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五章利益捆綁

第九十五章利益捆綁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9 08:38  字數:3381

對一個女人來說,尤其是一個陷入愛情當中的女人,自己的愛人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就好像現在的林雨晴,她並不覺得徐君然躺在破舊的床上對自己說出十年之內讓自己成為百萬富翁或者是廳級幹部有什麼不對,要知道現在這個男人自己也才是一個公社副書記,手裡面甚至連一千塊都沒有。可偏偏林雨晴就是覺得徐君然說出這樣的話是理所應當的,因為這是她選中的男人。

別說徐君然只是說這點事情,就算徐君然此時說自己未來會做國家領導人,恐怕林雨晴都會毫不猶豫的相信。

愛情的力量有時候就是這麼容易讓人盲目起來。

「君然,我不想當官,我要是當官的話,對你影響是不是不好?」林雨晴偎在徐君然的懷裡,輕聲道。

徐君然一笑:「沒你想的那麼誇張,我有我的辦法,你不要擔心。」

林雨晴卻固執的搖搖頭:「還是算了吧,做官的沒有一個好人,呃,我不是說你,我看你們每天說話都那麼雲山霧罩的,要讓我也變成那樣我可受不了。」

其實她還有話沒有說出口,畢竟自己的名聲不好,而且跟徐君然的關係又是這樣。林雨晴很清楚,自己跟徐君然之間肯定不可能結婚的,起碼李家鎮這些老人就不會同意,她知道這些人對於徐君然來說就跟家人一樣,如果所有的家人都反對,他肯定會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作為一個善解人意的女人,林雨晴不希望徐君然難做。

如果自己做商人的話,就可以在某方面幫上徐君然,而且還能一直跟他在一起,情人名分什麼的,林雨晴壓根就沒在意,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再加上母親的耳濡目染,林雨晴對於婚姻其實並不是那麼在意,甚至還有一點恐懼。在她看來,婚姻的那一張結婚證不過是束縛兩個人的一道屏障而已,這些年她見多了那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人,感情的好壞不一定要由那個結婚證來決定。

「那好吧,你先去鵬飛市,一邊讀夜大一邊學著做生意,等過幾年我幫你承包個廠子,搞幾個好項目。」徐君然信心十足的對林雨晴道,對於他來說,別的本事沒有,這抓錢的問題實在是不算什麼問題。

林雨晴點點頭,正要說話卻哎呀一聲,忍不住抬頭瞪了徐君然一眼,低聲喝道:「小混蛋,把你的手拿開!」

徐君然卻是故作無辜的看著林雨晴:「姐姐,這長夜漫漫,無心睡眠的,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做點什麼嗎?」

「做什麼?你都要了我四次了,還……」林雨晴的話還沒有說完卻被一聲驚呼代替。

耳邊只剩下徐君然充滿霸道的聲音:「四次可不是我的極限,雨晴姐,我保證你會滿意的……」

夜色如水,連月亮彷彿也因為某個人的行為而感到害羞,悄悄的躲進了雲彩當中,時不時的露出眼睛來偷看幾眼。

第二天一大早,徐君然就被林雨晴給推醒了,不得不說,女人在某方面的戰鬥力要強過於男人,即便是兩個人的「運動」讓林雨晴最後甚至都渾身無力的任由徐君然擺弄,可第二天一早,她還是比徐君然先醒過來。

「君然,你得回去,不然讓人看見怎麼辦?」

林雨晴趴在徐君然的身上,小聲的說著。

徐君然伸手把玩著女人柔順的長髮,無所謂的說道:「怕什麼?正常戀愛還不讓啊?」

他這是真心話,對於徐君然來說,林雨晴未嫁,自己未娶,沒什麼可不好意思的。

不過林雨晴可不像他這麼大方,羞紅了臉連聲道:「我不管,你快起來,別讓人看見你在我這兒睡的。」

見徐君然還是不動地方,她只好無奈的趴在徐君然耳邊一陣低語,說著說著,臉色就紅的好像蘋果一樣。

跟她正好相反,徐君然臉上的表情卻好像吃了什麼補藥一般,頓時變得興高采烈起來,嘿嘿一笑道:「你真的答應?昨天晚上我可是求了你好久你都不願意的。」

「哎呀,你趕快走,不然晚上不讓你來了。」林雨晴好一陣嬌羞,使勁兒的推著徐君然。

徐君然嘿嘿一笑,眼睛盯著林雨晴那嫣紅的小嘴兒道:「好好好,我走,我走還不成么?嘿嘿,雨晴姐,晚上我可等著噢。」

林雨晴見他一直盯著自己的嘴,心知這壞小子又在想那事兒,連忙轉過身去,把頭埋在被子裡面不肯出來了。一想到自己為了讓他走,答應晚上給他做那羞人的事情,她也忍不住身子一陣火熱。

這邊徐君然卻已經哼著歌起身穿衣服,他也不太喜歡吃早飯,笑嘻嘻的親了一口林雨晴,溜達著出了林雨晴的房門,朝外面走去。

現在才早上五點多,農村人因為要上田裡幹活,起的都比較早,還好徐君然和林雨晴住的這個地方不太靠近鎮子中央,倒是沒什麼人家,注意徐君然的人也不多,偶爾跟幾個相熟的鄉親打著招呼,徐君然就那麼朝著李乾坤的家而去。

這個時間,李書記應該是在家的。

「嬸子,我叔在不?」一進李家的院子,徐君然就對正在忙活著餵雞的李乾坤妻子問道。都是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長輩,徐君然也沒有那麼見外,自顧自的拿起笤帚幫著她掃地上的玉米粒。

李乾坤的媳婦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也是李家鎮人,看徐君然進來就露出一個笑臉:「君然來了,你叔沒起呢,昨兒陪縣裡的領導下鄉了,後半夜才回來。」

徐君然也不客氣,點點頭嘿嘿一笑道:「我餓了,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