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十二章合伙人

第六十二章合伙人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00

「老二,你跟鐵道部陳部長家的老四關係不錯吧?」

曹俊明的一句話,讓曹俊偉打了一個激靈,連忙搖頭否認道:「哥,我最近可沒幹壞事!」

林雨晴忍不住捂著嘴噗嗤一聲笑出了聲音,這位曹二哥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曹俊明對這個活寶一樣的弟弟也是無可奈何,嘆了一口氣搖搖頭道:「我又沒說你幹什麼壞事了,真是的。我是想讓你跟陳宏濤說一下,看能不能走走關係,把你們組建的那個公司,掛靠在鐵道部的某個工程局下面,這樣就可以不用擔心有人拿你們的身份說事了。」

徐君然眼前一亮,連連點頭道:「這個辦法好,這個辦法好。」

他當然明白這種掛靠的好處,借著國企的殼,實際上卻是私營企業的結構,這在後世是一種經常被採用的方式。

「偉哥,你有辦法嗎?」

目光看向曹俊偉,徐君然笑著問道。

曹俊偉此時卻是一臉興奮,連連點頭道:「這點事兒簡單,回頭我請那小子吃頓飯就成。」

曹俊明臉色一板:「什麼叫回頭?這事情你給我當成正事辦!明天就找他談,你要是辦不好,我自己去辦。」

按說曹俊偉在外面也是一號人物,京城之內雖然不算最頂尖的衙內,可因為出身京城軍區大院的關係,一般人他還真不放在眼中,林雨晴就親眼看見他今天在軍區招待所教訓一個男人,那人聽身邊的服務員說家裡可是副部級的,但照樣被曹俊偉揍的很慘。可就是這麼個人,對曹俊明這個大哥怕的要命,一聽曹俊明的話,連忙點頭道:「大哥你放心,明天我就給他打電話。」

曹俊明滿意的點點頭,看向徐君然:「君然,你覺得怎麼樣?」

徐君然伸出一個大拇指:「大哥果然想的周到。」

想了想,他又對曹俊偉說道:「偉哥,你跟陳宏濤可以商量,讓他也入股,到時候你們倆各佔兩成股份,剩下的六成是我們李家鎮公社的股份,賺的錢按照這個比例分就行。」

曹俊偉點點頭:「行,我知道了。宏濤那小子家裡面老爺子看的也緊,手頭不寬裕著呢,有這樣的好事兒,他樂不得的答應。」

這個時候,金麗從樓上下來,笑著道:「你們幾個啊,差不多就休息吧,這都幾點了?」

說著,她看到林雨晴面前的酒杯,又看了看幾個邊聊邊喝酒滿臉通紅的男人,秀眉微蹙道:「人家雨晴妹子第一次來,你灌什麼酒?」

抬頭看了看鐘,徐君然跟曹俊明對視了一眼,無奈的笑了起來,原來都已經快要晚上十點了。

「那好,大哥大嫂,你們早點休息。」徐君然站起來,對曹俊明和金麗說道。

曹俊明點點頭,對曹俊偉吩咐道:「你把君然和弟妹送到招待所再回家,咱爸那兒我給你打電話。」

「好嘞!」

曹俊偉嘿嘿一笑,點頭答應著。

跟曹俊明夫妻告別,徐君然跟林雨晴一起坐上了曹俊偉的車。

這個時候的京城,並沒有什麼夜生活,也不像後世那樣各種各樣的會所、酒吧林立,人們夜晚之後,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在家裡,偶爾有那種比較開放喜歡玩樂的年輕人,大多數都是尋找一個僻靜的地方,放錄音機和舞曲,跳舞什麼的。

因為有林雨晴在,曹俊偉當然不會叫徐君然去那種亂七八糟的地方。而且他也知道,徐君然這次來,是有事要做的。

到了招待所門口,徐君然二人下了車:「偉哥,上去坐坐吧?」

徐君然笑著說道。

曹俊偉擺擺手:「不了,我得回家,老爺子萬一在家知道我夜不歸宿的話,就慘了。你早點休息,明天事情辦妥了我來找你。」

徐君然輕輕點頭,這才跟他揮手告別。

林雨晴這一路上一直都沒怎麼說話,就算在金家的時候,她除非被問到自己,否則也不多說一句,很明顯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說,再加上跟曹俊偉等人不熟悉,微微有些認生。

「這是怎麼回事?」

等到徐君然走進招待所的房間之後,這才一臉古怪的對林雨晴問道。

林雨晴的臉色通紅,低聲答道:「曹二哥安排的,我……」

徐君然苦笑了起來,頓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合著曹俊偉真的以為自己和林雨晴是戀人,給兩個人安排了一個房間。

「沒關係,我再去要個房間好了。」徐君然苦笑了之後,無奈的說道。

林雨晴螓首輕搖:「我問過了,沒有多餘的客房了。」

徐君然臉色瞬間變得古怪起來,隨即想起馬上就要到人大了,這個時候京城正是最忙碌的時候,全國各地的不少人都湧入京城,軍區招待所人滿為患是肯定的,曹俊偉能在這個時候還找到房間,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不過一想到自己要跟林雨晴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徐君然還是覺得不妥,搖搖頭道:「這樣吧,我去大哥家住。」

說著,他邁步就要朝著外面走去。

沒想到林雨晴一把抓住徐君然的手,一陣搖頭。

接著,她又用幾乎就聽不見的聲音低語道:「時間太晚了,你怎麼去曹大哥家啊?要不然,要不然你就留下吧。」

一個女人拉著一個男人的手,對他軟語相求,讓他留在自己的房間之中。

一想到這個事情,徐君然就覺得自己的身子微微有些發熱,不動聲色的跟林雨晴稍微拉開了一些距離,徐君然道:「那好吧,雨晴姐。這樣,你睡床上,我在地上打個地鋪就成。」

這是一間雙人房,只有一張大床,除了洗手間之外,就剩下兩張椅子。

林雨晴俏臉通紅,除了輕輕點頭,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剛剛讓徐君然留下的話,已經耗盡了她全部的勇氣。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洗漱完畢之後,各懷心思的兩個男女都躺了下來。只不過,徐君然是在地板上撲了一層被褥,打起了地鋪。而林雨晴則是穿著一身貼身的小衣躺在床上。

電燈被輕輕關閉,窗外的點點星光透過窗帘照射在室內,很安靜,只有兩個人各自的呼吸聲。

徐君然並沒有脫衣服,而是和衣而卧,倒在枕頭上,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君然,你睡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