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七十九章揣摩上意

第七十九章揣摩上意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1 08:26  字數:2334

「君然,你怎麼知道的?」不等曹俊明發問,曹俊偉和陳宏濤已經幫他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徐君然微微一笑:「看報紙啊。」

「報紙?」曹俊偉跟陳宏濤對視了一眼,卻一臉的迷茫。

曹俊明眉頭緊皺,半晌之後點點頭:「好眼力。」

他知道徐君然的意思,現在報紙上雖然各種各樣的論調都有,可那幾位老人家卻沒有一個人公開表態支持或者反對某個觀點,確切的說,對於經濟特區的這個事情,幾位老人家應該已經達成共識了。只不過外界一直都在猜測,猜測他們的想法。

縱觀華夏歷史五千年,揣摩上意是每一個官場中人都要學會的,可這個事情,也有著很大風險。因為一旦自己揣摩出來的意思,並不是上級的意思,那恐怕就要承擔一定的責任了。

每個人在不同的環境下都會有不同的、複雜的心理狀況。比如,作為一個上級在面對自己的下級時,有時是為了顯示自己的權威,有時是有意考驗下級的能力,有時是刻意給下級出難題,等等。在不同的情況下,他的心理狀態是截然不同的。那麼,作為一個下級,就要學會在不同的情況下用心揣摩上級的真正意圖,分析上級之所以這樣做的真正心理,這樣你才能真正正確地領會上級的想法,才不會背離上級的真正意圖,才能把工作做到位,才能想上級所想,甚至把工作做到上級的前頭,爭取更多的時間。

一個下級必須具備善於預料和揣摩上級心理意圖和意願的能力,更確切地說是一種心理分析的能力

毫無疑問,「揣摩學」是封建專制體制的產物。在過去「伴君如伴虎」的時代,作為臣子,倘若不善於揣摩皇上的心思,日子肯定過得惶惶不安――說不定哪句話哪件事觸怒了龍顏,摘掉烏紗帽挨板子還是輕的,弄不好項上人頭也得搬家,甚至還有可能誅連九族。而在現如今的官場中,一個連上級真實意圖都無法真正領會的下級,根本不會得到上級的賞識和重用。

就好像現在的京城,各方面的勢力不斷的在揣摩著上面的想法,針對改革開放等等一系列措施,發表各自的看法。他們以為,這樣做是揣摩透了領導的意圖,可實際上,領導真正的意圖,只不過是讓某些人暴露出來罷了。

徐君然作為先知先覺的存在,自然知道這些東西。而在曹俊明看來,自己的這個小兄弟,蛻變的未免有些讓人刮目相看了。

曹俊明的人生閱歷很豐富,他也很清楚,在一個人工作的經歷當中,經常會遇到一些情況,那就是上級在下達命令時,往往出於各種原因的考慮,不會把命令下得很直接,甚至,有時候似乎說得還很意猶未盡。這是作為上級的考慮和管理方法。但是,作為下級,一定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那就是不要只聽上級命令的表面意思,還要學會用心分析命令背後的意思,分析上級命令中包含的潛台詞。

許多下級會犯類似的錯誤,當上級不滿意他的工作結果時,他會理直氣壯地說:「當時你就是這樣要求的呀?」但事實上,如果上級真的是這樣要求的,而下級又是完全按照他的要求來做的,那他就不會表現出這樣的疑問。上級之所以有這樣的疑問,就是因為下屬沒有用心分析上級命令後面的意思,沒有達到上級真正要求達到的結果和目的。上級需要的不是「應聲蟲」,而是一個能夠真正了解他內心所想的得力下級。那麼,作為下級必須了解上級的這種心理要求,要具備這樣的心理能力,才能達到「只可意會不需言傳」的效果。

有句俗話叫「鑼鼓聽聲,聽話聽音。」上級的一句話背後,可能包含著不止一種意思,作為下級要想真正了解上級的意思,就必須用心分析上級的用意。

現在京城的很多人,都錯誤的領會了幾位老人家的意思,上躥下跳的無所不用其極。

這些人,就好像秋後的螞蚱——長不了了。

他們兩個說的這些東西太深奧了,一旁的陳宏濤跟曹俊偉好像雞同鴨講一樣的看著徐君然和曹俊明開始探討起國家的政策方針,兩個人越說越高興,大有倒上酒杯一醉方休的架勢。曹俊偉苦笑了一下,無奈的說道:「哥,君然,你們倆是不是跑題了?」

曹俊明一愣,跟徐君然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怪我,怪我,談到這個理論方面的東西,總是控制不住。」曹俊明呵呵一笑:「那君然,你就跟他們說說自己的想法吧。」

徐君然點點頭:「那好,我就說說。」

剩下的事情很簡單,徐君然把自己開建築公司的設想告訴了陳宏濤,他的想法並不複雜,由林雨晴和曹俊偉出面,在京城註冊一家建築公司,然後請陳宏濤走動關係,把這個公司掛靠在華鐵建築局下面,之後通過曾文欽在嶺南的關係,承攬一些小工程。

「君然,這個事兒不麻煩,掛靠的事情我打個電話就成。不過,你真的有把握搞工程能賺錢?」陳宏濤將信將疑的對徐君然問道。

這句話如果放在十年之後問出來,肯定會有人罵陳宏濤是傻子,搞工程的利潤有多大,恐怕只有那些建築商才知道。不過在八十年代初期,這種私人的包工隊,可是要冒著相當大風險的。

徐君然微微一笑:「陳哥你放心,我們不跟那些國有企業搶大工程。這麼說吧,如果國企的建築公司去蓋大飯店、蓋廠房,那我們就去蓋廁所、蓋圍牆,人家吃肉,咱們喝湯就好。」

他這話說的雖然可憐,可卻有自己的小算盤。

建築業只不過是徐君然的初步構想,他真正的目標,是希望能夠藉助鵬飛市的這個平台,把武德縣的經濟搞上去。

陳宏濤也不是那種小氣的人,做這個事情自己不需要出什麼大力氣,打幾個電話就能佔兩層乾股,他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

很快幾個人就商量好這個事情該怎麼做。

等到曹俊偉和陳宏濤告辭離去,曹俊明卻把徐君然給留了下來。

「君然,我覺得,你不應該繼續留在京城了。」

曹俊明的臉色平靜,認真的對徐君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