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七十七章我才是你親弟弟

第七十七章我才是你親弟弟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20 07:29  字數:2286

「你以為,你的名號在京城很管用么?」

徐君然的一句話,讓身邊的幾個人都瞪大了眼睛。

曹俊偉跟陳宏濤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徐君然,不明白他幹嘛忽然發神經,一般人得到孫宇軒的這個承諾,估計都巴不得跟這位孫家大少爺結交,可他倒好,張嘴就很不給面子的讓孫宇軒下不來台。

孫靜芸也是秀眉微蹙,剛剛她對徐君然的印象還是不錯的,見義勇為在這個時代雖然不算什麼新鮮事,可面對那麼多人還能勇敢的衝上來,就不僅僅需要的是勇氣,還有為了救人不惜把自己搭進去的決心。

但是現在,她覺得,徐君然有點兒過分了。

最起碼,當著孫宇軒的面,說出那種話來,讓孫靜芸覺得,徐君然這個年輕人,有點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么?」

孫宇軒的眼神很冷,如果不是看在這個傢伙剛剛救了小姑的份上,他早就一拳把他揍趴下了。

敢這麼跟自己說話的人,滿京城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徐君然平靜的看著孫宇軒,似乎沒有看到他握緊的拳頭一樣,淡淡的說道:「你孫宇軒的名號之所以橫行京城,不外乎是因為你打架比別人狠,出手比別人重罷了。而支撐你這麼做的後盾,是因為你有一個好爺爺。換成你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你憑什麼?」

眼神在孫靜芸的身上掃過,深深的看了一眼孫宇軒,徐君然一字一句的緩緩說:「你不把別人的命當回事,有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天,你爺爺沒辦法庇護你了,你還能這麼肆意妄為么?」

說完,徐君然也不管不顧旁人的臉色,拉著林雨晴就朝著曹俊偉的車走去,都到這個份上了,還吃哪門子飯。

曹俊偉苦笑了一下,跟孫靜芸打了一個招呼,連忙跟陳宏濤二人追了上去。

孫宇軒久久不語,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對他說話,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一針見血的把他罵了一個狗血淋頭。

孫靜芸看著侄子半天沒動,走過來柔聲安慰道:「小軒,你……」

輕輕搖頭,孫宇軒擠出一個笑容:「沒事,姑姑,他說的沒錯。沒有了孫家的招牌,我確實什麼都不是。這一點,在戰場上,我就已經知道了。」上個星期,他剛剛退伍。

不遠處,警笛聲已經傳來,孫宇軒看著徐君然等人離去的方向,忽然問道:「小姑,那幾個人是誰?」

孫靜芸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沒有問徐君然的名字,搖搖頭道:「不知道,我只認識其中一個,是曹叔叔家的老二。」

孫宇軒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對於他來說,這幾個人,不過是陌生人罷了,只不過徐君然說的那幾句話,倒是讓他很有感觸。任何一個男人,都不希望自己被籠罩在長輩的陰影之下,孫宇軒是個有志向的人,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是天之驕子,可偏偏卻有人告訴他,自己不過是一個仰仗父輩餘蔭才闖下偌大聲名的人,所以,對於徐君然,他的印象深刻。

他們那邊跟警察一起做筆錄,而徐君然等人卻已經開著車離開聚友飯店,自然是奔著曹俊明的家而去。

來到金教授的那棟小樓,只有曹俊明在家,一問才知道,金麗和金老教授正在學校實驗室裡面實驗昨天跟徐君然談到的某些東西。

看到弟弟和徐君然還有陳宏濤三個人身上都帶著傷,曹俊明一愣,隨即關心的對徐君然問道:「小六,你們這是怎麼了?」

曹俊偉在一旁一聲哀嚎:「哥,你可是我親哥。我才是你親弟弟好不好?」

沒想到他這句話一出口,曹俊明眼睛一瞪看向他喝道:「你還有臉說,小六大學四年都沒跟人紅過臉,跟你出門一趟就跟人打架弄成這副樣子,你這個傢伙,我就該讓老頭子狠狠修理你一頓!」

在他看來,平日里溫文儒雅,讀書都快讀成書獃子的徐君然是萬萬不會主動挑釁別人的,那麼弄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原因只有一個,肯定是曹俊偉和陳宏濤跟人打架,把徐君然給連累了。

說著,他看向陳宏濤,痛心疾首的說道:「濤子啊,不是大哥說你,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跟俊偉一樣胡混,好好的干點事業不行么?」

陳宏濤苦笑不已,跟曹俊偉面面相覷之後,兩個人忽然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可心裏面,他對於徐君然的評價卻是又高了一分,畢竟能讓曹老大這麼看重的人,值得自己去結交一番。

只不過,被平白無故的這麼冤枉一通,他這心裡,怎麼有點鬱悶呢?

徐君然聽著曹俊明數落弟弟和陳宏濤,心中泛起一絲暖流,前世今生,自己欠這位大哥的實在是太多了。

「大哥,不怪偉哥和陳哥,今天這事兒,是我的錯。」

扯動了一下嘴角,徐君然苦笑著對曹俊明說道。

曹俊明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臉色就沉了下來,看著徐君然臉上的傷痕,聲音陡然變得有些陰冷:「誰動的手?」

「啊?」

曹俊偉看著自家大哥的表情,嚇的打了一個寒顫,多少年沒看見老大這麼滲人的表情了。

陳宏濤也是一愣,隨即不由仔細的看了一眼徐君然,心說這傢伙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被曹家老大這麼看重。看曹老大的這個架勢,要是查出來誰動的手,十有八九是要發飆的。

徐君然無奈的搖搖頭,對曹俊明道:「大哥,這事兒是這樣的…………」

說著,他就把事情的始末對曹俊明說了一遍,甚至連自己最後對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