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十九章快到坑裡來!

第六十九章快到坑裡來!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5 15:30  字數:2863

看著徐君然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黃子軒的嘴角卻泛起一絲笑容來。

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對於黃子軒來說,徐君然越不舒服,他就越開心。

原本兩個人之間的互相試探,黃子軒並沒有想到,徐君然竟然臉色漸漸難看起來。看樣子應該是自己提起趙萍萍的事情,讓他感覺到內心那個禁地被刺痛了。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徐君然的表情不好看,並不是因為被他刺激了,而是因為徐君然此時想到養父上輩子凄慘的一生,那種發自肺腑的悲痛讓他終於沒辦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緒。如果不是理智還在,恐怕徐君然早就站起身一拳砸在這個毀掉養父一生的混蛋臉上了。

長出了一口氣,徐君然站起身,微笑著說道:「黃處長,不知道洗手間在什麼地方?」

黃子軒聽到徐君然的話微微一怔,雖然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回答道:「出門左轉直走就行。」

徐君然點頭:「我先失陪一下。」

說著,就那麼走出了黃子軒的辦公室。

黃子軒眉頭緊鎖的看著徐君然離開自己的辦公室,目光卻看向了徐君然放在茶几上的那個包。

從一開始徐君然進來的時候,黃子軒就發現他的手一直都放在那個包上面,當他說起想要讓自己幫忙和中宣部負責審核報紙內容的時候,目光和手都不自覺的在那個包上面。

看來,這個包裡面是有什麼東西啊。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對於未知的東西總是懷著一種難以控制的好奇,就好像此時的黃子軒,他很好奇究竟是什麼力量使得徐君然發生了改變,從頹廢當中走出來。所以他對於徐君然包裡面的東西,充滿了好奇。

伸手拿過那個包,黃子軒發現包看上去雖然有些鼓,實際卻很輕。

眉頭皺了皺,他把這個軍用挎包打開,抽出裡面的東西,卻一下愣住了。

這是一沓稿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一堆楷書,看來寫這個東西的人,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堅決反對脫離群眾的路線》

這篇文章的題目讓黃子軒微微一怔,隨即他就開始快速的瀏覽起文章的內容,不一會兒他的臉色就變得嚴肅起來。

精闢!

讀完之後,黃子軒只能這麼對這個文章進行判斷。

這是一篇探討如今國內出現的一些私營經濟和個體工商業的文章,在文章當中,作者嚴厲的批評了一些人不顧集體利益,肆意搞自己的小作坊,忘記了社會主義的本質是實現共同富裕。

可以說,這個文章絕對符合如今的某些論調。

「難道,這是徐君然寫的?」黃子軒的心中驀然間出現這個念頭。

身為宣傳部門的幹部,黃子軒很清楚,如果這麼一篇符合如今時政的文章發出去,徐君然必然會得到某些大人物的關注,畢竟如今自家老爺子為首的保守派在華夏還是很有勢力的,即便是幾起幾落的那位老人家,也要顧及保守勢力黃老太爺等人的反應。要知道,黃老太爺可是本派系的三巨頭之一。

可以說,黃子軒手中的這篇文章,論點十分的鮮明,論據清楚,起承轉合都很合規範,遣詞造句也十分到位,雖然純理論性的文章談不上文采斐然,也算是功底深厚。最關鍵的是,他是第一個提出如今的改革開放政策,會使得群眾當中出現一些先富起來的人,進而造成貧富不均的情況。這種理論思想,是之前從未有人提出來的。

「不行,這個文章不能以徐君然的名義發出去!」黃子軒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如此。

那個時代,思想正處於百家爭鳴的時代,如果徐君然這個文章發出去,那他很有可能就被保守派大佬們看做是本派系的理論旗手,這是黃子軒絕對不能允許的事情。要知道,徐君然之前可是號稱京華大學中文系的第一才子,真要是他成了保守派的理論旗手,日後的發展簡直就是不可限量。

「該怎麼辦呢?」

黃子軒的眉頭緊皺著,腦海當中卻不斷的在思考著對策。

如果換成別人,他甚至會鼓勵對方把這個文章發出去,畢竟身為保守派大佬的兒子,黃子軒很清楚,自家老爺子身為保守派系勢力的幾位大佬之一,自己的身上早就已經標上了保守勢力的標籤,而且在如今這個大環境下,本派系佔據著高層的上風。有這麼一篇文章出來,更加能夠讓輿論的風向朝著自己這邊。

但是,如果這個人是徐君然,那就絕對不行!

他可不想眼看著自己的敵人崛起,而且這個敵人還是自己親手送他走上青雲路的。

耳邊腳步聲越來越近,應該是徐君然去完廁所回來了,咬咬牙,黃子軒伸手把那份文章放到自己身後的一個角落,又把徐君然的包放回原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端起茶杯喝起茶來。

片刻之後,徐君然邁步走進了辦公室當中,不過表情依舊不太好看,很明顯此時的他心情並不好。

「黃處長,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徐君然的目光掃了一眼黃子軒,淡淡的說道。

黃子軒擺擺手:「客氣了,咱們是老同學,你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我一定幫忙。」

輕輕搖頭,徐君然平靜的拒絕道:「算了,沒事了,我今天就是來看看黃處的。」

說著,他彎腰拿起自己的包,卻愣住了,緊接著快速打開自己的包,似乎在翻著什麼。

「怎麼了,有什麼事兒么?」黃子軒故作奇怪的問道。

徐君然霍然抬頭:「是你,是你對不對?」

黃子軒詫異的看著徐君然:「你在說什麼?小徐,我可沒得罪你啊。」

徐君然看向黃子軒,一字一句的說道:「我的文章,是不是被你偷走了?」

黃子軒心中一緊,臉上卻裝作莫名其妙的樣子道:「小徐,你可不要血口噴人啊,我老老實實的坐在這裡,怎麼跟你的文章扯上關係了呢?我要你的文章有什麼用?」

徐君然此時的臉色蒼白,看向黃子軒的目光沖滿了怨毒:「黃子軒,你少裝糊塗!你做了什麼,自己知道!」

啪!

黃子軒把手中的茶杯拍在茶几上,長身而起,看向徐君然:「徐君然,我勸你清醒一點!我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說出這樣的話來,但你要明白,我是國家幹部,你現在這麼說,就等於是在誣陷一名國家幹部,信不信我現在報警把你抓起來?」

說到最後,黃子軒已經是聲色俱厲。

「你!!!」

徐君然抬起手指著黃子軒,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恨恨的盯著黃子軒道:「你會後悔的!」

黃子軒冷冷一笑:「看在老同學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今天的事情。現在請你馬上離開我的辦公室,我後悔與否與你無關,我能保證的是,如果你五分鐘之內不離開這裡,你肯定會後悔!」

徐君然長嘆了一口氣,頹然放下自己的手,嘴裡面不知道在低聲嘟噥著什麼,轉過身,一步一步的離開黃子軒的辦公室。

望著徐君然的背影,黃子軒露出一個志得意滿的微笑來,腦海當中卻驀然閃過一個念頭,如果這個文章換成自己署名的話,那麼是不是能夠讓自己更進一步呢?

年輕的理論大師,黨建專家?

呵呵,一個不錯的稱呼嘛。

他並不知道,徐君然轉身的那一刻,嘴角露出的那一抹詭秘笑容。

黃子軒,老子挖了這麼大的一個坑,你不跳的話,豈不是對不起我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