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九十章前路崎嶇吾獨行!

第九十章前路崎嶇吾獨行!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6 17:04  字數:3305

一直以來,徐君然都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讓嚴望嵩的政治生涯有一個完美的謝幕。

因為徐君然知道,明年武德縣將會有一次大亂,確切的說,是在嚴打期間,武德縣縣委縣政府將會有一次大的調整。如果嚴望嵩還繼續做這個縣委書記,那不出意外的話,他就會成為市裡面推出來的替罪羊。

該如何扭轉這種命運呢?

想來想去,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嚴望嵩退二線。

徐君然很清楚,嚴望嵩不是那種戀棧不去的人,之所以一直擔任著這個縣委書記的職務,實在是因為沒有一個合適的繼任人選,市裡面提出的幾個人選明顯是不靠譜的那種,縣裡面又沒有他放心的人,所以才拖到現在。

所以,徐君然決定,給嚴望嵩找一個合格的繼任者。

「老書記,您覺得楊縣長怎麼樣?」徐君然看向嚴望嵩。

嚴望嵩一愣,詫異的看著徐君然:「你的意思是,讓楊縣長來做這個縣委書記?」

徐君然點點頭,理所當然的說道:「您去人大做主任,還是縣委常委。楊縣長接您的班做縣委書記,這樣能夠保證咱們縣的發展方向不會因為換了領導而產生變化,畢竟現在楊縣長跟咱們可以算是一條線上的螞蚱,等到稻田養魚和建築公司搞起來之後,他就更不可能再有什麼退路了,只能夠按照這條路一直走下去。至於縣長的人選,大可以讓市裡面的領導們去頭疼。」

嚴望嵩的眉頭緊皺,久久都沒有說話,他有些遲疑。就像徐君然想的那樣,嚴望嵩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縣委書記,平心而論,這個縣委書記他早就干夠了,要不是擔心武德縣的發展會被市裡面的那些官僚,他早就讓出位置給年輕人了。所以,他擔心的是,一旦楊維天做了縣委書記,會不會輕率冒進,讓武德縣的老百姓受到損害。

「君然,你有把握么?」沉默了半晌之後,嚴望嵩對徐君然問了一句。

徐君然點點頭:「只要按照我制定好的路子走,我有七成的把握能在三年內,讓全李家鎮公社脫貧致富。」

「七成?」

嚴望嵩微微詫異的看著徐君然,隨即一拍大腿:「幹了!當年老子打縣城的時候也才有五成把握,現在有七成把握讓老百姓吃飽飯,這個事兒值得干!」

說著,他站起身道:「我馬上去市裡,向市委提議,讓楊維天同志接我的班。」

徐君然連忙攔住嚴望嵩道:「老書記,別急別急。」

嚴望嵩不解的看著徐君然:「怎麼了?」

苦笑了一下,把老爺子安撫在沙發上,徐君然認真的說道:「老書記,這個事情先不著急,等農科院的金教授來了之後,您再去市裡找領導彙報這個事情。而且,您千萬要記住,這個事情得彙報給朱市長。」

嚴望嵩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就明白了過來,滿臉古怪的看著徐君然,半天才無奈的搖著頭說道:「你們這些讀書人啊,就是鬼心眼太多,當年我們連隊的指導員就是這樣,打起仗來啊,那個鬼主意才多呢,動不動就搞什麼埋伏,嘖嘖……太能坑人了!」

徐君然愕然,想不到自己的幾句話,居然讓老爺子聯繫到戰爭年代去了。

「對了,那你說明天的書記辦公會,我要怎麼表態?」嚴望嵩又對徐君然問道,現在的他,已經把徐君然當做自己的軍師了。在老人樸素的價值觀當做,讀書人都是聰明的,像徐君然這樣站在自己這邊的讀書人,自然也是聰明的。

徐君然想了一會兒,對嚴望嵩低聲道:「老書記,秦國同來找您是怎麼說的?」

嚴望嵩道:「他只是說縣公安局最近查處了一批無照經營的個體私營者,說這些人是在走資本主義道路,問我是不是應該對他們進行嚴厲處罰。我說君然,你說的那兩個文件,真有么?」

徐君然無奈的搖搖頭,這就是信息不暢通的問題啊,中央的文件已經下發了一年多,可在基層的很多地方,依舊還把個體經營跟資本主義道路划上等號。或者說,中央的指示精神根本就沒有落實到基層來,這就使得基層的很多領導幹部在工作當中容易犯經驗主義的錯誤,教條的把一些正確的事情錯誤處理。

「老書記,這麼跟您說吧,現在京城已經有人開上自家的轎車了,人家城裡面現在的有錢人叫萬元戶。」

徐君然的話讓嚴望嵩張大了嘴巴,對於他來說,私家轎車,萬元戶這兩個名詞的距離著實有些太過於遙遠了。

嘆了一口氣,徐君然認真的說道:「老書記,我們武德縣太落後了!」

嚴望嵩沒有說話,他知道徐君然說的是實情,雖然很少離開武德縣,可並不代表嚴望嵩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從報紙上和偶爾去市區和省城的見聞,都讓他意識到,武德縣必須要發生一些變化,否則真就要跟這個社會的發展脫節了。

「我的建議,明天的書記辦公會,您應該批評公安局的行為,不管是不是市局的指示,就那麼簡單粗暴的對個體私營業主進行檢查,我覺得縣公安局的工作方式和方法都值得商榷。」徐君然的表情嚴肅,對嚴望嵩說道。

嚴望嵩點點頭:「程宏達那個混蛋,仗著自己有個市委副書記的叔叔,一直就不把我放在眼裡,這次我非得好好教訓他一次不可。」

徐君然嘿嘿一笑:「老書記,您放心,他蹦躂不了幾天了。」

既然程宏達找死,那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頓了一下,嚴望嵩又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