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三章在我最美的年華遇到你

第九十三章在我最美的年華遇到你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8 16:48  字數:3565

天色已經不早了,徐君然進門的時候,林雨晴正在小小的廚房裡面做飯,她沒有住的地方,所以公社就把她安排在距離徐君然住的地方不遠的一個房子里,兩個人算得上是鄰居。

「做什麼好吃的呢?」

徐君然進門的時候,只能看到一個苗條的身影在廚房裡忙碌著,忍不住開口問道。

「你回來了。先歇一會吧,馬上菜就好了。」從京城回來的時候,曹俊偉私下裡給了林雨晴一大堆糧票、肉票什麼的,還拿出五百塊錢給她,美其名曰是隨的份子錢。原本林雨晴打算拒絕的,後來一想徐君然也沒什麼額外的收入,平時吃穿什麼的都得要錢,就乾脆收了下來。

現在她做的飯菜,就是剛剛去供銷社裡面買的。

徐君然笑了笑,徑直走到床上,把衣服扔在上面,自己坐下,聞著香噴噴的菜味,再看看廚房當中為自己素手調羹的美人。

「這種生活,真的很舒服。」徐君然搖頭笑了笑。

吃過了晚飯,天色已經不晚了,可徐君然卻一點沒有要走的意思,林雨晴紅著臉,低聲道:「那個,你該回去了。」

徐君然舒舒服服的半躺在床上,彷彿沒有聽見林雨晴的話一般,只是默默的看著她的容顏,因為這個時候沒有電燈,所以只能點油燈,忽明忽暗的燈光下,這個女人有一種朦朧的美感。

「我為什麼要回去?」徐君然露出一個笑容,忽然說了一句讓林雨晴心跳加速的話。

林雨晴無奈的看著徐君然,認認真真的打量著自己面前的男人,最後才說:「你當然要回去,因為我要睡覺了。」

「睡唄,我也在這兒睡。」男人的聲音有那麼一點無賴。

「你這麼做是不對的。」

「哪裡不對?」

「你想過沒有,我的名聲不好,在外面也就罷了,如果在公社被人發現我們在一起,那你的名聲就毀了。」

「名聲這個東西,有時候就像古代的青樓,明明做的是皮肉生意,可卻非要附庸風雅。當婊子還要立牌坊的事情,我不會做。」

「你能不這麼粗俗么?虧你還是讀過書的人。」

「讀書人也是人,也要吃喝拉撒,也有七情六慾。」

徐君然的話忽然停頓了下來,看向林雨晴,一字一句的問道:「你是不是覺得,跟我在一起會傷害什麼人?」

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徐君然覺得,林雨晴似乎以為自己和苑筱玥之間有什麼,這一點從在京城的時候她就已經表現出來,時不時的在自己耳邊說苑筱玥的好話,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要替自己和苑筱玥之間保媒呢。

坐在距離徐君然的位置不遠處,林雨晴稍微有些猶豫,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點頭道:「我不是那種太聰明的女人,我只是覺得,如果我跟你在一起傷害別人的話,好像不對。而且,你覺得我們合適么?」

徐君然的回答很快:「為什麼不合適?哪裡不合適?」

林雨晴覺得自己現在快要瘋了,怎麼徐君然還忽然變得那麼死心眼了呢?

「君然,你聽我說。我們是那個了,可不代表我就一定要嫁給你。姐這輩子除了你不會再有別的男人,可為了你的前途,你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夠跟我在一起。」林雨晴看著徐君然,一字一句的說道,很明顯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思考了很久才會有這麼一個答案的。

沒想到的是,徐君然只是點點頭,看了一眼林雨晴繼續道:「很抱歉,我拒絕。」

林雨晴一開始的時候沒有聽懂徐君然的話,雖然他們都是那種一根筋到死的人,但不代表她可以知道徐君然的想法。所以她反問徐君然道:「難道你不知道如果我們在一起,外面的人會怎麼議論嗎?」

這可是糾結了她整整一周的問題。

徐君然坐直了身子,看著林雨晴的眼睛,然後在她滿臉古怪的目光當中點了點頭。

看到他拿出這種態度的林雨晴頓時不知所措起來,和同齡女孩相比她算是早慧,但對男人卻還是知之甚少。對於她來說,徐君然就好像一個好玩好看的玩具,原本以為兩個人之間只是有了一些交集,只要自己努力的強忍著對這個男人的佔有慾,就可以讓這段感情隨風而逝,畢竟徐君然日後肯定是要飛黃騰達的,到時候恐怕連自己是誰都會忘記。

不過很可惜,似乎事情的發展跟自己的估計有點錯誤,徐君然是個與眾不同的人。

林雨晴有些發愣,看著徐君然滿臉的不解。

徐君然笑了笑,很平靜的說道:「你應該已經知道,我之前從京城回來,可以說並不愉快。相戀三年的女友因為嫌棄我不能給她想要的生活,轉投別人的懷抱。而她找的那個人,背景很大,大到可以影響我的前途,雖然我也可以求大哥幫忙,可那個時候我卻為了可笑的驕傲自尊而放棄了那個機會,如同一條喪家之犬一般從京城逃回到武德,希望躲在深山老林裡面舔自己的傷口。」

「可坐在火車上,看著崇山峻岭在自己的眼前不斷掠過,我漸漸的開始思考自己這幾年的所作所為。」

徐君然喃喃自語著,好像說給林雨晴聽,又好像在告訴自己:「一心一意的做著一件事,想要走的更遠卻忽略了身邊很多美麗的風景,等到有機會停下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抓住,那個時候我就告訴自己,要抓住我身邊每一個能抓住的幸福。」

他輕輕的笑著,聲音裡面帶著一絲輕鬆的情緒:「後來我就回到了縣裡,開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