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十八章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第六十八章士別三日,刮目相看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5 02:03  字數:2244

不同於黃子軒的狐疑,徐君然卻是一臉平靜,把自己隨身的那個包放在茶几上,對黃子軒笑著說道:「黃處長,聽說你現在的工作是負責審核各個報社要發布的文章?」

眉頭一皺,黃子軒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徐君然。

說實話,對於徐君然,黃子軒有一種本能的抵觸,也許是因為用卑劣的手段搶了徐君然的女朋友,又或者是覺得自己在某些方面不如這個京華大學中文系的第一才子,所以在面對徐君然的時候,黃子軒很不喜歡看到他現在的樣子。

平靜,沉穩,又不失大氣。

在黃子軒看來,徐君然面對自己,就應該像從前那樣謹慎小心,甚至帶著那麼一點普通人對高高在上衙內的畏懼。

像如今徐君然所表現出來的這種淡然,以及面對自己所表現出來的平等對待的架勢,讓黃子軒很不舒服。

他有一種被輕視了的感覺。

咳嗽了一下,黃子軒對徐君然淡淡說道:「小徐啊,我年長你幾歲,叫你一聲老弟。聽說你現在在基層公社工作?」

既然都是在體制內,那就有一個好處,可以拿官職大小來說話。實際上,在黃子軒的心裏面,徐君然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對手,或者說,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他的對手,應該是曹俊明那樣跟自己同為紅三代的人物才行。

徐君然淡淡一笑:「是的,我現在是我們縣李家鎮人民公社的幹部。」

「不錯,不錯,年紀輕輕有這樣的成績,很不錯了。」黃子軒的稱讚讓徐君然不由得眉頭皺了皺,這人有些太過了,裝模作樣不說,還真以為自己是中央領導不成?

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黃子軒,徐君然平靜的說道:「黃處長過獎了。」

兩個人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彼此試探之後誰都沒討到什麼便宜。只不過徐君然卻已經明白,這個黃子軒不是個省油的燈。而黃子軒也知道了,如今的徐君然,跟曾經在學校的那個才子,似乎也有了不一樣的地方。

「君然啊,你怎麼來京城了?」黃子軒笑著幫徐君然倒了一杯茶,開口問道。

身為京城有名的紅三代,黃子軒最大的本事就是不管是不是喜歡某個人,可對待他們的態度都十分熱情,這是為官之道。哪怕對一個人不喜歡,也要笑臉相迎。至於背後會做什麼動作,那就是背後的事情了。

徐君然指了指自己放在茶几上的包:「來辦點事,順道請你幫個忙。」

黃子軒一怔,心道你是不是失戀之後腦子變得不太靈光了,怎麼還想到找我來幫忙呢?

他很清楚,徐君然對自己恐怕用恨之入骨這個詞來形容都不為過,搶了他的女朋友,又逼著他堂堂京華大學中文系第一才子黯然回鄉,放著京城大好的工作沒辦法做,反倒是要下鄉在基層公社當泥腿子,事業和愛情都被自己給毀了的徐君然,竟然還能平靜的面對自己跟自己談笑風生,這已經不能說是自制力了,完全可以說是城府頗深。

「呵呵,君然客氣了,咱們是老同學,有什麼事情你說吧,我能幫上的地方一定儘力。」黃子軒打了一個哈哈,笑著說道:「對了,有時間叫上萍萍,我們一起吃個飯吧,她還挺記掛你的。對了,我們倆下個月要結婚了,你有空的話,一定要參加啊。」

萍萍自然是徐君然的前任女朋友趙萍萍,就是那個拋棄徐君然轉而投向黃子軒懷抱的女人。

這個時候提起她,黃子軒擺明了是給徐君然難堪。

「是么?如果有時間,我會去的。」

出乎黃子軒的意料之外,徐君然卻一點都沒有表現出傷心的樣子,看他的語氣和表情,似乎並不在意這個事兒。要知道就在一個月之前,他還在為自己失去了一生的愛人而痛不欲生,幾次來到趙萍萍的宿舍樓下懇求她回心轉意呢。

但是現在,徐君然聽到趙萍萍的名字,竟然彷彿面對一個陌生人一樣。

眉毛挑了挑,黃子軒咳嗽了一聲,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在他看來,這樣的徐君然可有些不一樣了。

之前他不把徐君然放在眼中的原因,是因為徐君然根本就不是一個搞政治的人,確切的說,他就是一個喜歡風花雪月,悲春傷秋的文藝青年,這種人也許有才氣,卻沒有什麼殺傷力,在強大的政治工具面前,一個才子什麼都不是。

在權力面前,某些東西,並不是人們想像的那麼堅固。

再說徐君然,對於黃子軒的不斷試探,他其實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淡定,前世雖然沒有真正接觸過養父的這個秘密,可徐君然卻知道,養父直到臨終之前,都是不開心的。

前世徐君然十幾歲被養父收養,名為父子,實際上卻是亦父亦兄,從小到大,他看著養父不開心,看著養父每天對著畢業照長吁短嘆,看著養父借酒消愁。甚至幾次放棄可以升遷改變命運的機會,一直以來,徐君然都覺得養父太窩囊了,懷著滿腹的才華,竟然不得施展,一個京華大學的高材生,擁有無數讓人羨慕的人脈,卻甘心在武德縣那個地方平凡一輩子。

那個時候,徐君然甚至覺得,養父讓自己丟人。

一個人如果沒有才華卻竊據高位叫碌碌無為,一個人擁有才華卻甘心平凡,那叫胸無大志。

直到養父去世的時候,徐君然心裏面的這個疙瘩都沒辦法解開。

而此時,徐君然再也沒有那種埋怨了,面對這樣的對手,前世的養父,又能怎麼樣呢?

家世不如人,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