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七十五章彪悍

第七十五章彪悍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9 07:26  字數:2438

眉頭緊皺著,徐君然看著那個被曹俊偉叫做孫瘋子的男人,雖然年紀只有二十七八歲,可身上卻帶著一股暴戾之氣。

這人,很兇悍!

這是徐君然對他的第一印象。

張嘴就要人一條胳膊,這傢伙的話,乍一聽去有些張狂的過分,可配上他那要吃人的眼神,反倒是讓幾個流氓有些膽怯了。

「你,你到底是幹什麼的?」

一個流氓顫顫巍巍的問道。

不管什麼時候,面對軍人,普通的老百姓總是畏懼的。

「我是幹什麼的跟你沒關係。我再說一次,你們幾個,今天動了我小姑姑,每個人站出來讓我打斷一條胳膊,今兒我給你們一條活路,否則的話,要是誰沒了命,去了閻王爺那裡,別忘了告訴他,要你命的是我孫宇軒!」

幾句話說下來,徐君然終於知道這個被稱為孫瘋子的男人名叫孫宇軒。因為說出自己名字的時候,他的語速很慢,一字一句的,聽得出來,他很為自己的名字和姓氏驕傲。

而這時候,那個被孫宇軒砸了一酒瓶子的長髮男人終於晃晃悠悠的爬了起來,今天他特別的倒霉,先是被徐君然和陳宏濤逮到一頓暴打,又被孫宇軒扔了一瓶子,現在腦袋都暈暈乎乎的。

不過也正是因為被打的很慘,讓這個傢伙失去了理智。

「我x,今天誰都別走!」長毛清醒過來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怒罵著從兜里掏出一把軍用匕首。

他的話音一落,身後就有人抽出長刀跟三棱軍刺,很明顯,這個時候的流氓出門,都是帶著傢伙的,剛剛跟徐君然幾個人打架的時候沒拿出來,主要是因為他們三個人太少,人家覺得用武器沒什麼意思。

「我不高興了,你們不識抬舉!」孫宇軒慢慢的說道,握著酒瓶的手卻緊了緊。

徐君然的瞳孔一縮,因為他看到那個長毛拿著匕首就朝著孫宇軒捅了過去。

接下來,徐君然看到了他前世今生幾十年最為讓他駭然的一幕!

還沒等到長毛的刀刺到自己身上,孫宇軒身子一側,伸手就抓住了長毛手裡面匕首的刀刃。

那可是鋒利無比的軍刺啊!

不管是什麼東西,帶刀刃的肯定都是不能隨便碰的。

所以孫宇軒的一隻手馬上就流血了,鮮紅的血液順著手指流了出來,可還沒等到其他人有所動作,孫宇軒另外一隻手裡面原本拎著的啤酒瓶子,馬上掄圓了砸在那個長毛腦袋上。

之所以說是掄圓了,是因為徐君然隨著隔著有三四米遠地方,都聽見了酒瓶子在半空當中發出的風聲,可見孫宇軒究竟使了多大的力氣砸那一下。

砰!

噗通!

兩聲過後,長毛撲倒在地上,不住的抽搐起來。

長毛身後的那幫人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大吼一聲就沖了上來,手裡面自然是揮舞著傢伙。

不過很可惜,這場戰鬥還沒有開始就結束了。

因為有人掏了槍!

孫宇軒在砸倒了那個長毛之後,沒有流血的那隻右手往後腰一探,伸手就掏出了一隻烏黑的手槍,抬手指在那個沖在最前面的胖子腦門上,只說了一句話。

「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斃了你!」

混混跟亡命徒的區別就在於,混混只是好勇鬥狠,但是他們很珍惜自己的性命。而亡命徒不一樣,他們不在意別人的性命,也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胖子只是個流氓,他的人生目標是每天吃吃喝喝,然後等著接父親的班吃上國企的大鍋飯,抱上鐵飯碗。絕對不包括被人用槍指著腦袋隨時被打死這一個選項。

最關鍵的是,用槍指著他的那個人,眼睛裡面放出的寒光告訴他,那人不是在開玩笑。

「跪下!」

孫宇軒的嘴裡面緩緩吐出兩個字,但胖子卻不敢猶豫,噗通一聲就跪在他孫宇軒的面前。

抬起手裡的槍,孫宇軒環視了一周,沉聲道:「都跪下!」

十四個流氓,除了那個倒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全都跪在那裡,雙手舉過頭頂。

沒人敢動,也沒人敢跑。因為他們沒有那個勇氣,萬一身後的那個瘋子開槍的話,雖然他不一定打自己,可萬一他真打了呢?

徐君然站在一旁,目睹了這一切的發生,心中忍不住一陣苦笑,終於知道為什麼曹俊偉要叫這個孫宇軒是瘋子了,這人確實瘋的厲害,或者說,有些無法無天的感覺。

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拔槍,這要放在後世,肯定是被人詬病不已。

情有可原,可做法卻值得商榷。

這時候,孫靜芸已經來到徐君然幾個人的面前,感激的說道:「剛剛謝謝你們了。」

看了一眼第一個衝過來的徐君然,她客氣的說道:「我叫孫靜芸,今天的事情真是對虧你了。」

話還沒說完,她看向曹俊偉的眼神頓時一愣:「俊偉?」

曹俊偉苦笑著點點頭:「靜芸姐,是我。」

這個時候,孫宇軒已經指揮著自己的戰友們,開始對那幫流氓教訓起來,拳打腳踢自然不必說了,酒瓶子不時砸在那幾個人的腦袋上,發出砰砰的響聲。

平心而論,徐君然對這種流氓一點都不同情,這些人仗著這個時候社會治安不嚴,經常性的做這樣的事兒,如果今天不是自己撞見出手的話,那孫靜芸搞不好就要被他們給糟蹋,但說到底,做錯了事情固然要被懲罰,卻不是在這裡,眼看著周圍不少人已經過來圍觀了。幾個軍人揍一幫流氓,傳出去的話,可不是什麼好名聲。

而且,既然是姓孫的,又能讓曹俊偉這麼對待,徐君然已經隱約猜到了孫靜芸是哪一家的人。

縱觀京城,能讓曹俊偉這樣對待的孫姓家族,恐怕只有那一家了。

如果熟悉黨史的話,都會同意一個觀點,在建國後風雲激蕩的政治舞台上,孫老爺子是非常罕見的、始終身居高位的「不倒翁」。如此了得,可謂不凡。前世徐君然就知道孫老爺子,只不過那時候他以為這位「木匠大叔」之所以巍然屹立,是因為他善於韜光養晦,崇尚無為,當「好好先生」。後來徐君然隨著官位越來越高,經歷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漸漸的感覺到孫老爺子的不凡之處,他不愧為手藝高超的「政治木匠」,方圓妥當,曲直自如。

只是想不到,今天竟然遇到了孫家的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