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五十七章英雄

第五十七章英雄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36

徐君然清楚,現在這個局面下,自己想要把黃家扳倒是不可能的,只能夠等待機會。

而最重要的則是,要想辦法讓黃家不敢動自己。

徐君然可不覺得,黃子齊那個市委組織部長會一直保持沉默,如果自己沒記錯的話,用不了兩年,黃子齊就會成為全州市委組織部長,並從這個位置上開始一路平步青雲,最終從全州市委書記的位置上進入省城,成為江南省的高官。

真要是那樣,自己這一輩子估計也逃脫不了他的壓制。

所以無論如何,徐君然知道,自己必須要想到一個辦法,讓黃家非但不能動自己,還得幫著自己善後。

「大哥,這樣吧,文章的事兒您就暫時先放一放,我再琢磨琢磨,看能不能發到內參上。」徐君然想了想,對曹俊明說道。

曹俊明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過來,搖搖頭道:「你這又是何必呢?」

他也不是笨蛋,很快就明白徐君然這是要給黃子軒下戰書。

徐君然也不點破,只是微微一笑道:「畢竟是老同學,我得讓他知道,我徐君然又回來了!」

嘆了一口氣,曹俊明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點頭。

徐君然考慮了一會兒,決定速戰速決,既然跟曹俊明見了面,剩下的事情就要儘快辦好才行。

「大哥,還有個事兒得您找嫂子幫忙。」

曹俊明的妻子名叫金麗,如今正在農科院上班,金麗的父親,是華夏農業方面的專家。

「怎麼了?」曹俊明也知道,徐君然是那種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肯定不張口求人的性子,上學的時候寧可一頓啃一個饅頭都不願意張嘴求人的傢伙,今天卻轉了性子求自己,這讓他很高興。

徐君然就把自己想要在李家鎮搞稻田養魚的事情給說了出來,最後他說道:「這個事兒,我想請嫂子幫幫忙,以農科院的名義下去在我們公社搞個試點,這樣縣裡面也好支持支持我們。」

曹俊明點點頭:「這個是小事情,我回頭跟你嫂子說一聲,讓她申請個項目,然後帶個考察組去全州轉一圈,就能給你辦了。」

徐君然一陣苦笑,自己在全州和嚴望嵩以及楊維天撓頭不己的事情,人家一個電話而已,真是讓人不得不感慨。

從包裡面把關於稻田養魚的資料都拿出來,徐君然遞給曹俊明,這是他花了兩個晚上寫出來的,相信應該能夠給曹俊明的妻子一些啟發和幫助。而且徐君然也相信,看了這些資料,農科院那些做學問的教授們,肯定願意去武德縣走一走的。

曹俊明不懂這些,不過他也知道徐君然對農村老家的感情,自然把這個事放在了心裡。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徐君然這才說道:「對了,大哥你幫我訂兩張去嶺南陽州市的火車票。」

「你要去嶺南?」曹俊明有些詫異。

徐君然點頭:「我準備搞個建築隊,讓二哥幫忙。」

眉頭皺了皺,曹俊明道:「不合適,那邊的工程是不少,不過你這麼貿然過去,就算你二哥想幫你,也很難。」

他這麼一說,徐君然頓時有些奇怪起來,看向曹俊明道:「大哥,怎麼了?」

曹俊明耐著性子解釋道:「這個事兒,不是你想的那麼容易。你先別著急去嶺南,晚上叫上俊偉,咱們好好聊聊。」

抬頭看了看外面,曹俊明又道:「走吧,我也差不多下班了。」

一路上,不斷有人跟曹俊明打著招呼,徐君然打趣道:「大哥,你可是名人啊。」

曹俊明拍了他一下道:「誰像你,整天在宿舍和圖書館學習。」

兩個人出門坐上公交車,很快就回到了曹俊明的家。

這個時候,大家住的一般都是單位的筒子樓,幾家幾戶擠在一層當中,很是熱鬧。不過好在曹俊明兩口子的身份都不一般,倒是沒有像別人那麼艱苦,住在了恭王府附近的一棟單獨小樓裡面,這是單位分給金麗父親的,不過老爺子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妻子又早亡,所以就讓女兒和女婿跟自己一起住了。

金承佑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帶著一副眼鏡,看到女婿帶著一個年輕人進來,微微一愣,就聽見曹俊明笑道:「爸,這是君然,我們宿舍的老幺,您還記得嗎?」

徐君然走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向老人鞠了一躬:「金伯伯您好,我是徐君然。」

對於這位老人,他是懷著深深敬意的。

金老是享受國家重點津貼照顧的高級專家,可他卻並不是那種坐在辦公室裡面不出門的人,就連八十多歲還要下農田去考察,為農村稻種改良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就連生命的最後一刻,也是在稻田邊上度過的。而他臨終之前,手裡握著的,是一株稻苗!

這樣的人,值得他尊敬。

有人說,三十年後,是一個沒有英雄的時代,改革開放30年給華夏帶去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無論城市和農村,都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覺,如八十年代的三大件,「電視、手錶、自行車」已被歷史前進的車輪所淘汰,「電燈電話,洋犁子洋耙」的理想,已變為現實,彩電冰箱陸續進入尋常百姓家中。由於群眾收入的連年遞增,住房條件也得到了明顯的改善,往日的土坯房、茅草房已成為人們憶苦思甜的參觀地。

然而當人們物質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的時候,精神生活的逐漸流失不得不讓人擔心害怕,如粗話張口就來、對不文明現象熟視無睹等等,這都在向人們訴說著一個不爭的事實:當有人孤軍奮戰在打假第一線的時候,多數人的默默無聞,讓他卻孤掌難鳴;當我們在為地震中失去親人而痛不欲生,當全世界的目光在注視著華夏一個彈丸之地的時候,有些個人和企業卻在發國難財……

沒有精神的失落哪來的貪污受賄,沒有物慾橫流哪來的不公平的現象。

而與之相反的是,八十年代,不缺乏英雄!

徐君然不止一次的聽說過金承佑的名字,此時此刻見到這位老人,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激動。

對於一個出生在農村,長在農村的人來說,這位老人,就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