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七十二章飯局(求收藏)

第七十二章飯局(求收藏)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7 16:19  字數:2469

「好小子,艷福不淺嘛!」

當天晚上,曹俊偉親自來軍區招待所接徐君然和林雨晴的時候,看著林雨晴大大方方挽著徐君然的胳膊,忍不住開頭調笑道。

坐在車裡的,還有一個跟曹俊偉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聞言也笑了起來。

徐君然臉色微紅,畢竟還不習慣這個樣子,無奈的說道:「偉哥,你能不能不這樣?」

心裏面卻暗暗想到,沒準兒過幾年你就不讓我叫你偉哥了呢。

曹俊偉是何許人也,在外面打滾了這麼久,當然能夠看得出徐君然跟林雨晴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因為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已經遠比昨天自己看到的時候更加親密了一些,那種親密,是只有在發生某種親密接觸之後的男人和女人之間才會有的。

跟大城市的女孩子略微矜持不同,出生在小縣城的林雨晴想的很簡單,自己清白的身子給了徐君然,自己的心也都給了這個男人,那從現在開始,這男人就是自己的一切,自己的一切事情都要圍著這個男人轉。

更何況,她內心還稍微有那麼一點自卑,畢竟,自己比徐君然大了六歲,這在農村,可絕對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雖然有女大三,抱金磚的說法,可大了六歲,這就有點離譜了。

不管林雨晴還是徐君然都清楚,兩個人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也許他們可以一直不停止抗爭,但如果說愛情是一艘大船的話,那麼這艘船上載了太多的人,林雨晴搬不動船上的巨錨,而徐君然也無法阻止港口緩緩升起的閘。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個選擇了。

「走吧,聚友飯店,我請客。」曹俊偉笑嘻嘻的對徐君然和林雨晴說道。

徐君然一笑,點點頭:「好吧,今天就吃你這個財主的大戶。」

等到徐君然跟林雨晴上了車,曹俊偉指了指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男子道:「陳宏濤,我發小兒,鐵道部陳部長家的老四,叫陳哥就行。」

說著,指了指徐君然和林雨晴對陳宏濤道:「我們家老大宿舍的老么,我弟弟徐君然,那個是弟妹林雨晴。」

陳宏濤能跟曹俊偉玩到一塊去,自然也是京城內的頑主,聞言笑嘻嘻的道:「既然是自家人就甭客氣了,以後到京城說話。」

徐君然微笑著點頭:「肯定要麻煩陳哥的。」

轎車一路前行,這個時候的京城交通自然沒有後來那麼離譜,三環之內暢通無阻不說,大街上也看不到多少轎車。

「君然,聽偉子說你要搞公司?」陳宏濤坐在車裡面,隨口對徐君然問道。他上午跟曹俊偉見面的時候,曹俊偉已經把這個事兒跟他說了,畢竟是曹俊明交待下來辦的事情,曹二哥混是混了一點,對自家大哥卻是從骨子裡面畏懼。

陳宏濤自然也知道,能讓曹家老大親自開口的人,絕對不能輕易怠慢。

京城如今的局面,正是保守勢力跟改革派針鋒相對的時候,而陳家老爺子,自然是站在曹家這邊的。

不說這層關係,誰都知道,黃家黃子齊和黃子軒兩個第二代,但他們加在一起恐怕才能跟曹家的曹俊明相提並論。

要知道,曹俊明可是被第一代偉人稱讚過的,當年還只有十幾歲的時候,就有人斷言,這個娃娃日後必定成為華夏的國之柱石。

如今的京城,最出名的紅二代,不是在全州做組織部長的那位黃子齊,也不是在中宣部的黃子軒,更不是其他幾家早已經在京城或者地方出任要職的子弟,反倒是一心躲在京華大學做老師的曹俊明。因為大家都清楚,曹家老爺子身後的智囊就是自己的大兒子,而身為改革勢力的「文膽」之一,曹俊明出仕不過是早晚的事情罷了。

一旦這位曹家老大正式出山,才是真正的風雲變幻!

所以,當曹俊偉說出是自家大哥交代自己請陳宏濤給徐君然幫忙的時候,陳宏濤的第一反應是自己終於有機會搭上曹老大的那條線了。

在來這裡之前,他就已經打定主意,主要不是倒賣鐵路物資,哪怕這個徐君然要自己幫他把親戚安排進鐵道部,他也會做的。

畢竟,如果能夠通過這個事兒,讓曹家老大欠下自己一個人情,對於陳宏濤來說,可比什麼都重要。

即便是衙內,也分檔次的。

陳宏濤跟曹俊偉,就屬於那種吃喝玩樂走商業道路的。曹俊明,則註定是要站在華夏的權力之巔俯視眾生的。

對於徐君然,陳宏濤倒是沒有太過注意,應該只是曹老大的小兄弟罷了。

徐君然當然不知道陳宏濤的這些想法,對於這個人,他並沒有什麼印象,他前世又不是神仙,哪有那個本事記住所有的大人物呢,能把華夏的某些大事記住,已經是因為養父是政研室主任,有事沒事就讓他讀一些政策性文件,否則他才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有什麼政策變化呢。

聽到陳宏濤的問話,徐君然笑了笑,淡淡的說道:「陳哥客氣了,不是我要開公司,是我們公社想要組織一個建築隊,讓公社裡面會瓦匠活的鄉親們到鵬飛市搞點工程。」

陳宏濤一愣,倒是沒想到徐君然竟然不是準備自己做生意。

這個年代,自己獨立做生意的人,大部分都是靠關係或者有門路,像徐君然這樣想法的人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有想法,這個忙我一定幫你。」陳宏濤笑著說道。

徐君然微笑著道謝,心裏面卻知道,人家十有八九是看在曹俊明的面子上才答應的。

不過徐君然並不在意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