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十四章醉酒的女人

第六十四章醉酒的女人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3 01:39  字數:2353

「你確定不要這個楚河漢界?」

林雨晴用十分鄙夷的語氣對徐君然道:「你可小心點,姐姐我可是大人了。」

很明顯,在她眼裡,二十一歲的徐君然,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書獃子。

「你……」徐君然一陣氣苦,男人不管多大年紀,什麼閱歷,最怕被女人鄙視,哪怕城府極深的徐君然,也一樣不能免俗。

冷哼了一聲,既然人家一女的都不怕,自己一個男人怕什麼?徐君然伸手抓起二人的衣物扔在椅子上,往裡面湊了湊,示威似的對林雨晴揚了揚下巴:「我睡覺了。」

「嘿,小毛孩子,你膽子還不小。」林雨晴忽然轉過身,面朝著徐君然,嘴角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只不過因為天色已晚,所以徐君然根本就看不到。

徐君然懶得理她,心說這女人白天還一副害羞不要的架勢,怎麼晚上就這麼兇悍了呢?真是難以捉摸。

因為兩個人各自都蓋著一床被子,徐君然開始並沒有在意自己跟林雨晴挨的太近,可不一會兒他就感覺到不舒服了。

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林雨晴這女人竟然睡覺不老實!

徐君然的覺比較輕,睡覺的時候稍微有點動靜就總會醒過來,他剛剛睡了不一會兒,就感覺自己身上好像壓了什麼東西,睜開眼睛,卻赫然感覺到身上趴了一個人。

不用多想,徐君然就知道肯定是林雨晴,這屋裡面除了自己和她沒有別人,這女人怎麼睡覺還帶挪地方的呢?

更加尷尬的是,徐君然發現,林雨晴好死不死把大腿搭在了自己的身上,雖然隔著一層被子,可偏偏那是男人的要害位置,再加上這女人身上穿的不多,是那種貼身的襯衣,而自己又因為在床上睡,不習慣穿著衣物,也脫的只剩下一層貼身衣物,兩個人此時的姿勢可以說是曖昧到了極點。

最讓徐君然尷尬的是,下身的某個沉默許久的小傢伙,被這麼香艷的刺激給驚醒了,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膨脹起來!

身體微微向後挪動了一下,徐君然試圖讓自己的身體遠離林雨晴。

「嘖嘖,小男孩兒害羞了啊?」林雨晴略帶調侃的聲音傳來,讓徐君然的動作一僵,原來她也醒過來了。

也許是因為此時兩個人處於黑暗當中的關係,林雨晴似乎拋棄了那種對徐君然的畏懼,變得,變得有些放肆起來。

徐君然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停下自己的動作,小心翼翼的半弓著身子,低聲道:「雨晴姐,我錯了,您能不能不鬧了?現在這個情況,咱們再鬧下去可沒什麼好處,不管怎麼樣,我也是個男人啊。」

「嘖嘖,小男人還挺有本事的啊!估計連女人的身體都沒見過呢,你跟姐姐裝什麼裝?」

不知道犯了什麼毛病,這女人是越來越放肆,竟然在徐君然的耳邊開始吹氣。

聞著她口中濃郁的酒氣,徐君然大驚,這才明白過來,合著林雨晴這是喝多了,撒酒瘋呢!

「雨晴姐,你平時喝酒么?……」

「酒?」林雨晴聽到徐君然的話嘻嘻一笑:「當然喝啊!偶爾我還是會喝一口啤酒的,雖然有點苦。不過你大哥家的白酒真辣,我都想吐來著,不過還好,我忍住了!怎麼樣?姐姐厲害吧!」

「嗯,厲害,厲害,你厲害著呢!」徐君然答應著,臉上卻露出一個苦笑來,這明顯是沒喝過白酒,第一次喝之後醉了的表現。

「嘻嘻,我說小君然,你不會還是處男吧,這麼害羞。」林雨晴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下子掀開徐君然被子,整個人鑽進他的懷裡面,有些嬌憨的抱住徐君然:「乖噢,姐姐抱著你睡覺,聽話的孩子有糖吃。」

徐君然現在是苦笑不得,這女人簡直就是人才到了極點,平時害羞的跟什麼似的,喝多了就成這個樣子,也不知道明早醒來之後,這傢伙會不會抱頭大哭。

不過他此時也好受不到哪裡去,林雨晴曼妙的身子壓在自己的身上,再加上她不斷的扭動著身體,徐君然也是正常男人,漸漸的就有了正常男人的反應。林雨晴卻好像不知道這些一樣,這女人喝多了有時候就是這樣,平時壓抑在內心深處的某些想法,這個時候就會肆無忌憚的展現出來,甚至於更加的放肆一些。

「小男人,知道什麼叫女人么?」林雨晴也不管徐君然一個勁兒的躲自己,反而是伸出手去在徐君然的身上摩挲著:「嘿嘿,女人這個東西,是全世界最可愛的!」

徐君然滿臉的苦笑,感覺對方在自己身上不斷的動作,心裏面卻漸漸的有了一絲快感,畢竟他也是正常男人,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美女在自己身上不停的磨磨蹭蹭的,沒有反應的那才不是男人。

「姐,你明天可不能找我的麻煩。」徐君然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他只覺得自己的理智在一點點的消失,面對這種事,還能撐到現在,他覺得自己已經算得上是定力驚人了,要知道,這個時候女人一般是不帶胸罩的,林雨晴那對足足有36d的**,此時正在徐君然的身上不停的摩擦著,天知道他是怎麼忍住的。

「哈哈,小樣的,你還能把姐姐怎麼樣不成?難道人在夢裡面還能力氣變大么?」

林雨晴的回答讓徐君然差點吐血,這女人難道以為她在做夢嗎?

「咦?什麼東西,頂的我怪疼的!」林雨晴的一句話讓徐君然頓時僵住了。

「臭小子,你竟然敢把棍子放床上,難道怕有賊進來嗎?」

一邊不滿意的罵著徐君然,林雨晴一邊把手伸進徐君然的被窩裡面。那裡,有一根此時正頂在她大腿上的「棍子」,硬梆梆的,讓醉眼迷濛,俏臉酡紅的林姑娘很不舒服。

徐君然已經徹底的無語了,理智二字正在慢慢的遠離他,雖然酒量不錯,可他今天也著實沒少喝,此時酒勁上涌,有心把林雨晴推下去,卻赫然發現自己也是一點力氣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感覺林雨晴的手一點點的朝著自己身下摸去。

「哈哈,終於讓我找到了!唔,你這個棍子還會動?別動!老實點!」

林雨晴的一聲呢喃,再加上一個不經意的動作,讓徐君然的理智瞬間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