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八十章拜祭

第八十章拜祭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1 15:55  字數:2290

「君然,你不能留在京城了。」

曹俊明的一句話,讓徐君然的眉頭皺了起來:「大哥,出什麼事情了嗎?」

徐君然馬上聞到一種不同尋常的味道。

無緣無故的,曹俊明不可能忽然要讓自己離開京城,看來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曹俊明沉默著拿出一份內參遞給徐君然:「你看看這個。」

徐君然接過來看了一眼,眉頭卻皺在了一起,上面赫然正是一篇文章,署名是一個熟悉的名字,是華夏一位久負盛名的老一輩革命家,主要的觀點,則是批評現在的某些經濟政策。

「看來,這是要起風了啊。」徐君然緩緩說道。

曹俊明點點頭:「是啊,你的那個文章,這個時候發出去,肯定會引起很大爭論的。所以,你不能在京城。」

徐君然知道他是為自己好,點頭道:「那好,我明天去拜祭一下家裡人,就回全州。嶺南那邊,偉哥他們註冊好公司之後,你給二哥打個電話吧。」

曹俊明答應下來,隨即詫異的問:「你在京城還有親人?」

徐君然黯然,半晌才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母親留下的一封信,讓我去九宮山拜祭。」

他是真不知道,因為母親並沒有說讓自己去拜祭的人,究竟是母親這邊的親屬,還是父親那邊的親屬。

曹俊明知道徐君然是遺腹子,父母都是京城人,卻在六十年代去了全州,安慰了他幾句,這才親自把他和林雨晴送到門外。

軍區招待所距離這裡實際上並不算遠,大概一個小時的路程罷了,曹俊明要打電話叫車,卻被徐君然拒絕了,徐君然今天只想跟林雨晴一起走一走。

月光如水,輕輕的落在京城的馬路上,路燈一閃一閃的,徐君然跟林雨晴兩個人手挽著手,就那麼走在馬路上。

「君然,你是做大事的人,以後可別那麼衝動了。」

看著徐君然臉上的傷,林雨晴心疼的說道。在她看來,就算為了救人,徐君然也不應該以身犯險。

徐君然點點頭,有些抱歉的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

………………………………

第二天一大早,徐君然早早的就起了床,看了一眼因為昨夜「勞累」過度而還在沉睡的林雨晴,嘴角露出一個笑容來。

食髓知味這個詞,不僅是男人,女人也是一樣。

兩個初嘗禁果的男女,自然是恨不得無時無刻不膩在一起,對於某方面的事情也是縱情狂歡,如果不是徐君然想著今天還要拜祭長輩,估計昨晚上還得再要兩次。

男人嘛,在某件事情上面,是不會說不行的。

「君然,你現在就要去?」徐君然儘管很小心,還是驚醒了林雨晴,她睜開眼睛,柔聲問道。

徐君然點點頭:「我去去就回,大哥幫我們訂好了明天的車票。今天你跟俊偉哥他們去工商總局註冊一下公司,然後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他們來辦。」

林雨晴對於徐君然的話自然是言聽計從,反正徐君然說什麼她就做什麼。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徐君然出門坐上公交車,朝著九宮山公墓而去。

九宮山為是京城西山山前平原上的孤立殘丘,高度約130米,山勢低緩,呈北東向延伸。附近山間按照九宮八卦的陣型建造了九個建築,所以被稱為九宮山。九宮山南麓原有元朝至正年間海雲和尚所建的靈福寺。明朝永樂初年,相傳司禮監太監「剛鐵」墓修築於此,旁邊建延壽寺,後改名褒忠護國寺。以後成為明朝及清朝太監年老離宮後的世代養老地,有寺廟、農田、菜園。

四九年之後,這裡逐步成為華夏高級官員的墓地。

徐君然母親留下的信,就是讓徐君然前來這裡拜祭,按照吟月先生的說法,母親似乎是從報紙上知道了什麼,然後才留下的這封信,隨著那封信留下的,還有一枚玉佩。此時此刻,玉佩被徐君然串上一條紅繩,掛在他的脖子上。

只不過,來到這裡之後,徐君然忽然想起一個事情,那就是這裡並不是隨便進的。

掏出母親留給自己的那個紙條,上面也僅僅是註明自己的長輩是在第一墓室內安葬,並沒有說具體的那個號碼。那裡面那麼多人,總不至於自己一個個的拜祭吧?

更重要的是,看了一眼守在門口的衛兵,徐君然一陣搖頭苦笑,媽媽估計還以為是她當年那個年代。當初紅小兵四處橫行的時候,這裡可是隨便進的。但是現在,這裡是不允許別人隨意進出的,畢竟裡面安眠的,都是黨和國家的領導人。

黨和國家的領導人!

徐君然原本蘊含笑容的嘴角一下子僵住了。

下一刻,徐君然覺得自己的頭皮發麻,渾身僵硬,後背冒起一絲涼氣,彷彿就要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一般。

這樣的感覺,即便他發現自己重生成了養父都沒有過。

如果說重生之餘他甚至還有竊喜,自己終於可以幫助養父彌補遺憾,改變命運的話,那麼剛剛的那個猜測,卻讓徐君然有些不知所措起來,尤其是他想明白第一墓室裡面的人都是什麼人之後,更是讓他有種忽然被天上掉的餡餅給砸暈的感覺。

伸手把那塊掛在脖子上的玉佩拽下來,徐君然放在手裡端詳了好久,卻怎麼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本以為普普通通的一對父母,卻搖身一變成了開國元勛之後,這,這簡直就是讓人難以置信。

手裡面拿著這個母親留給自己的信物,徐君然有些渾渾噩噩的走在通往大門的小路上,此時的他,再也沒有了心思去拜祭什麼人。發現了這個秘密之後,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到來,似乎揭開了更多原本隱藏在歷史當中的真相。

「砰!」

不知不覺當中,徐君然跟人迎面撞在了一起。

「哎呀!」

被徐君然撞到的那個人發出一聲痛叫,捂著胳膊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