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六十一章包工頭

第六十一章包工頭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68

「臭小子,你咳嗽什麼?」

曹俊偉被自家大哥修理了一頓,看到徐君然那個表情,頓時不滿意起來,瞪著眼睛看向徐君然。

徐君然笑著擺擺手:「偉哥,我說真的,你幫我個忙怎麼樣?」

他知道曹俊偉的個性,要是硬不讓他做倒爺,反倒是容易在幾個人的關係上留下裂痕,反倒不如這樣懇求他。一向最重視情誼對自己人無比看重的曹俊偉肯定會上鉤的。

果然,就像徐君然猜的那樣,原本有些不情願的曹俊偉,聽了徐君然的話出現了一絲猶豫。

半晌之後,曹俊偉才對徐君然問道:「君然,你跟偉哥說,為什麼非要讓我去鵬飛市幫你?」

徐君然苦笑了一下,對曹俊偉說道:「偉哥,你也知道,我跟黃子軒的仇肯定是解不開的。我現在走的是仕途,如果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成績,根本沒辦法走的更遠。再說了,我的出身你也知道,如果能讓鄉親們過的更好一點,我肯定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曹俊偉想了想說道:「你的一意思是,在鵬飛搞建築能讓你們李家鎮公社的老百姓發財?」

「發財談不上。」徐君然輕輕搖頭:「這只是一個渠道罷了。」

看著曹俊偉,徐君然認真說道:「我認識的人裡面,偉哥你做生意是最厲害的,雨晴姐將會作為我們公社建築隊在鵬飛市的代表,我求您的只有一個事情,把她教會,教會她怎麼做生意。」

林雨晴看著徐君然為了她、為了李家鎮的鄉親們求曹俊偉,眼睛微微有些發紅。

他本來是天之驕子,有著遠大的前途,可為了鄉親們,卻低聲下氣的求著別人幫忙。林雨晴心裡暗暗發誓,自己一定要努力的學習,讓徐君然不用再這麼求別人。

曹俊偉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按理說他現在在京城的倒爺生意很不錯,靠著老爺子的關係,倒賣一點緊俏的物資,也著實賺了不少錢,否則也不會買得起轎車。

但徐君然此時表現出來的態度,卻著實讓曹俊偉有些難以拒絕。

「君然,你這是為難我啊。」曹俊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徐君然哈哈一笑,決定還是應該給曹俊偉一點甜頭,畢竟讓人家放棄倒爺這個現在看來很賺錢的生意去當包工頭,怎麼著也確實有那麼一點過意不去。

「偉哥,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李家鎮公社搞的這個建築隊,算是你的建築公司下屬的,你做建築股份公司的總經理。」

徐君然拋出一個讓曹俊偉微微一愣的提議。不僅是他,就連一直沒開口的曹俊明也是眉頭一皺感到十分的意外。

所謂股份有限公司,這個時候在華夏還是一個新興事物,大多數人對於股份制企業的認知,還局限在資本主義的範疇之內,真正實現股份制的企業,大部分都是在幾個特區當中。

「你這是什麼意思?」曹俊明的臉色微微有些不快,他以為徐君然這是在提前跟曹俊偉劃分收益。

徐君然笑了起來,對曹俊明解釋道:「大哥,您不明白,這外國的企業,都有這麼一個職能的劃分。偉哥得負責把這個公司的架子搭起來,找工程,收款等等,我們公社的建築隊,就負責幹活。」

曹俊明眉頭緊皺:「這樣合適么?」

徐君然一笑:「當然合適啊,以後偉哥就是總經理了,雨晴姐負責財務方面的工作。項目的話,可以讓二哥幫忙聯繫。」

他也知道,這個時候沒有那麼明確的企業架構,只能夠先把框架弄出來,然後再慢慢補充。

其實徐君然這個辦法說穿了很簡單,讓曹俊偉這個未來的副總理之子出面,再加上有曾文欽這個省委一把手的公子幫忙牽線搭橋,基本上在嶺南省,這個建築公司完全可以說無需擔心會被打擊,唯一需要擔心的,是他們能不能做好某些項目。

徐君然很清楚自家鄉親們的斤兩,你讓李家鎮那些人蓋幾棟人住的樓房可以,要是讓他們蓋廠房和商場的話,他還真沒有什麼信心。而且那個時候,這樣的項目也都把持在國有大企業手中,那就牽扯到更多人的利益,徐君然可不認為自己應該因為這個事情樹立那麼多的仇人,節外生枝。

只不過想給李家鎮公社的鄉親們弄一個穩定的財源而已,人家吃肉,自己撿點湯就成。

曹俊偉眼神一亮,他自然也知道曾文欽如今的身份,有他這個衙內在,再加上自己的身份,要是去嶺南嘗試一下,沒準兒還真有不錯的發展呢。有了這樣的想法,他倒是有些意動了。

「不行,這個事情,我看還是不妥當。」

曹俊明沉思了半晌之後,忽然開口說道。

徐君然一愣:「大哥,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嗎?」他知道曹俊明的脾氣,一向都是屬於那種謀定而後動的人,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他肯定不會輕易反對。

曹俊明用手指慢慢的在沙發上輕輕敲著,緩緩說道:「按照君然你說的,這不就是一家私營企業嗎?」

徐君然點點頭:「是啊。」

話一出口,他就知道事情哪裡不對勁了,自己光想著這個時候國家對於私營經濟的控制不嚴格,可以借著這個空子搞個體經營,卻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對於究竟能不能搞私有經濟,上層的爭論還沒有停止,甚至月過幾個月的人大會議之後,依舊還有關於這方面的爭論,前世嚴望嵩不就是因為這個事情才被人算計的下台的么?

這個爭論,要等到明年一月份的時候,老人家發表講話之後才會停止。

如此看來,倒是自己有些疏忽了。看來是重生之後的一帆風順,讓自己微微有些喪失警惕,覺得一切都盡在自己掌控之中,卻忘記了,這個時代的某些特殊性了。

看了一眼曹俊明,徐君然誠懇的請教道:「大哥,既然您覺得這麼做不合適,那有什麼辦法可以暫時把這個公司個體經驗的性質隱去么?不需要太長時間,我相信上面對於個體私營經濟很快就會有一個明確定義的。」

曹俊明點點頭,他跟父親也討論過這個問題,按照老人家的行事風格,應該很快就會為此事做出一個定義的。

沉默了許久,曹俊明忽然眼前一亮:「也許,可以試試那個辦法。」

ps:無責任推薦一本新書《穿越西遊之從零開始》,醉酒那傢伙讓我推的,理由是我們要愛護每一朵在起點盛開的新菊花。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書號2526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