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十一章紅色貴族?

第八十一章紅色貴族?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2 08:39  字數:2379

「怎麼是你?」

揉著大腿在哪兒哼哼了幾句之後,被徐君然撞倒在地的女人抬起頭,卻一下子愣住了。

一張成熟的面孔映入徐君然的眼帘,徐君然也愣住了。

「是你?」

原來,此時跌坐在徐君然對面的,赫然正是昨天跟他有一面之緣的孫靜芸。

今天的孫靜芸,似乎也是來弔唁什麼人的,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打扮的很素氣。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徐君然也知道,肯定是因為自己走神人家才會撞上自己的,連忙道歉。

昨天因為時間匆忙,徐君然沒有來得及仔細打量孫靜芸這位孫家大小姐,可是今天這麼仔細一看,他卻不由得愣住了。

如果說苑筱玥是一朵幽靜薔薇的話,那麼林雨晴則是奔放的玫瑰,一旦認定了自己,就好像火焰一般的熱情。但是,孫靜芸給人的感覺,卻跟她們截然不同,她的身上,集中了清純、嫵媚與成熟三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和味道,原本不可能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的三種氣質,竟然在她的身上彷彿渾然天成一般的被融合在了一起。

跌坐在地上的楚楚可憐好像年方二八的少女一般,可抬眼看自己時候的那種一顰一笑卻好似春風拂面般讓人陶醉,而收斂起笑容之後,那種源自於高門大戶本身的成熟淡定,則讓人不知不覺當中,以為她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仙子。

這樣的女人,放在古代,絕對是紅顏禍水級別的。

徐君然心裏面給孫靜芸下了這麼一個判斷,隨即眼神一滯,有些尷尬的把目光移向別處。

孫靜芸看著徐君然,發現這傢伙跟自己道過謙之後就轉頭看向另外一邊,心裡微微慍怒,正要說話,卻陡然覺得胸前一陣發冷,低下頭看了一下,俏臉騰的一下子變得通紅。

剛剛跌倒在地的時候,她的衣扣開了,露出雪白的胸脯和深深的乳溝……

這個年代,女人沒有穿低胸衣的習慣,弄成這個樣子,孫靜芸覺得自己現在的臉色跟蘋果估計差不到哪裡去。

匆忙的把扣子系好,孫靜芸第一次覺得,自己三十年的人生裡面,還有如此尷尬的一刻。

「真是抱歉,我剛剛沒看見你。」

徐君然已經先站起來了,伸手拉向孫靜芸,嘴裡面還在道歉。

「沒關係。」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孫靜芸還是接過徐君然的手,站了起來。

觸手之後是一片柔膩的冰涼,雖然只不過是如同蜻蜓點水一樣的掠過,徐君然還是十足感受到了孫靜芸肌膚的水嫩,她屬於那種讓男人一見到就恨不得拖到床上狠狠褻玩的女人,徹頭徹尾的尤物,也許是褪去了少女的青澀,她的身上更帶著那種讓男人忍不住想要把本身的劣根性發揮的淋漓盡致的氣質。

這是一個容易讓人犯罪的女人!

徐君然給孫靜芸下了這麼一個定語。

「那個,這是你的東西么?」徐君然正在出神,耳邊響起了孫靜芸的聲音。

「什麼?」詫異的看了一眼孫靜芸,徐君然有些不解。

孫靜芸一笑,俯身從地上撿起一個東西,看了一眼遞給徐君然道:「這個玉佩,很別緻啊。」

隨著她的笑聲,胸前那一抹山巒不住的顫抖起來,徐君然乾咳了一下,連忙接過東西順手放進褲兜道:「謝謝了,這是我母親留給我的。」

提到母親,徐君然有注意到,孫靜芸的笑容稍微黯淡了那麼一下,不過他也沒顧得上多想。

「昨天的事情,還沒有謝謝你。」

孫靜芸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擺擺手:「不用客氣。」

說實話,他跟這位孫大小姐著實沒什麼可說的。這種級別的美女,配上那種出身,跟自己的距離實在是差的太多,徐君然也沒天真的以為憑著一次救命之恩就跟對方成為朋友什麼的,對他來說,這種事情太遙遠也太不靠譜了。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徐君然客氣的對孫靜芸說。

孫靜芸一愣,就看到徐君然邁步離開。

「這人,可真是奇怪。」搖搖頭,孫靜芸無奈的說道,回想起自己剛剛看的那個玉佩,倒是很漂亮,一看就是很珍貴的古董。

她自幼在孫家老爺子身邊長大,老人對國學很有研究,喜歡古董,閑來無事的時候,也會教導孫靜芸一些知識。孫靜芸雖然只看了一眼,不過對徐君然的那塊玉佩倒是印象深刻。

徐君然卻不知道這些事情,他快步下了山,坐上返回市區的公交車。

回到軍區招待所,林雨晴還沒有回來,估計是曹俊偉接她去註冊公司了,如今註冊公司雖然比較麻煩,可有曹俊偉和陳宏濤出面,徐君然倒是不怎麼擔心這個事兒,他現在的腦子裡很亂,需要冷靜一下。

「養父,不,今生應該說是自己,竟然是某個大人物的後代?」

腦海當中閃過這個念頭之後,徐君然不由得露出一個苦笑來。

重活這一世,想不到竟然發現這麼一個秘密,這讓徐君然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現在的他,面臨兩個選擇:要麼裝作不知道,安安分分的回老家去繼續當公社黨委副書記,要麼留在京城,通過曹俊明的關係,尋找到自己父母的親人。

但是,真的要那麼做么?

徐君然如果還是那個大學剛畢業的小青年,恐怕會選擇後者,但此時的他前世卻經歷了太多官場上面的爾虞我詐,考慮其事情來也聰明了許多。在他看來,且不說自己能不能夠找到所謂的親人,就算找到了親人,人家真的會僅僅憑一塊玉佩就認下自己么?

答案明顯是不一定的!

豪門當中的某些陰暗事情,徐君然也不是沒聽說過,越是龐大的家族,對於利益的爭奪就越殘酷,這一點跟官場鬥爭當中對於利益的爭奪是一樣的,大家為了各自的利益,肯定會對自己保持警惕甚至百般刁難。更有甚者,徐君然不想自己像個猴子一樣,被人家當做文物古董來檢驗真假。

反正母親也沒有要求自己去認親,只是讓自己去拜祭而已。

想到這裡,徐君然握緊了那塊玉佩。

「就當做這個事情,沒發生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