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五十六章餘地

第五十六章餘地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49

曹俊明接過徐君然遞過來的稿子,認真的看了起來。

半晌之後,他抬起頭,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小六,你知道你寫的這個東西要是發出去,會有多大的風險么?」

曹俊明看向徐君然,臉色十分的嚴肅。

《堅定不移的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建設有華夏特色的社會主義》。

徐君然的字很不錯,因為從小被母親和吟月先生要求聯繫書法的緣故,徐君然的書法雖然算不上登堂入室,可也絕對是讓人眼前一亮。但是更讓曹俊明關注的卻是徐君然在這篇文章當中所寫的內容。

徐君然明確提出:「我們的現代化建設,必須從華夏的實際出發,無論是革命還是建設,都要注意學習和借鑒外國經驗。但是,照抄照搬別國經驗、別國模式,從來不能得到成功。這方面我們有過不少教訓。把馬克思主義的普遍真理同我國的具體實際結合起來,走自己的道路,建設有華夏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就是我們總結長期歷史經驗得出的基本結論。」

這種論調可以說曹俊明並不陌生,是現在有些改革派所提倡的,他們認為,現在國家已經在指導思想上完成了撥亂反正的艱巨任務,在各條戰線的實際工作中取得了撥亂反正的重大勝利,實現了歷史性的偉大轉變。所以,要大力發展經濟,發展生產力。經濟特區就是這種思想的產物之一。

如果這個說法放在二十年之後,毫無疑問被證明是正確的。

但是,在如今這個時候,尤其馬上要召開黨代會的關鍵時候,徐君然的這篇文章在曹俊明看來無疑等於是自尋死路。

「大哥,您的意思是?」徐君然看向曹俊明,故作不解的問道。

曹俊明搖頭苦笑,伸出手指指了指上面,苦口婆心的說道:「上面現在還為特區的事情爭論不休呢,你覺得你這個時候把這個文章發出去,合適么?」

徐君然一笑:「那大哥,您是哪一邊的?」

曹俊明的臉色一陣變化,最後還是嘆了一口氣說道:「老爺子跟那位幾起幾落的老爺子是戰友,自然要站在一起,你說我能站在哪一邊?有時候,有的事情是沒得選的。」

他的話雖然有些無奈,可是徐君然卻明白,自己這位大哥骨子裡面還是有些保守的,對於如今保守派佔上風,改革派被壓制的局面,他實際上並不看好,奈何自家老爺子跟那位幾起幾落的老人是戰友,感情深厚,所以他也不得不成為改革派的人。

而且,徐君然還知道,曹俊明此時是改革派之中,理論方面的頂尖人物,就連曹老爺子的很多講話當中體現出來的理論,都是由這個大兒子來負責形成文件對外發布的。

徐君然更知道,就是憑著這個原因,未來曹俊明才會走到更高的位置上去。

曹家在這一次的站隊當中,走了一步險棋,也走了一步好棋。

「大哥,那您覺得,我有選擇的餘地么?」徐君然忽然對曹俊明問道。

曹俊明一怔,隨即明白徐君然指的是什麼,他指的是黃家的那個黃子軒,得罪了這樣的一個人,徐君然除非有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本事,否則這輩子註定要碌碌無為了。或者等到黃家倒台,他也許會有機會東山再起,不過以現在的發展趨勢來看,徐君然這輩子估計是等不到黃子軒倒霉的時候了。

這正是養父上輩子的寫照,黃子軒風光了半輩子,也讓徐君然的養父抑鬱了半輩子,直到臨死之前,相信他對黃子軒的恨,都難以忘記。畢竟同時代的人,幾乎都成了對這個社會有用的人才,在各個領域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只有他一個人孤獨終老,碌碌無為的虛度了大好年華,成為一個普通幹部。

「君然,你聽大哥說,這個事情,你要是牽扯進去……」曹俊明猶豫了一下,還想要說什麼。

徐君然微微一笑:「大哥,我既然得罪了黃家,黃子軒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如果不出意外,我就算自己不要求回江南,他也會想辦法讓我無法在京城立足。所以,我如果想要跟他抗衡,就得逼著他不敢動我!」

曹俊明默然不語,徐君然說的一點都沒有錯,黃家如今在京城正是勢大的時候,中央有意設立顧問委員會,讓那些年紀大了的老幹部們退居二線,而黃老爺子則是顧問委員會的副主任,主持工作的那種,甚至比曹家老爺子資歷還老。

有這樣的身份在,黃子軒根本就不會害怕任何人,這也是為什麼他明知道曹俊明和徐君然的感情,還敢於對付徐君然的原因。很明顯,衙內當中也有頂級衙內和普通衙內的區別。

黃子軒,就是那種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大衙內。

話說到這個份上,曹俊明已經明白了徐君然的想法,不外乎是要出名,出大大的名,成為中央領導眼中關注的人,這樣就使得黃子軒投鼠忌器,不敢輕易對付他。

「可是,這實在是有些急了。」曹俊明看向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搖搖頭:「黃子軒的哥哥黃子齊,如今正在我們全州市做組織部副部長。」

曹俊明臉色微變,一下子明白為什麼徐君然要如此著急的把這個文章發出去,他是擔心黃子齊暗中給他使絆子。

想了想,曹俊明點點頭道:「那好,這個文章,我託人給你發在京城日報上面。署名就用咱們倆的吧。」

心中閃過一絲暖流,徐君然知道,曹俊明這是擔心自己受到衝擊,一個人承擔這種事情壓力太大,這才主動要求跟自己一起署名。之前大學的時候他們就在一起署名向報社投過稿子,而現在,則是為了保護自己。

畢竟說起來,曹俊明可是改革派的急先鋒家裡的人,誰都說不出什麼來。

「都聽大哥您的。」徐君然輕輕點頭:「另外,我要是沒記錯的話,黃子軒,是在中宣部吧?」

曹俊明點頭:「沒錯,黃子軒現在是中宣部的科長,這個文章即便是送到京城日報,最後也是要通過中宣部政審的。」

徐君然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他倒是不知道,黃子軒的官,升的居然這麼快。

這個事兒,自己還得想辦法把姓黃的扯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