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十九章您退休吧!

第八十九章您退休吧!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6 08:38  字數:2298

「他娘的,差點被這個小人給算計了!」

嚴望嵩一拍大腿,破口大罵起來。

他也是官場老油條了,徐君然稍微提醒一下,嚴望嵩頓時就明白過來秦國同的用意。這傢伙分明就是打算借著這個體私營經濟的事情讓自己背黑鍋。

如果真按照徐君然所說的那樣,國家對於發展個體私營經濟是持著鼓勵的態度,並且政策在未來幾年會延續下去的話,那麼自己如果真的同意了秦國同在武德縣內對個體戶進行嚴肅查處的建議,到時候必然要承擔很大的責任,搞不好就要在政治生涯的末期被人弄下去。

而一旦出現那樣的情況,最大的獲益者恐怕就是秦國同了。

不對,還有楊維天!

如果自己這個縣委書記下台,最有希望接任的人就是楊維天,看來這個事情後面,市裡面的某些領導也肯定暗示了楊維天什麼,否則他不會找徐君然來跟自己談。這位楊縣長,也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

想通了這個事情,嚴望嵩不由得冒出一身的冷汗來,可以不折不扣的說,這個計劃真的是太毒了,一環扣一環之下,把很多人的利益都給算計了進去。他很清楚自己在市裡面的人緣不好,幾乎沒有什麼市裡的領導喜歡自己這個年紀比他們任何人都大的縣委書記。最關鍵的是,自己一向最討厭站隊那一套,每次在市裡面開會,凡是涉及到表態的狀況的時候,自己全都是仗著資歷老撐過去而已。

而且,嚴望嵩也知道,市裡面不少人都琢磨著把手伸進武德縣來,畢竟一個縣可以安排很多人的職位,要不是自己頂著壓力的話,估計現在武德縣的幹部都得被大換血一次。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很多人對自己都不滿意,認為是自己擋了他們的前程。

「嘿嘿,想不到啊,我嚴望嵩有一天,也會成為眾人的眼中釘、肉中刺!竟然想出這樣的辦法來對付我,真是煞費苦心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嚴望嵩嘿嘿一笑,喃喃自語道。

他不知道,上輩子,他就是被這樣卑劣的手段搞的身敗名裂,最後黯然逝去。

徐君然看著嚴望嵩在那裡感慨,等到老爺子發泄完了情緒,這才起身幫老人把水杯倒滿。

嚴望嵩瞅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道:「小混蛋,你是不是早就看出來了?」

徐君然笑了起來:「嚴爺爺,您得承認,這些年來,您確實是某些人的眼中釘。」

就在剛剛跟嚴望嵩談話的時候,徐君然忽然有了一個想法,嚴望嵩確實應該退下來了,且不說老人的年紀大了,漸漸的有些力不從心,就憑著他在武德縣這些年的所作所為,上面就絕對不會允許一個威望比市委領導還高的縣委書記長期霸佔著這個位置。

嚴望嵩點點頭:「我知道你的意思,說實話,我老頭子也不想被人看成是占著茅坑不拉屎的人,可你看看現在市裡面那些人的嘴臉,一個個的不琢磨讓老百姓吃好穿好,就想著怎麼粉飾太平,怎麼爭權奪利!哪有一點公僕的樣子?」

他越說越生氣,臉色都微微有些泛紅,明顯是因為得知了事情的真相被氣得不輕:「上個月,張書記給我打電話,說要安排一個副縣長過來,你看看咱們縣,副縣長都已經七八個了,還要再安排副縣長,幹什麼?吃閑飯么?」

徐君然聽著嚴望嵩的話,默默的點頭,露出一個苦笑來,心說您這就已經奇怪了嗎?要是你看到後世一個貧困縣有十幾個副縣長的時候,估計都能被氣暈過去。

嘆了一口氣,徐君然也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的,自己能夠做的,就是盡量把武德縣的經濟發展起來,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幫助武德縣乃至更多的老百姓。

他很理解嚴望嵩的想法,在這些老幹部的眼中,當官如果不為老百姓辦事兒,那就是失職,是犯錯誤!

八十年代的那一批老幹部,都是經歷過戰爭年代的人,他們辛辛苦苦的打下江山來,自然希望後輩能夠守好江山,所以看到那些不平事,看到不對的東西,老幹部們總會想要指出來,卻沒有想到,如今的當權者,已經不是他們那個年代的人了,甚至說,他們的某些想法,在有些人眼中是多麼的可笑。

「老書記,這個事兒,您準備怎麼辦?」徐君然看向嚴望嵩,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嚴望嵩嘿嘿一笑:「既然人家給我下套了,按照山裡的規矩,我怎麼著都得好好的回報回報他們啊!」

說出回報那兩字的時候,嚴望嵩可是咬著牙說的。

對於老人來講,這種被人當傻子耍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如果秦國同直接了當一點對嚴望嵩發起攻擊,要他讓出這個縣委書記的位置,沒準兒老人還真的就讓了,畢竟他年紀確實大了,也漸漸的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可偏偏用這麼卑劣的手段,這就讓嚴望嵩極為不滿起來。

「老書記,要我說,您乾脆辭掉這個書記的位置算了。」徐君然忽然開口對嚴望嵩說道。

嚴望嵩頓時就愣住了:「你說什麼?讓我不幹這個書記了?」

徐君然點點頭:「是啊,老書記,您不覺得累么?您現在做這個縣委書記,那麼多人盯著你,恨不得把你拉下去,最關鍵的是,你在市裡面根本就沒有能夠為你說話的人。我這次去京城,聽說中央正在考慮領導幹部年輕化的提議,您的年紀確實應該退了。」

他似乎沒有看到嚴望嵩越來越黑的表情,自顧自的說道。

嚴望嵩哼了一聲,徐君然雖說講的都是實情,可從他的嘴裡面說出來,卻還是讓嚴望嵩很不高興。

畢竟徐君然可是自己這邊的人,怎麼能替別人說話呢?

徐君然看他不吭聲,忽然笑了起來:「老爺子,您想想看,現在你不還兼著人大主任的位置么?縣委書記不做了,人大主任可以照舊做下去啊?一樣可以為縣裡面做貢獻嘛。」

嚴望嵩眉頭一皺,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徐君然:「你這個小鬼頭到底打什麼主意,給我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