一笑:「六叔,您這麼說我可就不愛聽了。怎麼著,不歡迎我?」

李東遠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當先走了進去。徐君然跟在他的身後,轉身把門關上。

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有什麼秘書之類的,像李東遠這樣的領導,要麼是自己動手收拾辦公室,要麼就是在縣委辦公室找人,今天剛開完常委會,也沒顧得上收拾。

徐君然倒是不客氣,乾脆自己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給李東遠倒了一杯,這才坐在了李東遠辦公桌的對面。

「聽說你這次京城之行收穫不小?」

這是最近長輩們對徐君然問的最多的一句話,他也不止一次的跟人解釋過了,此刻李東遠又問了起來。

徐君然笑著點點頭,把京城的情況向李東遠介紹了一遍,最後才說道:「虎子哥呢?」

他回來之後居然沒在鎮里看見李逸風,所以才有這麼一問。

李東遠意味深長的看了徐君然一眼:「不知道抽哪門子風,非要嚷嚷著去部隊,我好不容易才托關係讓他去當兵了。」

他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一向頑劣不堪的兒子忽然主動要求去部隊接受鍛煉,這讓李東遠高興之餘又有些疑惑不解,但不管怎麼猜測,這個事情肯定跟徐君然脫不了干係,畢竟誰都知道,李逸風的脾氣那麼暴躁,除了徐君然的話照做之外,連他親生老子的話,這傢伙時不時的還敢打打折扣呢。

徐君然也不瞞著李東遠,點點頭道:「是我跟虎子哥提的建議,讓他去部隊當兵。老是在縣裡面四處晃蕩,動不動跟人動起手來,早晚是要出事的。到時候可未必有人能保得住他。」

李東遠一愣,敏銳的察覺到徐君然話裡面的隱藏意思,沉聲問道:「你的意思是說,上面要……」

他是做政法工作的,當了半輩子的警察,徐君然的話雖然說的不是那麼明顯,可話里話外的意思卻好像在暗示著上層要對社會治安進行一次大的整頓,像李逸風那樣整天在街上遊手好閒、惹是生非的貨色,肯定要倒大霉,到時候連自己都未必保得住他。

徐君然點點頭:「我去京城的時候,京城現在正在搞嚴打,幾個當街調戲婦女的流氓,被一群士兵按在地上暴打一頓之後抓了起來。聽說保守估計要判十幾年,如果嚴重的話,弄不好是要槍斃的!」

李東遠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他可沒想到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自己的兒子是什麼德行他太清楚了,李逸風在武德縣那也算得上是縣內一霸了,跟程宏達、秦壽生並稱為「三虎」,好在他有自己管著,平時倒是不怎麼為禍鄉里,只是喜歡打架鬥毆而已。

「君然,你不是說笑吧?」

「六叔,我怎麼會拿這個事情說笑呢?」徐君然看向李東遠,壓低了聲音道:「用不了一年,國家就會在全國範圍內開展嚴打的。」

他並不是在說謊,如果徐君然沒有估計錯的話,這個時候曹俊明應該已經把另外一篇文章送了上去,那是他專門為曹俊明炮製的,目標就是針對近幾年來全國各地屢次發生的惡性犯罪事件,徐君然的目的很簡單,早一點把嚴打搞起來,也能夠早一點的讓某些犯罪事件不會發生,否則這樣惡性的事件越多,受到傷害的人也就越多。

平心而論,雖然前世對於那場嚴打的毀譽參半,頗有些矯枉過正的嫌疑。但確實產生了不小的效果,至於後來所產生的問題,則是在具體執行的過程當中出現了一些偏差。畢竟誰能說對嚴重的刑事犯罪不應該嚴厲打擊?問題在於沿用過去搞運動的方式,很容易導致各種偏差。由於「嚴打」的矛頭是針對嚴重的刑事犯罪,目的是為了維護社會穩定,因而在黨內高層很容易取得共識。公安機關更是倍受鼓舞,認為可以放開手腳大幹一場。1983年「嚴打」伊始,僅僅三個月時間,全國就拘捕了108萬餘人。在這種高壓態勢下,社會治安一度有所好轉,因而在初始階段,多數民眾對「嚴打」持肯定態度。但是,隨著一系列非常措施的出台,大大突破了法治的底線,它的負面效應就突顯了出來。最初,人們按照「矯枉過正」的慣性思維,對「嚴打」中的某些過火舉動也覺得可以諒解。後來「嚴打」竟成為常態,廣大幹警也被拖累得極度疲勞,震懾犯罪的效果反而逐漸減弱。

而徐君然希望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力量,改變這個結果。

所以,他才針對如今全國的治安形勢寫了那篇文章,讓曹俊明署名發表,並且他離開京城知青,還和曹俊明做了一次深談,在談話當中,徐君然開誠布公的對曹俊明講述了自己「分析」出來的一些情況,最後確定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曹俊明可以把握住現在的機會,完全有可能成為黨內被看重的高級幹部。

用徐君然的話來說,曹俊明是自己認識的人當中最有可能身居高位的人,如果能夠幫助他,就等於是在幫自己。

原本曹俊明還有些不情願,畢竟在他的想法當中,徐君然是自己的小兄弟,自己如果能夠幫助他揚名是最好的,但是在徐君然詳細的分析了利害關係之後,他卻打消了這個念頭。就像徐君然對他說的一樣,如果僅僅是那個經濟建設方面的文章倒是罷了,再加上這個治安問題的文章,如果都是他曹俊明寫出來的,別人不會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