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十七章規勸

第八十七章規勸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5 07:23  字數:2255

八十年代,「個體戶」可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稱呼。那個時候讓人羨慕的是國企的鐵飯碗,而不是搞什麼私營經濟,一般去做小買賣的人,都是那種找不到工作的二流子,是要被人瞧不起戳脊梁骨的。而且,雖然暫時沒有出台領導幹部及其親屬不能經商的規定,可徐君然一個公社黨委副書記要是做起生意的話,嚴望嵩可真要批評他了。

楊維天也是一臉擔心的看向徐君然:「小徐,雖說這當領導的沒有規定不能做生意,不過我覺得你做生意不合適。」

徐君然知道他們是為自己擔憂,輕輕一笑,解釋道:「不是我做了個體戶,是我代表李家鎮公社,跟京城的一家建築公司簽訂了用工合同協議,以後我們李家鎮公社的建築隊受雇於他們的建築公司,去嶺南做建築工程。」

楊維天跟嚴望嵩頓時就愣住了。

不是他們思想老舊,實在是徐君然嘴裡面吐出來的那幾個詞語,在他們的腦海當中一點印象都沒有,就好像天書一般。

什麼用工合同協議,什麼僱傭公司,對於這兩個人來說,實在是難以理解。

「這不是跟地主老財一樣了嗎?」

憋了半天,嚴望嵩憋出這麼一句話來。

楊維天雖然沒有點頭稱是,可卻也用一臉奇怪的表情,配上不明所以的眼神看向徐君然。

徐君然無奈的苦笑起來,耐心的給兩個人解釋了什麼叫做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什麼叫做用工合同。

半晌之後,嚴望嵩臉色古怪的看著徐君然:「你的意思是說,那個什麼股份公司,現在掛靠在鐵道部的名下?」

徐君然搖搖頭:「不是掛靠在鐵道部的名下,是鐵道部門下屬的工程局名下。」

「一樣的,一樣的。」嚴望嵩滿臉的高興:「那就是說,咱們要是搞個建築隊,就算是吃皇糧的了?」

啞然失笑,徐君然知道自己跟嚴望嵩是說不明白了,他看向一直默然不語低頭沉思的楊維天:「縣長,您明白了嗎?」

楊維天抬起頭,露出一個笑容道:「這次的事情,你費了不小的力氣吧?」

他跟嚴望嵩不一樣,嚴望嵩一輩子都沒離開過全州市,最遠的距離才去過省城而已,根本不知道京城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楊維天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京城那種水深到連廳級幹部都不敢造次的地方,徐君然能夠這麼輕而易舉的爭取到這兩個項目,肯定是耗費了極大的關係才能辦到的。最起碼,楊維天相信,自己辦不到,朱市長恐怕也辦不到。

請農科院的著名教授到武德縣做試點實驗,組建工程隊,並且掛靠在鐵道部工程局下面,前者需要跟農科院那邊打好關係,還要能夠見到那位金教授,說服對方肯帶著考察隊來武德縣。而後者更不簡單,組建股份公司可是需要資本的,按照徐君然的說法,他在京城找了幾個朋友幫忙註冊了那個公司,那也就是說,他的朋友有能力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拿到註冊執照。

僅僅是這樣,還不足以讓楊維天動容,更讓他驚訝的是,徐君然竟然有把握拿到嶺南那邊的工程!

雖然沒有跟徐君然接觸的太深,可楊維天卻知道,徐君然在武德縣的背景很簡單,除了老書記嚴望嵩之外,就只跟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東遠的關係比較親密,至於市裡面,似乎沒什麼背景。

可就是這麼一個人,卻能夠影響到千里之外的京城甚至更遠的嶺南。這樣看來,在京城的四年當中,徐君然似乎有了不同一般的際遇,正是這些際遇給他帶來了現在的改變。

真要是那樣的話,那事情就越來越有意思了。

「縣長放心,都是我同學幫忙弄的。」徐君然自然聽得出楊維天話裡面的詢問意思,畢竟前世他也算是浸淫官場多年的老油條,楊維天的想法他一猜就中,自己之前不過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在官場當中又沒有什麼靠山,一下子表現出來這麼龐大的人脈關係,楊維天有所懷疑也是應該的,他要是不問,徐君然才會覺得奇怪呢。

「同學?」楊維天一怔,卻有些奇怪,能夠走通這麼重要的關係,徐君然的同學是什麼人?

徐君然一笑,說了一個名字:「我們宿舍二哥是他的小兒子,如今在嶺南省建委工作。」

楊維天呆住了,一旁的嚴望嵩也愣住了,兩個人有些木然的對視了一眼,卻誰都沒有率先開口。

半晌之後,楊維天才幹笑了一聲,打了個哈哈道:「呵呵,想不到啊,想不到,咱們武德縣竟然還有這麼好運氣的時候,你竟然還有這層關係。我看這個公司能搞好,一定能搞好。」

嚴望嵩也點頭道:「是啊,縣委對於你們李家鎮公社的這個建築隊沒有意見,摸著石頭過河嘛,既然是去為特區做貢獻,我看可以。」

他們兩個都太意外了,雖然曾文欽家裡的老爺子不算是老一輩革命家,可也是上了教科書的大人物,如今更是貴為嶺南省的省委一把手,有了這麼一層關係在,原本對於所謂工程隊的事情還有些擔心的楊維天和嚴望嵩一下子就彷彿卸下千斤重擔一般,再也不擔心徐君然的這個建築公司會搞不起來。

徐君然忍不住笑了起來,嚴望嵩可真是老奸巨猾,明明組織工程隊去鵬飛市是為了賺錢,可到了他的口中,卻變成了為特區建設做貢獻,還真是冠冕堂皇的借口。

「老書記,我有個事情想跟您彙報一下。」徐君然看兩位領導對自己京城之行的事情都了解的差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