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十三章楚河漢界情緣

第六十三章楚河漢界情緣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54  字數:2323

「君然,你睡了嗎?」林雨晴輕柔的聲音忽然響起。

徐君然一愣,他根本就沒睡著,大半夜的身邊趟著一個美女,能馬上睡覺的都是瘋子。更何況他心裏面的事情太多,此時滿腦子都是關於建築公司和稻田養魚的事情。

「怎麼了,雨晴姐,有事?」

徐君然還是回應了林雨晴的話。

林雨晴半天沒吭聲,就在徐君然以為她是在說夢話的時候,忽然一道輕輕的聲音傳來道:「你上床吧!」

一句話,徐君然差點沒叫出聲來,整個人的身體一下子繃緊了起來。

似乎是因為這句話鼓足了勇氣,林雨晴再次說道:「要不然,我們睡一張床吧!」

徐君然被她這句話嚇得差點沒蹦起來,心道大姐您這都什麼邏輯啊,別人不知道咱倆的關係,你自己難道還不知道么?

滿臉無奈的坐了起來,徐君然認真的說道:「雨晴姐,這樣不合適。」

林雨晴螓首微垂,黑暗中徐君然看不清楚她的臉,只聽見林雨晴低聲道:「沒關係,你上來吧。」

徐君然哪敢,自己雖然這輩子還是處男,可上輩子卻也經歷過男女之事,深知這男人和女人要是扯上某方面的關係,肯定會糾纏不清的。更何況雖然林雨晴很漂亮,徐君然心裏面有時候也會心猿意馬,可他還沒到那種飢不擇食的地步,兩個人的關係都沒有明確就上床的話,豈不是變成後世年輕人常常發生的一夜情了嗎?

雖然徐君然的思想不是那種特別保守的人,對於男人和女人那點事兒也不算排斥,可像現在這樣先上車後補票的事情,他還是不打算做。再說了,林雨晴可是自己堅持從李家鎮帶到京城來的,這要是發生了什麼,外人怎麼看自己啊。

監守自盜?

又或者早有預謀?

哪一條都不是好聽的話。

就在這個時候,就聽見林雨晴低聲繼續說道:「地上太涼了,你明天還要辦事去,還是睡床上吧。床夠大,擠一擠能夠用的。」

「啊,什麼?」徐君然答應著,卻陡然停住了。

「我說咱們擠一擠,還是能對付一晚上的。」林雨晴以為徐君然沒聽清楚自己的話,又重複了一遍。心裡卻微微有些不滿意起來,自己鼓足了勇氣才下定決心讓這小子跟自己睡在一張床上的,他怎麼還這麼推三阻四的。

如果現在有燈光的話,就會發現徐君然的嘴巴張的老大,整個人的臉色通紅,彷彿大冬天在外面轉了一圈一般。

半晌之後,徐君然才澀聲道:「雨晴姐,那個,我……」

「你什麼,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就湊合一晚上……」林雨晴既然鼓足了勇氣,索性也就放開了心思,用衣物把兩個人中間隔開,嬌笑道:「你可得老實點噢!否則我可是會打人的。」

徐君然此時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我……」

他這邊還在遲疑,林雨晴已經起身把坐到床邊,十分彪悍的說道:「是你自己上來,還是我幫你搬上來?」

徐君然一陣苦笑,點點頭:「我自己來吧。」

把鋪在地上的被褥重新放到床上,徐君然低聲道:「對不起,雨晴姐。是我的錯,讓別人誤會我們的關係了。」

林雨晴側卧在床上,背對著徐君然,悠然道:「沒什麼對不起的,對我來說,名聲早就不算什麼了。」

徐君然默然無語,他知道,林雨晴這是氣話。一個女人還沒有嫁人,就被冠以掃把星的名聲,又有哪個人能不在意呢?人家一個清清白白的女子,跟自己來一趟京城,又是被當做自己的媳婦,又是被逼著跟自己睡在一張床上,心情能好才怪。

招待所的床實際上並不算太大,加上林雨晴又在中間放了一堆衣服,兩個人各自佔據了一邊之後,基本上都已經要掉下去了。

林雨晴還好一點,她畢竟是女人,身形嬌小,而徐君然卻著實不舒服,幾乎就已經是側卧著了。

「嗯,雨晴姐,你能不能往那邊一點。」半晌之後,徐君然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他實在是睡的不舒服,整個人都貼在了床邊。

沒想到林雨晴卻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默默的背對著徐君然,彷彿沒聽見一般。

徐君然一陣無語,心道你這是什麼人啊,你讓我上來睡,結果跟防賊似的,就給我留了這麼一點地方,還不如讓我在地上睡覺呢,起碼那樣地方還寬敞一點,不用這麼擠著。

輕輕的轉過身子,徐君然伸出手在林雨晴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被子上點了點,再次開口道:「雨晴姐,我快掉下去了。」

「你要掉下去了?就好像我不是一樣,你看看我都到哪兒了?」林雨晴這一次終於回答了徐君然,不過語氣卻不是那麼高興,似乎因為徐君然的態度有些不滿意,說出來的話更是讓徐君然愕然無語,這女人是什麼意思?她讓自己上床來睡的,還說擠一擠就能湊合一晚上,偏偏自己上來了,她又不滿意了。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可這也變的太快了吧!

徐君然耐著性子解釋道:「姐,你在這床中間弄了個楚河漢界,起碼佔了三分之一的地方,咱倆現在都快掉下去了。」

林雨晴冷哼了一聲:「你以為我願意搭啊,不是怕你犯錯誤么?」

「我犯錯誤?」徐君然氣極反笑:「拜託!我看是你犯錯誤吧?我才怕你毀了我的清白才對。」

「你還有清白?」林雨晴毫不客氣的對徐君然道,語氣中明顯帶著鄙夷的態度:「小毛孩子,連初吻都是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