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七十八章未雨綢繆

第七十八章未雨綢繆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0 15:36  字數:2346

聰明人有時候想事情就是比別人快,這一點在曹俊明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詮釋。

曹俊偉等人還在思考徐君然為什麼要得罪孫宇軒說出那麼一番話的時候,曹俊明已經一眼看出徐君然的苦心來,他這是在點醒孫宇軒。

「你啊,何必管這個事情呢?」

曹俊明何等精明的人,一聽完徐君然的話,再加上時不時在旁邊補充的曹俊偉和陳宏濤,他就明白徐君然那一番話非但不是故意得罪孫宇軒,反倒是為了他好,在提醒他。

徐君然笑了笑:「那傢伙人不錯,就順嘴說了一下。」

無奈的搖搖頭,曹俊明道:「救人也能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真是服了你。」

話雖然如此說,可他還是上樓拿來紗布之類的東西幫徐君然等人包紮了起來,還好有林雨晴在一旁幫忙,倒是很快就收拾完了。

「下次,別這麼冒險了。」趁著給徐君然包紮的時候,林雨晴低聲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點點頭:「放心吧,今天只是沒有辦法,以後我肯定不那麼傻。」

他今天確實是沒有辦法,當時情況緊急,除了自己衝上去並沒有什麼好辦法能夠救下孫靜芸,至於後果什麼的,徐君然還真的沒有考慮。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是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眼睜睜看著孫靜芸出事的話,恐怕會後悔一輩子。

徐君然其實早就發現了,自己重生成為養父之後,性格漸漸的在發生一些變化。從前的養父屬於那種最平常的知識分子,懦弱當中帶著一絲對生活和現實的無奈,而前世的徐君然,官場沉浮幾十年,早就養成了一身的官僚習氣,可以說這兩個性格原本就是那種不同的極端,不可能出現在一個人的身上。

可偏偏現在徐君然重生了,使得這具身體的性格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在處理跟官場有關的事情的時候,徐君然彷彿一個經驗豐富的政治家一般,眼光卓絕,一板一眼的很有章法。可平時的某些小時,比如面對女人或者生活當中的小事情,往往就被養父上輩子的性格所影響,變得有些優柔寡斷。

或者說,現在的徐君然,有時候做事成熟的可怕,彷彿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歷經滄桑過後積累了一身的經驗。而有時候,又好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年輕人,做事衝動不說,連自己的感情都處理不好。

這樣的矛盾,徐君然自己也意識到了,卻沒辦法改變什麼。

潛意識裡面,他認為,這是養父留給自己最後的一份禮物了,失去了這些,恐怕再也找不到那個靈魂的蹤跡。

之所以提醒孫宇軒,是因為徐君然覺得,這麼一個人,如果因為跟幾個流氓鬥毆最後送掉了性命,不值得。

起碼,看在那位老人家的份上,畢竟他跟自己也算是老鄉。

幾個人包紮過後,就圍坐在金家的客廳裡面,林雨晴去給他們燒水,四個大男人坐在那裡聊天。

常言說人生四大鐵:一起同過窗,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一起分過贓。

如今坐在這裡的四個男人,曹俊明和曹俊偉是親兄弟,徐君然跟曹俊明是大學同窗,今天跟陳宏濤和曹俊偉一起打過架,也算是一起扛過槍的了,至於陳宏濤跟曹俊偉,那更是發小,說起來,這幾個人之間的關係,反倒是因為這一次的事情親密了起來。

男人就是這樣,總是能夠在一些小事情上面找到共同點並且成為朋友。

「幾位哥哥,我也不瞞你們,按照我的分析,嶺南省尤其是鵬飛市,未來十年乃至二十年之內,將會是一個聚寶盆。」

徐君然看著曹俊明等人,緩緩的吐出一句讓陳宏濤和曹俊偉一愣的話來。

曹俊偉還好,徐君然之前已經給他解釋過了,可陳宏濤卻是一臉的不解,看向徐君然道:「兄弟,你跟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徐君然自然不能告訴他,如今改革派跟保守勢力的爭端不過是一場過眼雲煙,最終華夏的走向,是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決定的。如果連群眾的吃飯問題都解決不了,什麼路線都不會被人所接受。

想了想,徐君然對陳宏濤道:「陳哥,您想想,國家現在開始允許倒爺的存在了,那預示著什麼?」

陳宏濤一怔,卻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變了變,沒有開口。

徐君然笑了起來:「陳哥應該也猜到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國家就會正式承認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好處,並且開始鼓勵發展工商業,因為縱觀世界各國歷史,只要想發展,光靠工業和農業肯定是不行的,商業的發展,才是一個國家不斷進步的標誌。」

說著,他看向曹俊明,微微一笑道:「大哥,我說的沒錯吧?」

曹俊明無奈的苦笑了一下,點點頭道:「我有時候都懷疑,你這小子回去老家一趟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有這麼大的變化。以前的你,對政治上的這些事情,可是一點都不關心的。」

徐君然沉默了片刻,才一字一句的說道:「一個人如果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就會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很明顯,我不是那種喜歡面朝大海,然後等待春暖花開的人,我只是個普通人,既然有人不想讓我安安穩穩的度過餘生,那就不要怪我。」

曹俊明臉色變了變,當然明白徐君然指的是黃子軒,嘆了一口氣,他點頭道:「中央對於特區的問題確實有很多爭論,不過幾位老人家都沒有表態。」

他說的幾位老人家,就是以孫家老爺子和那位幾起幾落的老人家為首的華夏碩果僅存的幾位老一輩革命家。

就連曹家老爺子和黃家老爺子都只能算是他們的下屬。

這個時候,真正決定華夏命運的,是那幾位於大廈將傾之際力挽狂瀾的老人。

陳宏濤跟曹俊偉當然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也就是說,別看外面這些人爭的那麼熱火朝天,實際上,根本就是一個笑話。

曹俊明其實比他們更加驚訝,這個消息,他也是剛剛從父親的嘴裡面得知的。

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的震驚不比曹俊偉等人好到哪裡去。

只是,徐君然是怎麼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