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八章老虎

第九十八章老虎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30 18:22  字數:3398

老而不死是為賊!

這句話,有時候並不一定是貶義的。

起碼,此時此刻用在嚴望嵩的身上,楊維天一點都不覺得這是貶義詞。

幾十年的官場經驗果然不是白給的,嚴望嵩讓楊維天見識了什麼叫真正的老狐狸。

舉重若輕不說,關鍵他今天唱的這一齣戲,一下子就讓秦國同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楊維天自然知道秦國同打著什麼主意,雖然對於個體私營經濟的問題上面還有些爭議,可楊維天卻可以肯定,國家對於個體戶的管制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一定會有一個結論,也就是說,如果這個時候武德縣把個體戶處分了,搞不好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是要承擔責任的。但楊維天可以肯定的是,秦國同絕對沒有那麼好心會提醒老書記嚴望嵩,搞不好這次的事情就是他挖的坑。

聯繫到前幾天自己在市長那裡得到的暗示,楊維天這種判斷就更加的確信了一些。

楊維天是市長朱逸群提拔起來的,自然是屬於市長的心腹,每次去市裡也肯定要到市政府向朱逸群彙報工作,就在前幾天的彙報之後,朱逸群隱約的暗示楊維天,武德縣近期將有一些變化,希望他能夠擺正自己的位置。

一般的情況下,領導如果要一個人擺正位置,不外乎是處於站隊的時刻。

官場之上,站隊可是很有學問的,或者說,官場最大的學問就是站隊。身處官場,是保持獨立人格,還是違心做「孫子」?這是每一個官場中人都要面臨的抉擇。

站隊。選擇跟誰站在一起,這是一種考驗,是一種判斷,也是一種智慧。然而,更多的時候,這更是一種人格的博弈。一邊是憋屈的正義,一邊是顯赫的權力;一邊是卑微的尊嚴,一邊是現實的升遷。是保持獨立人格,還是違心當孫子?如同楊維天一樣,很多人常常面臨著這樣痛苦的抉擇。他們如履薄冰,如臨深淵,小心翼翼地避免自己不成為鬥爭的犧牲品。

對於楊維天來說,如果放在一個多月之前,他肯定會選擇明哲保身,對秦國同給嚴望嵩下套的這個事情選擇視而不見。畢竟自己的頂頭上司都給了暗示,再加上嚴望嵩跟自己本身不是一個派系,兩個人的關係又不怎麼樣,而且嚴望嵩倒台之後,對自己有很大的好處,自己有機會接任他的縣委書記。結合這些事情,假如不出意外的話,楊維天肯定會跟徐君然上輩子記憶當中一樣選擇做壁上觀。

還好有徐君然!

想起那個小子,楊維天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個笑容來。正是因為有了他,楊維天才跟嚴望嵩有了合作,兩個同樣希望武德縣發展起來的領導有了溝通和合作之後,他帶來的好消息讓楊維天不得不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向嚴望嵩伸出援助之手。

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徐君然搞的那幾個項目,可以算得上是楊維天和嚴望嵩合作的。

嚴書記和楊縣長,此時此刻已然在不知不覺當中成了一條線上的螞蚱。

心裏面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楊維天甚至想過,徐君然那小子不會早就料到會有這個局面,所以才牽線搭橋,讓自己跟嚴望嵩通力合作推動李家鎮公社的那麼多事情,然後又給自己描繪了那麼美好的未來藍圖,目的就是讓自己在這個時候站出來。

看了一眼臉色有些蒼白的秦國同,楊維天稍微對他有那麼一點同情,苦心琢磨的計劃,毀在一個小年輕的手裡,不知道他知道真相之後,會不會氣得吐血。

不過說實話,楊維天倒是真的很想看看秦國同吐血的樣子。

抬起頭看了看不動聲色的嚴望嵩,楊維天嘆了一口氣,這老爺子可精著呢,徐君然估計已經把利害關係跟他說清楚了,否則一向對路線問題看的最重要的老書記,怎麼可能對個體戶的問題高高舉起輕輕落下呢?更不要說剛剛嚴望嵩的那一番話,非但沒有指責秦國同,反倒是把責任都推到了縣公安局的身上,擺明了是讓秦國同做出選擇。

跟程宏達一起承擔責任,還是主動跳出來對個體私營經濟大加鞭笞?

很明顯,秦國同固然有心維護程宏達,可卻絕對不敢把自己弄到國家政策的對立面。

楊維天淡淡的看了一眼秦國同,緩緩開口道:「嚴書記,我覺得秦書記應該也是一時失誤,沒有考慮周全,他也是為了咱們全縣的工作考慮,所以才會覺得這些個體戶會擾亂咱們的經濟秩序。公安局那邊,程局長的工作確實有失誤的地方,不該隨便抓人。我看這樣吧,讓公安局給個體戶們道個歉,東西還給他們,這個事情就這樣吧。」

秦國同先是一愣,有些奇怪楊維天怎麼會為自己說話,可說著說著,他的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起來,楊維天的意見分明就是把程宏達給裝進去了,雖然他沒直接說,可放人道歉的事情一旦做出來的話,自己還怎麼算計嚴望嵩呢?

正要說話,秦國同卻聽見嚴望嵩咳嗽了一聲,嚴肅的點點頭道:「縣長說的很有道理。我說老秦啊,你也是咱們武德縣的老人了,這鄉里鄉親的,那些人不過是為了生計賣一點家裡自產的東西,何必要逼的這麼狠呢?我聽說裡面還有秦家寨的鄉親,你說說,程宏達這麼做合適么?要我說,你作為分管經濟的副書記,應該狠狠的批評公安局這種行為!」

聽到這句話,秦國同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精彩起來,就好像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青一陣白一陣的。

嚴望嵩的話雖然沒有說的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