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十五章各懷心機!

第八十五章各懷心機!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4 08:38  字數:2338

「小徐,我們倆借一步說話。」

楊維天看了一眼塗文勇,低聲對徐君然道。

徐君然知道他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跟自己講,沖塗文勇點點頭,跟著楊維天來了辦公室的一個僻靜角落。

「楊縣長,聽說縣裡發生不少的事兒?」

沒等楊維天開口,徐君然就率先說道。

楊維天先是一愣,隨即苦笑起來,點點頭道:「看來你都聽說了,公安局這不是亂彈琴嘛!」

徐君然頓時就感到很詫異,看來楊維天已經知道程宏達跟秦國同搞出來的事情,可為什麼他竟然沒有辦法呢?要知道他可是縣政府的一把手,雖然說現在黨委的地位要遠遠高於政府,可面對程宏達那個不是常委的縣公安局局長,楊維天應該不至於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不過這話他肯定不會直接問楊維天的,畢竟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沒到那個地步,這麼問肯定有些唐突。

所以徐君然乾脆裝糊塗道:「縣長,這個事兒難道是您下的命令?」

楊維天看了徐君然一眼,搖搖頭道:「我怎麼會下這種命令呢?」

頓了頓他才說道:「這是市局的命令。」

徐君然一下子就愣住了,市公安局的命令?

隨即他看向楊維天,很明顯楊維天的話還沒有說完,這是還有下文啊。

果不其然,楊維天接著說道:「市政法委程書記之前曾經任市局局長,和市委張書記是老戰友。」

徐君然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武德縣是全州市下屬的一個縣,全州市的局面徐君然雖然不是太清楚卻也知道一些細節。全州市委書記張敬敏跟市政法委書記程俊青是一個派系的,他們跟市長朱逸群兩個人斗的風生水起,這在全州官場並不是什麼秘密。

而楊維天,卻是朱逸群曾經的辦公室主任。

「楊縣長,您的意思是,這個事兒是市裡面的意思?」徐君然試探著對楊維天問道。

楊維天苦笑了一下,點點頭道:「究竟是不是市委張書記的意思我不知道,但秦副縣長跟張書記的私交不錯。他也找過我,說上面的風向還沒定,咱們武德縣還是要執行中央之前的政策,全力發展國有經濟和集體所有制經濟,對於個體私營經濟,他認為這是一種走資本主義道路的體現,要予以嚴厲打擊!」

他這麼一說,徐君然的臉色就有些不好看起來。

要是徐君然的記憶沒有錯,這次的事情,應該是秦國同給嚴望嵩下的套,根本市委對此就沒有做出什麼指示,他之所以那麼說,不外乎是想要把嚴望嵩推向前台,讓嚴望嵩背上阻礙個體經濟發展的名聲,然後借著這個機會,在中央發布文件之後,讓嚴望嵩下台。

只不過在上輩子,楊維天保持了沉默,眼睜睜的看著嚴望嵩被秦國同給算計。

而今生,剛剛楊維天的話,分明就是在提醒自己。

「縣長,您放心,這個事情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徐君然一臉嚴肅的對楊維天說道。

他知道,楊維天應該是不方便直接出面,才對自己說這些話的。畢竟相對於自己跟嚴望嵩的關係,楊維天著實有些尷尬,政治上他和嚴望嵩並不是一個派系的,甚至兩個人的政見還有那麼一點不一樣的地方,而且他的後台也不喜歡嚴望嵩,沒準還是希望嚴望嵩下台的那群人其中之一,所以,楊維天的位置著實有些不太好。

而他之所以跟徐君然說這個的原因,徐君然也明白了過來。

看來,這輩子,自己對楊維天和嚴望嵩之間起了一個緩衝作用,讓兩個人的關係並沒有上輩子那麼緊張。

「你要是不回來,這幾天我就打算跟老書記好好談一談了。」楊維天苦笑著對徐君然點點頭。

徐君然點點頭,跟楊維天告別,直接就奔著嚴望嵩的辦公室而去了,無論如何,自己一定要制止這個事情。

伸手在辦公室的門上敲了三下,徐君然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

「進來。」

裡面傳來嚴望嵩中氣十足的聲音。

徐君然邁步走了進去,第一眼就看見嚴望嵩跟秦國同正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很明顯,之前他們兩個在商量事情。

被人打斷了談話,秦國同的臉色不太好,反倒是嚴望嵩看到徐君然的時候高興的站了起來:「回來了,君然。」

徐君然點點頭,恭敬的說道:「老書記,我回來了。」

說著,他又對秦國同道:「秦書記,您好。」不管怎麼樣,哪怕自己再不喜歡這個傢伙,官場上的規矩總是要講的,面對上級哪怕心裏面有怨言,表面上也要裝作若無其事,這是一個官員的基本素質。

秦國同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微微一笑,很有風範的點頭道:「小徐書記這次京城之行可還順利?」

徐君然去京城的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他也沒有故意去隱瞞什麼。更何況他是帶著林雨晴走的,就算想要瞞住武德縣的人也是不可能的,農村基層工作就是這樣,有什麼風吹草動的,基本上用不了兩天,全縣就能傳遍了。

徐君然當然不會在秦國同面前示弱,自信滿滿的點頭道:「勞煩秦書記挂念了,一切順利。」

浸淫官場幾十年的嚴望嵩自然看得出兩個人之間的暗戰,他也知道,徐君然不喜歡秦國同。畢竟兩個人一個出身李家鎮,一個出身秦家寨,算得上是世仇了,如果不是因為解放之後國家的安撫,估計早就打上幾十次了。

咳嗽了一聲,嚴望嵩對秦國同道:「老秦,我看這樣吧,你說的事情,咱們明天拿到書記辦公會上面討論,我跟小徐書記有點事要聊聊,咱們明天再說吧。」

秦國同無奈的看了一眼徐君然,明顯對於他打斷自己跟嚴望嵩的談話很不滿意。不過嚴望嵩都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輕輕點頭對嚴望嵩道:「老書記,我的想法都跟您闡述了,請您好好考慮一下吧。」

說完,他轉身出了辦公室。

嚴望嵩親自送秦國同到了門口,這才轉過身對徐君然問道:「快說說,京城那邊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