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十二章歸去

第八十二章歸去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3 03:16  字數:2378

七月二十六日,京城火車站。

徐君然坐在火車裡,探出腦袋對站台上前來給自己送行的曹俊明說道:「大哥,一切都拜託您了。」

曹俊明微微一笑:「放心吧,一切有我呢,你就等著好消息吧。」

就在昨天,他出面幫徐君然打了招呼,京城工商局那邊很快通過了建築公司的註冊,只不過公司的發人代表變成了曹俊偉,這是徐君然的意思,反正曹俊偉也是公司的股東,而且前期的註冊資金也是他出的,讓他做這個總經理是應該的。

陳宏濤作為公司的副總經理,也出了一萬塊的資金。

林雨晴作為公司的財務經理,負責聯繫工程隊。

說是工程隊,實際上只不過是個空殼子,因為徐君然還得回李家鎮公社那邊臨時招工。

不過不管怎麼樣,這個架子已經搭起來了。曹俊明給曾文欽打了一個電話,讓徐君然跟曾文欽聊了半個小時,曾文欽一聽說是自己宿舍的小兄弟要搞這個企業,當即表示贊同,拍著胸脯表示,只要是在嶺南境內的工程,隨徐君然挑。

他這可不是大話,曾家老爺子在嶺南戰鬥了大半輩子,就連運動期間也沒有被衝擊的倒下去,全賴他在整個嶺南地區的根深蒂固,連那些造反派也不得不顧忌,現在又是省委第一書記,曾文欽可是貨真價實的tzd。

不過徐君然也清楚,一碼事是一碼事,如果因為自己的事情讓二哥落下一個紈絝的名聲,影響他的前途那可就不好了。畢竟如今曾文欽不過是嶺南省建委的一個小幹部,如果要幫自己拿工程,肯定是要打著老爺子的名義。

簡單的商量了一下這個事情,徐君然告訴曾文欽,大哥的弟弟會負責這個公司,而自己的女朋友也會過去。

這個消息,甚至比他要開公司還讓曾文欽震驚!

作為宿舍裡面年紀最大的兩個人之一,深知黃子軒的那件事對徐君然打擊有多大的曾文欽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足足五分鐘沒說出一句話來,後來直到徐君然幾次催他,他這才緩過神來,一個勁兒的追問徐君然關於林雨晴的事情,連徐君然說工程的事情也乾脆置之不理,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工程那點事兒不算事兒,不過是幾個電話的問題。小六的女朋友才是大事!

對於這位二哥的想法,徐君然只能捂著額頭一陣無奈,希望他真正見到林雨晴的時候,不要把林雨晴嚇住。

徐君然大學宿舍的六個人當中,曹俊明和曾文欽是幹部家庭出身,而且兩家老爺子的位置也都不低,再加上他們兩個人年紀是宿舍裡面最大的,所以對幾個弟弟,兩人照顧的十分周到,甚至可以說是又當爹又當媽,所以他們在得知徐君然的遭遇之後,才那麼的憤怒,要不是曹俊明攔著,曾文欽就直接找上黃子軒了。

而剩下的三個人當中,老三楚聞天如今是華夏日報的記者,最近正在外地採訪,沒有時間回來。老四蔣英羽則是去了國外留學,他家裡有個親屬在美國,臨走之前說了,如果有一天能出人頭地,一定回來。他並沒有食言,徐君然清楚的知道,前世第一個對黃子軒發起報復行動的就是蔣英羽,他旗下的公司不計成本的跟黃家的企業斗得風生水起,逼得黃子軒動用行政力量干涉,這才使得曹俊明和曾文欽等人有機會。

最厲害的還要數宿舍裡面的老五杜子騰,這位名字搞笑的五哥,畢業之後回到了家鄉,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做到正部級高官,成了一省之長,雖然跟大哥曹俊明的派系不同,可是卻不影響兩個人的私交。而且作為本派系之內影響力頗大的巨頭,在最後對付黃子軒的那一次事件當中,正是杜子騰影響了他那一派的大佬,使得黃家孤立無援,最後被連根拔起。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整個宿舍六人當中,除了鬱鬱而終的徐君然,其他的五個人,最後都成為了名震一方的大人物。

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上輩子,曹俊明等人恨透了黃子軒,如果不是他毀了徐君然的一生,那個原本最有才華的京華大學第一才子,完全可能做出比他們更大的成績。

而這輩子,曹俊明和曾文欽欣喜的看到,他們寄予厚望的弟弟,在一次打擊之後重新站了起來。

「你三哥要是看到你現在的樣子,肯定高興的繞操場再跑十圈。」曹俊明看著徐君然,欣慰的說道。

楚聞天是個運動健將,心裡高興的時候,常常喜歡繞著學校的操場跑圈。

想到宿舍的兄弟,徐君然也笑了起來:「大哥,我跟你說的那個事情千萬要告訴三哥。」

曹俊明點點頭:「放心吧,他一回來我就告訴他。」

頓了一下,他把一張報紙遞給徐君然,輕輕笑道:「你啊,鬼心眼真多。」

徐君然接過來看了一眼頭版頭條,隨即也笑了起來,意味深長的說道:「周瑜打黃蓋嘛。」

那份報紙的頭版頭條,赫然正是黃子軒從徐君然那裡偷走的那篇文章。

經過徐君然的解釋,曹俊明已經確定,最高首長改革開放的決心是難以動搖的,現在不管是誰站在保守勢力那邊,都等於是在跟他老人家唱反調,只不過因為一些還沒有對外公布的原因,首長不能公開表態,但是曹俊明可是清楚的知道,這個時候黃子軒發表這樣的文章,還公開對改革開放進行質疑,就等於是在老首長那裡徹底的被判了死刑。

最關鍵的是,曹俊明知道,自己馬上要發表在內參上的那篇文章,由徐君然親自操刀,跟自己一起署名的那篇文章內容,可以說是逐條反駁黃子軒的那篇文章的。

也就是說,徐君然這傢伙寫了兩篇觀點截然相反的文章,只不過把觀點正確的那一篇留了下來,然後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讓黃子軒拿到了那篇錯誤的文章,並且發表在群眾日報上。

黃子軒,被徐君然算計了!

所以他才對徐君然說了那句鬼心眼真多。而徐君然的回答更是有意思——周瑜打黃蓋,自然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意挨打。

只不過,黃子軒這個「黃蓋」,現在並不知道自己中了徐君然這個「周瑜」的算計,還在沾沾自喜。

有時候,聰明人總是容易被自己的聰明給迷惑。

難得糊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