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四章愛情的意義

第九十四章愛情的意義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8 16:48  字數:3373

「晚上我不回去了。」徐君然輕聲道。

林雨晴紅著臉點點頭,雖然只有那麼一點點紅色,可卻讓人心動起來。

在他的面前,林雨晴總是一副小女人的樣子,自從兩個人有了關係之後,每一次單獨相處的時候,林雨晴總是忍不住要害羞,以至於徐君然甚至以為,是自己某個方面的要求太那個了,所以才會讓他這麼害羞的。

而林雨晴的感覺卻不一樣,在她面前徐君然似乎總以一種逐漸強勢的姿態出現,什麼麻煩都能夠解決,什麼事情都做的很好,似乎從兩個人第一次認識開始,每一次在這個年輕的男人面前,林雨晴都會覺得自己有些沒用,什麼事情都幫不了他。

不過今天,徐君然肯把他的心裡話告訴自己,這讓林雨晴感覺到了自己在他心裏面的分量,同時也成了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們,就這樣在一起吧。」

一句話,讓徐君然的情緒彷彿被點燃了一樣,整個人的呼吸都開始變得粗重起來。徐君然不是那種喜歡遊走在幾個女人之間,標榜著愛情卻又不得不對數個女人負責的男人,重生了一回的他,很清楚自己應該要的是什麼,想要的是什麼。只不過正是因為重生了一回,讓他更加珍惜每一份感情,珍惜每一個幸福的瞬間,因為他知道,一個人如果錯過了幸福,就再也沒有辦法去挽回。

能力越大,承擔的責任越大。同樣的道理,如果背負的感情越多,意味著自己承擔的責任也越多。

徐君然不知道自己能背負多少,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不會讓身邊的人傷心。

愛自己的,自己愛的,都不會傷心。

就好像,此時此刻坐在自己身邊臉色酡紅彷彿喝醉了酒一樣的林雨晴。

小小的屋子裡面因為一男一女的沉默不語而變得寂靜起來,除了窗外偶爾傳來的雞鳴狗吠之外,只剩下兩個人漸漸有些急促的呼吸。油燈一閃一閃的,讓人忽然有些想要閉上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林雨晴覺得自己好像置身於一片曠野之上,濃郁的曖昧氛圍把兩人緊緊圍在中間擠壓著,隨著徐君然站起身的動作,林雨晴覺得自己心跳加速,甚至整個後背都僵硬起來。

有些乾澀的咽了一口吐沫,林雨晴在那一瞬間彷彿置身於火爐之上,雙手緊緊抓著床單,使勁的攥著,就好像第一次跟徐君然在一起一樣,這樣的感覺跟在京城的時候不一樣,就好像,就好像新婚之夜一般。

從小到大林雨晴都不是那種被人寵愛的孩子,跟著外祖父從省城逃難到農村的母親未婚先孕的結果就是她在村子裡面要被人鄙視,被人欺負,甚至需要用自己的拳頭來證明自己並不別人口中的野孩子,對於父親這個詞語林雨晴從小就沒有印象,一直到母親臨去世之前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軍人,戰爭年代結束之後曾經在武德縣駐紮過一段時間,後來調走了,再也沒有了音訊。

至於母親去世了之後的日子,對於林雨晴來說就是一場噩夢,從小要努力生存下去,對一個女孩子來說,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這也早就了她謹小慎微的內心和潑辣的外表,更重要的是,讓林雨晴學會了看別人的臉色活下去。

就好像母親說的那樣,整整二十七年的人生里,林雨晴從來沒有遇見過一個願意為自己付出的男人。

直到那一次在飯店當中,徐君然迎著秦壽生那麼一大群人站在她的身前,昂然說出「她是我的女人」。

那一天晚上,林雨晴躺在床上,手裡捏著母親留給自己的那據說是父親留下的半塊彈殼,默默的流著淚,然後暗暗的祈禱:「媽媽,我終於遇見您說的那個人了。」

既然遇見了對的人,那就不能放手。

林雨晴看著徐君然站起身,來到自己的身前,她甚至能夠感覺到面前的男人手在抖,看得出,他跟自己一樣緊張。

徐君然伸出手,有些顫抖的把林雨晴襯衫的第一顆紐扣解開,然後輕輕捧起她的臉。

雙眸如水,兩腮酡紅,美人如玉,吐氣如蘭。

接下來的事情,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情。

不得不說,雖然有些笨拙,可在褪去女人衣衫和自己衣服的時候,徐君然的動作還是飛快的,等到林雨晴跟他兩個人都倒在嶄新鋪好的床上的那一刻,兩個人粗重的喘息聲和赤誠相見的身體似乎在預示著什麼。

玉臂輕輕環繞著徐君然的脖頸,林雨晴半閉著眼睛,就好像等待人生最幸福的那一刻來臨的新娘,把一切都交付給了身上的男人。

今夜,雖然不是兩個人第一次在一起,可對兩個人來說,卻好像新婚一樣。

她全身上下未著寸縷,燈光之下,女人的身體顯得異常白皙,反倒是讓胸口上的紅霧被凸顯出來,雖然只有兩次,但對這具身體,徐君然已經很熟悉了。他側著頭,從脖頸開始輕輕吻著,彷如舔舐,片刻之後順勢向下,來到美麗的鎖骨,卻開始漸漸的加重自己的力氣,等到到了胸前那一抹豐腴的時候已經開始含住那顆葡萄。與此同時溫熱的掌心自從纖腰滑下,至臀瓣兒,最終到大腿內側,然後直達中樞。

林雨晴是那種內媚的女子,外表看上去風風火火,可實際上在床底之間卻有些木訥,也許害怕徐君然不高興的緣故,她更多的時候是迎合男人,反而是忽略了自己的感受。不過這一次,徐君然似乎意識到了這一點,跟在京城的時候不一樣,他只是極有耐心的挑逗,力度適中的動作讓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