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七章縣委常委會

第九十七章縣委常委會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30 08:24  字數:3455

跟林雨晴溫存了一陣之後,徐君然看看時間,坐著去縣城賣山貨的牛車,慢悠悠的朝著縣城而去。

而此時此刻,正是太陽當空照,鳥語花香的時候,武德縣委會議室之內,卻是煙霧瀰漫。

當官的都愛抽煙,這是習慣,也許是因為思考問題的緣故,只要一開會,這上上下下的領導們手裡都會夾著煙捲,甭管是捲煙還是旱煙,大傢伙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話,同樣也你一口我一口的吸著煙,似乎不抽煙這事情就不好研究一般。

原本要開書記辦公會,沒想到縣委書記嚴望嵩改了主意,竟然提議召開常委會。他是縣委一把手,自然是有這個權力的。別的常委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只能匆匆從各自的崗位趕到縣委來。

今天的常委會一開始,常務副縣長秦國同就氣勢高昂的打了第一炮。

「老書記,楊縣長,這幾天縣裡查獲不少無證經營的小商小販,他們極大的破壞了我們縣裡的經濟發展秩序,我看應該嚴肅處理!」

他今天是憋著一股氣來的,不管怎麼樣,一定要讓常委會作出決定,嚴厲打擊小商小販的行為。

秦國同很清楚,老書記嚴望嵩對於這一切是最討厭的,只要自己表現的態度堅決一點,就能夠獲得嚴望嵩的支持。到時候只要嚴望嵩做出決定打擊小商小販,就等於是自己挖了一個坑掉進去。

他可是在市委張書記那裡得到了消息,國家正在醞釀大力推廣個體私營經濟,到時候嚴望嵩這個老骨頭就得滾下台去,自己就有機會爭一爭這個縣委書記的寶座了。

至於楊維天,秦國同雖然沒有掉以輕心,卻也相當的放心,楊維天不是傻子,這個時候明哲保身才是最重要的。自己之所以敢設計嚴望嵩,正是因為市委有人暗示自己,否則借秦國同幾個膽子也沒那麼大的本事對付盤踞武德縣幾十年的嚴望嵩。相信楊維天應該也接到了他身後的那人給予的警告,不然自己派公安局程宏達去抓人的時候,楊維天也不會保持沉默。

天時地利人和都在自己這邊,嚴望嵩只要表態,就等於踏入這個局當中,必死無疑!

秦國同表態之後,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白天佑眉頭一皺道:「秦書記,話不能這麼說,這些小商小販也只是把自家的東西拿出來換點糧票、布票什麼的,不用上綱上線吧?」

白天佑是轉業軍人出身,在縣委常委會當中不屬於任何人的派系,一貫是鐵面無私的典範。

六七十年代,縣委縣政府的功能盡失,縣裡面的工作主要由革委會來履行,紀委等部門就更不用說了,完全失去了黨內監督的作用。一直到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才逐漸恢復了政府黨委各個部門的功能。

而現在這個時候,紀委剛剛恢復工作,白天佑是省城下來的幹部,聽說跟省紀委的某位領導有著很深的關係,平時不苟言笑,也不怎麼跟其他的常委來往,就連縣委的幾個領導,對這位冷麵書記,都頗為忌憚。

秦國同臉色一變,很明顯對於白天佑也是極為忌憚的,只不過此時他心中卻是很有底氣,一方面是因為自己有市裡面的大人物支持,另外一方面卻是因為昨天他已經跟嚴望嵩彙報過了,在他的彙報當中,那些小商小販被描繪成了一群妄圖通過資本主義的手段來攫取國家財產的不法之徒,用秦國同的說法:「這些人,不抓不足以平民憤!」

天知道,他所謂的「民憤」究竟是從哪裡來的結論。

沉吟了一下,秦國同對自己的好友,宣傳部長沈勇敢使了一個眼色,沈勇敢是秦家寨的女婿,兩個人在縣委當中一向都是同氣連枝共同進退的,這個時候自然也要靠盟友幫忙了。

沈勇敢咳嗽了一聲,看向白天佑,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語言才說道:「白書記,我看秦書記說的這個事情確實值得我們注意一下,現在中央對於計劃經濟下個體經營的方式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定論,各種文件上面也沒有明確下來,就連經濟特區,也僅僅是在幾個地區進行試驗。我們武德縣這個時候如果放任這些個體商販的作為,豈不是要變成舊社會那種商人滿地走的情況么?」

他也是個聰明人,知道老書記嚴望嵩最討厭的就是舊社會,因為他是苦出身,對那些盤剝農民的資本金是最為厭惡的。

果不其然,嚴望嵩的眉頭皺了起來,雖然沒有說話,可臉色卻微微有些陰沉。

沈勇敢決定趁熱打鐵,繼續說道:「要我說,對於我們縣內出現的小商販們,我看可以適當的予以教育,沒收他們的非法所得,並且讓他們保證今後不再犯同樣的錯誤就行,但一定要動用各種手段,包括宣傳教育等等,讓全縣群眾明白,我們要堅定不移的走社會主義道路!」

這麼一番正義凜然的話說出來,如果不是楊維天早就知道他們背後的陰謀,甚至於都要叫一聲好了。

白天佑卻有些不甘心,他雖然不知道這秦國同搞什麼花樣,可憑著軍人的直覺和正義感,白天佑覺得,不過是販賣一點自家產的蔬菜水果什麼的,根本就不必如此上綱上線,那種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年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的社會,讓老百姓吃飽飯才是實在的。一個年年靠著國家救濟才能度過春荒的窮縣,還考慮什麼亂七八糟的思想問題呢?

當然,這種想法也只是在他的心裡想想罷了,白天佑雖然耿直,卻並不傻,自己心裡的那個想法,放在過去那是屬於大逆不道的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