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五十五章今非昔比

第五十五章今非昔比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253

如果說徐君然在京城還有可以信任之人的話,曹家兄弟無疑榜上有名。能在隱忍數十年之後為故友復仇,這兩兄弟絕對是那種重情重義的人,更不要說曹俊明前世更是把女兒嫁給徐君然。

「大哥,我這次回來,是有事請您幫忙。」

坐下之後,徐君然也沒有客氣,而是直截了當的對曹俊明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曹俊明今年三十六歲,屬於比較早上山下鄉的那一批知識青年,在東北苦寒之地糟了不少罪,恢復高考之後,他考進了京華大學,成為那一批學生當中年紀最大的幾個人之一。

在徐君然他們宿舍里,這位老大哥是亦兄亦父的角色,宿舍六個人當中,徐君然讀大學的時候年紀最小,才17歲,剩下的那幾個,大多數都是二十六七歲,只有曹俊明的年紀最大,自然擔當起照顧弟弟們的角色。

原本他以為自己把弟弟們照顧的很好,沒想到徐君然好不容易交個女朋友,卻被黃子軒給害的前程盡毀不說,甚至於鬱鬱而終。所以前世曹俊明對此是自責不已,即便日後走上高級領導幹部崗位,對黃家的心結也是難以去掉。

按照徐君然前世了解到的情況,原本黃家被攻擊的時候,是有機會翻身的,因為當時跟黃家對立的派系勢力跟黃家旗鼓相當,兩邊誰都奈何不了彼此,處於一個僵持的平衡階段。

但就在那個關鍵時刻,已經成為一大派系領袖的曹俊明,竟然力排眾議,斷然向黃家出手。

而動手的第一擊,就是沖著當時已經是部級高官,有希望問鼎中樞的黃子軒!

在一眾同學的配合之下,黃子軒很快身敗名裂,黃系也在此次事件當中土崩瓦解。

現在想來,徐君然看著曹俊明不由得感慨萬千,誰又能夠想到,這位看似和藹可親的大哥,竟然是有那種決斷力的鐵腕人物呢?

「你的事情一會兒再說,這樣,我打個電話,晚上你跟我回家見見老爺子,他一直就很欣賞你的文筆。如果可能的話,你進中央辦公廳,給老爺子當秘書,怎麼樣?」曹俊明認真的對徐君然說道。

中央辦公廳是為黨中央、中央直屬機關各部門和地方各級黨組織服務的辦事機關,在黨中央的直接領導下工作。設置始於建黨初期,當時稱中央秘書廳。主要職能是負責黨中央文秘、會務工作,中央重要工作部署貫徹落實的督促檢查,中央指示、中央領導同志批示的轉達和催辦落實;負責全國黨政系統的密碼通信和密碼管理,負責中央文件和機要文電、信件的傳遞工作,承擔全國有關商用密碼的科研、生產、銷售、使用等管理工作,負責全國密碼保密工作;負責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的安全警衛、醫療保健,擔負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領導同志重要活動場所的警衛任務;圍繞中央總體工作部署,收集信息、反映動態、綜合調研,承擔部分中央文件、文稿的起草、修改和中央文件的校核工作;負責為中央制定黨內法規和領導國家立法的具體服務工作;負責中央檔案資料的接收、徵集、整理、保管、利用和研究,負責全國檔案事業行政管理;歸口管理黨中央直屬各部的後勤服務,聯絡、處理中央各部門共同性的社會事務工作;承擔中央交辦的其他事項等。

而如今曹俊明的父親,如今正是辦公廳的主要負責人之一,他讓徐君然去給父親做秘書,無疑是想要拉徐君然一把。

徐君然搖搖頭,他自然不能告訴曹俊明,用不了一兩個月,中央就會調整班子,曹老爺子將會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分管經濟工作。

「大哥,我現在在老家的公社做黨委副書記。」徐君然看向曹俊明,微微一笑道。

「公社黨委副書記?」曹俊明一怔,隨即笑了起來:「想不到啊,咱們當中最討厭仕途的你,卻是第一個下基層的。」

頓了頓,他說道:「你二哥要是聽說,不定怎麼高興呢。臨回嶺南的時候,他還想要找黃子軒的麻煩,結果被我攔住了。我的意思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早晚他有落在咱們兄弟手裡的時候。」

普通的話語,可在徐君然的心中卻泛起了滔天巨浪。原來從大學畢業的時候,養父的幾個同學,已經打定主意要對付黃子軒了。

「二哥的性子就是急,我過幾天還打算去嶺南找他幫忙呢。」徐君然緩緩說道。

「嶺南那邊他熟。」曹俊明點點頭:「對了,你還不知道吧,你二哥的爸爸,剛剛被任命為嶺南省委第一書記。」

「什麼?」徐君然詫異的抬起頭,微微一愣的問道,臉上充滿了震驚:「不是說是省長么?」

其實他臉上的詫異表情是裝出來的,對養父前世的幾個同學家世徐君然早就知道了,老大曹俊明和老二曾文欽家裡都是高官,老大的父親最後做到巨頭之一,而曾文欽的父親最後也是副國級高官。

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關係在,徐君然才有把握讓李家鎮公社的建築隊,在鵬飛市立足。

「上面的意思,我們哪裡猜的准呢?」曹俊明笑著說道,很明顯為曾文欽高興。想了一下,他又說道:「小六兒,你跟大哥說,真不想回京城么?你放心,有老爺子出面,沒人敢動你。」

徐君然知道,他是擔心自己是不是怕黃子軒。

搖搖頭,徐君然對曹俊明低聲道:「大哥,我既然走了仕途,早晚都要跟黃家碰面的。他黃子軒就像您說的,跑不了。不過現在我沒空搭理他,這次來,我是想求您幫我一個忙。」

曹俊明眉毛一挑,卻沒有馬上說話。徐君然知道,他每次挑眉毛的時候,就是表面他正在思考著重要的問題。

半晌之後,曹俊明才輕輕點了一下頭道:「既然你堅持,那大哥就不勉強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

徐君然笑了起來,抬手從包里拿出那份自己寫了很久的稿子,遞給曹俊明道:「大哥,您看看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