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六章攤牌(求收藏!)

第九十六章攤牌(求收藏!)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9 18:40  字數:3370

徐君然很清楚一個事情,自己想要把李家鎮公社的事情做好,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讓整個李家鎮的人感受到自己所做的事情能夠給他們帶來利益,確切的說,要讓他們明白,稻田養魚和建築隊的這兩個事情,對於他們來說很重要,關係到他們的吃飯問題。

而一旦跟吃飯問題聯繫起來,就絕對會變成大事情。

前世做了那麼多年的地方官,徐君然記憶最深刻的就是自己看過的一本書裡面對於權力的描寫。

書的名字徐君然已經不記得了,但是裡面有幾句話讓他印象深刻:「人們為什麼要拚命的抓住權力?就是因為權力名義上是公,可實際上卻是私。權力私有化最大的支撐點,恰恰在於權力分配的私有化。」

徐君然清楚的知道,自己能夠有現在的權力和地位,完全出自於縣委主要領導嚴望嵩和楊維天對自己的看重,還有就是李家鎮公社幾位主事的老爺子對於自己的信任。但問題也就出現在了這裡,楊維天和嚴望嵩不會一直在武德縣做領導,畢竟他們也要接受上級的指揮,隨著上級對於地方控制力的逐漸加強,再也不會出現像嚴望嵩這樣在一個地方做幾十年縣委書記的例子。至於李家鎮這邊,老人們總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甚至於現在跟自己相熟的李乾坤等人也有可能離開,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又應該如何面對這個局面呢?

而這就是伯樂制的弊端,雖然官場上「伯樂」這種事情本身就是權力私有化的體現。

要知道,伯樂們可以任人唯賢,舉賢不避親,但問題就在於兩個事情,第一就是那個舉薦人真的是伯樂,善於選擇人才。再就是這個伯樂真的是出於一心為公才推薦的人才,否則一旦有了私心雜念,那麼必然就會選擇一些不算人才的人走上領導崗位,這樣一來,所謂權力的公正性必然受到損害。

但問題就在於,大部分的官員伯樂們,都只是生活在普通人當中的感性動物,他們會被自己的情緒和喜好所影響,那麼必然就會產生一些不必要的猶豫。或者一些不必要的想法,徐君然不能保證,等到李家鎮公社發展起來之後,會不會有人眼熱如今的成績,做出摘桃子搶功勞的事情來,畢竟真要是出現那種事情也不奇怪,官場當中什麼人都有,搶下屬功勞也不算什麼離譜的事兒。

真要是到了那個時刻,徐君然就需要有人站出來替自己說話。

因為按照規矩,他是不能開口的。

所以,徐君然才會想辦法把整個李家鎮的利益跟自己捆綁在一起,真要是有人想動自己,那就等著承擔整個公社因為吃不上飯而暴怒的群眾們幾乎能融化人的怒火吧!

李乾坤當然不知道徐君然的這些花花腸子,他只是覺得徐君然的這個想法不錯,讓五個生產隊都能夠看到工程隊的好處,起碼能夠讓各家各戶都知道,跟著工程隊出去打工,是有賺頭的。

想到這裡,他點點頭對徐君然說道:「你的想法不錯,這個事兒我今天就著急各個生產隊的隊長,好好聊聊。對了,你要不要出息一下,有你在的話,說起來更方便。」

徐君然搖搖頭:「我下午得去縣城找六叔,我讓雨晴姐跟您一起去,她是工程隊負責管錢的人,以後有什麼事兒,您的找她商量。」

李乾坤一怔,想了想還是低聲問道:「那丫頭,能信得過么?」

對於他來說,徐君然是自己人,可不代表林雨晴是自己人,相信這一點整個李家鎮的人都已經形成了共識。

徐君然知道,林雨晴的名聲不好,卻忘記了在李家鎮人的眼中,她終究還是個外人,讓一個外人負責管自己的血汗錢錢,對於李家鎮的這些人來說,那是一件不怎麼愉快的事情。

猶豫了一下,徐君然對李乾坤說道:「叔,雨晴姐,她是我的女人。」

就這麼一句話,讓李乾坤頓時就愣住了,半天之後才搖搖頭道:「君然,這個不太合適吧?」

徐君然沒有遲疑:「沒什麼不合適的,她是我的女人,我喜歡她,她也喜歡我,我們在京城就在一起了,而且她跟我的幾個朋友都見過面,咱們的工程隊去嶺南之後,雨晴姐就負責對外聯絡,鐵柱哥可以給她當助手。」

聽徐君然這麼一說,李乾坤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點頭。

就好像徐君然猜測的那樣,李乾坤只是不放心由誰來管錢而已,再加上對於林雨晴的不信任,所以才否定了自己的提議。現在自己說出跟林雨晴的關係,再加上還讓李鐵柱跟著當助手,李乾坤倒是沒有什麼意見了。

「這個,君然,你跟林雨晴那姑娘……」

沒想到,李乾坤還是提起這個茬兒來,很明顯,對於徐君然跟林雨晴在一起,李乾坤還是不太滿意,這屬於是長輩對晚輩的規勸。

徐君然微微一笑:「叔,這個事兒您就別操心了,感情這個東西我覺得還是順其自然好,您說呢?」

李乾坤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點點頭:「也好,也好,你們讀書人就是喜歡這個調調,越是命苦的女人你們越喜歡。叔老了,不管這個閑事兒,不過我會讓鐵柱看著她的,要是敢背著你給你戴帽子,哼!非得浸她的豬籠不可!」

對李乾坤來說,林雨晴之前的名聲怎麼樣不要緊,可要是跟了徐君然還敢在外面跟男人眉來眼去的,就等於是在打李家鎮老少爺們的臉,這樣的女人不用祖宗規矩來收拾,簡直就便宜她了!

徐君然無奈的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