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十八章黃子軒

第六十八章黃子軒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4 16:41  字數:2419

七月份的京城,除了熱之外,沒有別的形容詞。

當然,還有偶爾降臨的小雨。

徐君然走進中宣部的時候,心情卻好的不得了。

男人在某方面得到滿足之後,總是很開心的。這種事情哪怕徐君然在官場浸淫多年也是一樣,男人就是男人,不管什麼身份,某些本質都是沒有不同的。

跟林雨晴的關係徐君然沒有花費多大力氣就整理好了,不管怎麼樣,自己是個男人,奪了人家的身子就要負責,儘管林雨晴一直沒有說什麼,但是徐君然知道,她還是喜歡自己負責的。

沒有一個女人會希望佔有自己第一次的男人事後跟自己當路人,哪怕林雨晴知道她和徐君然的距離很大,主動提出跟徐君然分開,她其實內心也是渴望有人疼愛她的。

儘管,這個年紀比她小上幾歲的小男人說出要照顧她一輩子的時候稍顯稚嫩,可她依舊是淚流滿面。

「只要你不嫌棄我,不放我走。這輩子,我就是你的女人。」

這是林雨晴幫徐君然整理好衣服送他出門的時候,說出的話。

「有個人等著自己回去,這感覺不錯。」

邁入中宣部大門的時候,徐君然這麼想著。

他今天是來找黃子軒的。

是的,就是那個前世搶了養父的女朋友,讓養父鬱郁一生,含恨而終的那個黃子軒。

當然,這輩子,黃子軒搶的是徐君然的女朋友,雖然他對那個為了榮華富貴拋棄自己的女人只有一種感情,如果恨也算一種感情的話。

對於今生的徐君然來說,讓黃子軒痛苦,就是他的快樂。

「請問,黃子軒同志的辦公室在幾樓?」

彬彬有禮的站在傳達室門口,徐君然客氣的問道。

他只是聽曹俊明說黃子軒在中宣部上班,至於具體是什麼部門,他還真不知道。只不過徐君然的印象當中,黃子軒這個傢伙大學一畢業就被提拔到了副處的位置,聽說是因為他上大學之前,就在基層的某個部門做了正科級幹部,因此算得上是帶著職務上的學。所以一畢業稍微運作了一下,就直接當上了副處級幹部,畢竟是有背景的衙內,要是這點本事都沒有,黃子軒也不配成為曹俊明的對手。

「你是?」門衛大爺看了一眼徐君然,穿著一身的確良襯衫,帶著眼鏡,身上背著一個黑色挎包,很明顯不太像是幹部。

「啊,我是黃子軒同志的大學同學。」徐君然早有準備,伸手從包裡面拿出自己的畢業證:「您看看,這是我的學生證和畢業證。」

不得不說,在八十年代,一個大學畢業證的效果,遠遠強於給人遞煙。在這個知識就是地位的年代,知識分子被看做一個人的身份證明,像徐君然這樣的普通人,拿出自己的學生證之後,馬上就讓傳達室的大爺把他當做高檔次的人來看待,甚至態度要好於另外兩個明顯也是來找人的男子,看他們的打扮,應該也是機關幹部。

「小徐同志是吧,你等下,我給你查查。」傳達室這個時候是沒有領導們電話的,只不過凡是有辦公室的幹部,傳達室都會登記在冊,這樣方便如果有人來找他們,可以通知一下。

很快徐君然就拿到了黃子軒辦公室的地址,他對大爺道了謝之後,這才來到了黃子軒位於五樓的辦公室。

黃子軒辦公室在五層的西側,徐君然一路直行就那麼直接來到辦公室門外。

門是開著的,一道身影正伏在辦公桌上寫著什麼東西,看著這個身影,徐君然的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就是你了,黃子軒!

「咚!咚!咚!」

抬起手,徐君然在門上敲了三下,這是禮貌,不管到什麼地方,都是必須要遵守的。

黃子軒抬起頭,下意識的說道:「請進。」

沒想到話一出口,他的眼睛就眯了起來,看向站在門口的徐君然:「是你?」

他比徐君然大了十歲,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說起來也是京城年輕一代赫赫有名的人物,一張方方正正的臉龐,看上去很有那種上位者的架勢,跟曹俊明給人那種溫和的感覺不太一樣,黃子軒看上去有些威嚴,給人很不容易親近的感覺。而實際上他也就是那樣的人,出身的高貴使得他眼高於頂,平日里不管是面對下屬還是上級,都是一副不顯山不露水的樣子,讓人琢磨不透他的想法。

「呵呵,黃處長,不請我進去么?」徐君然不動聲色的說道。

「啊,好,好,好,請進吧,徐君然同志。」黃子軒馬上站了起來,指了指自己辦公室里的沙發,對徐君然笑道。至於那笑容究竟是真心還是假意,徐君然一眼就能夠分辨的出來。

而且徐君然也知道,黃子軒不會不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要知道黃子齊可是在全州市的,又怎麼可能不把自己的動向告訴弟弟呢?

就在徐君然觀察黃子軒的時候,黃子軒也在觀察著徐君然。

如同之前徐君然所猜測的一樣,身為兄長,黃子齊當然把關於徐君然的情況跟弟弟說了,只不過在他看來,一個沒有背景沒有靠山的小小大學生,自己打個招呼之後,他這輩子就準備窩在武德縣那個窮鄉僻壤吧。

原本黃子軒也相信哥哥的話,畢竟哥哥可比自己厲害的多,自己搶徐君然的女朋友還要用家世和一些手段,而哥哥算計徐君然,甚至都不需要親自出面,只需要打幾個電話就行。

「呵呵,幾天不見,想不到你竟然成了處長了。」

徐君然看著黃子軒,淡淡的笑道。

黃子軒微微一愣,有些奇怪的看著徐君然,平心而論,他對於這個京華大學中文系號稱第一才子的傢伙並不是很在意,沒有背景,沒有靠山,除了學習好之外一無是處,這樣的人也許能夠讓那些喜歡文學的女人痴迷,可在真正掌權者的眼中,不過是純粹的文人罷了。

既然是純粹的文人,那就不需要在意。

所以,黃子軒肆無忌憚的搶了徐君然的女人。因為在他看來,這個人是沒有像自己復仇的能力的。

而隨後徐君然的表現,也讓黃子軒確信,自己真的不需要為這個傢伙擔心。一個在被搶了女人之後只能回到老家去舔傷口的男人,還真不配成為自己的敵人。

但是,今天他忽然出現在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