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五十四章曹俊明

第五十四章曹俊明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255

跟徐君然不一樣,曹俊偉的層次讓他對於政治某些方面的殘酷性了解的更多。

就像徐君然說的那樣,那篇報道雖然只是一份針對近幾年出現的經濟情況和文件的總結,他卻馬上聞到了一股非同一般的味道。

「君然,你讓我考慮考慮。」

心裏面既然有了動搖,曹俊偉的態度自然不會像開始的那樣,他沉默了片刻,對徐君然緩緩說道。

徐君然輕輕點頭,他也知道,不可能憑這麼幾句話就把曹俊偉的態度轉變,只是希望能用這樣的辦法,幫助他而已。

轎車重新發動,很快就來到了曹俊明工作的地方,曹俊偉笑了笑,對徐君然道:「你們上去吧,我就不去了,得去打聽打聽消息。」

徐君然想了想,對曹俊偉笑道:「偉哥,這樣吧,我還沒有住的地方,你給我安排一下,找個住的地方。雨晴姐就不跟我上去了,你直接帶她去住的地方,怎麼樣?」

他要跟曹俊明談的事情比較重要,林雨晴不方便在一旁,原本徐君然打算讓林雨晴去女生宿舍住,不過既然遇上曹俊偉這個大款,他倒是不介意佔一占這傢伙的便宜。

曹俊偉哈哈大笑起來:「這好辦,你要是不說我才生氣呢,你小子不把我當哥才不張這個嘴呢。這樣吧,軍區招待所,那兒我熟悉,順道帶弟妹去買點東西,初次見面,我這個當哥的怎麼著也得表示一下。」

徐君然知道,他是因為剛剛調戲了林雨晴,有些不好意思。

曹俊偉這人好面子,雖然喜歡口花花,但是私生活卻並不糜爛,其實這個時候,人在道德與法律方面約束力還是較大的,徐君然記得有個案例是一個開小車的司機,借教女青年開車為誘餌,和多名女青年發生性關係,最後因流氓罪入獄,也包括後來的一些知名歌手因為搞男女關係而入獄,這事後期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那行,偉哥你看著安排就行。」徐君然說著轉頭對林雨晴道:「雨晴姐,你跟偉哥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情聽他的就行。」

說完,他表情嚴肅的對曹俊偉道:「偉哥,人我交給你照顧了。這是我從家裡帶來的人,要是在京城出了岔子,我是沒臉回老家的,肯定二話不說跳未名湖去。」

曹俊偉嘿嘿一笑,臉色也是鄭重其事的說道:「你放心,誰想欺負弟妹,先得把哥哥這百十來斤扔地上。在京城這地面上,曹老二我未必是最響亮的字型大小,可卻是最不要命的。」

之所以會這麼跟曹俊偉交代,是因為徐君然知道,這是一喜歡惹是生非的主兒,在京城圈裡面仇敵也不少,他是怕曹俊偉帶林雨晴上街在被別人惦記上,現在京城的風氣,已經漸漸有了嚴打之前的那種亂象,大街上隨隨便便就有人敢拉著小姑娘玩鬧調戲,真要是林雨晴出了什麼事情,徐君然是真的沒臉回去見苑筱玥的。

而且也不是徐君然瞎操心,曹俊偉自己也知道,如今的京城治安狀況可真是不敢恭維,由於如今社會物質匱乏,精神空虛,小**成群,打架成風,一到放學,學校門口總聚集一群小**,京城話叫:準是在「督」誰呢,就是堵人打架的意思。小**普遍都是燙著爆炸頭,標準裝束是板綠或查藍,加紅白片懶,個別有錢**是花襯衫墨鏡加手提四喇叭的錄音機,並邊走邊放音樂,相當的壯觀。

而且現在公安系統遠沒有後來那麼完善,後世一個電話五分鐘110就能趕到,可八十年代由於沒有通信工具,這邊打架,要報案得找單位的傳達室,但一般傳達室的電話都不外借,經常是打架之前見不到警察,打架時見不到警察,打過後也見不到警察。就連曹俊偉這樣身份的人,在外經常也會遇到一些尋釁滋事的**,好在他的車掛著的是軍牌,一般人倒是沒那個膽子敢隨便動他。

又囑咐了曹俊偉和林雨晴幾句,徐君然這才轉身朝著教學樓裡面走去。

林雨晴看著徐君然踏上階梯的背影,目光漸漸的有些迷離了起來,剛剛曹俊偉在叫她弟妹的時候,驀然間,她竟然有種不排斥的感覺。

走在教學樓的樓道裡面,徐君然的目光掃過那些在教室內苦讀的學生,這個時候的大學,學術氣氛是很濃厚的,隨處可見捧著課本苦讀的人,這些人不分男女老幼,甚至還有三四十歲和十幾歲的。

來到一間辦公室門外,徐君然的嘴角泛起一絲笑容,輕輕的在門上敲了敲,裡面傳來一聲回答:「請進。」

走進辦公室,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正低頭在一堆作業本當中批改著什麼,聽到有人走進來,他也沒有抬頭,而是繼續說道:「先坐下等一會兒吧,我這兒還有兩本就改完了。」

徐君然也不說話,就那麼自顧自的坐在了一個椅子上,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這間自己熟悉的辦公室。

片刻之後,徐君然才悠然說道:「老大,你這個辦公室,似乎是李教授用過的吧?」

「是啊,老李換辦公室……」男人話還沒有說完,卻一下子猛然抬起頭,看向坐在門口椅子上的徐君然,嘴巴張的大大的,眼睛瞪了起來彷彿看見什麼奇怪的事情,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臉上露出笑容,徐君然慢慢站起,張開雙臂,對有些目瞪口呆的男人道:「大哥,我回來了。」

男人的眼眶微紅,站起身繞過辦公桌,來到徐君然的面前,跟他使勁的擁抱了一下,然後才慢慢的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徐君然微微一笑:「大哥,這才幾天不見,你怎麼跟女人似的了,這可不像咱們宿舍里木頭一樣的曹老大啊。」

曹俊明伸手在宿舍自己最疼愛的老幺弟弟腦袋上敲了一下,笑罵道:「你啊,就是個悶葫蘆,為什麼出了那樣的事情,卻不搞是我們,偏偏自己一個人跑回江南?」

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徐君然看著前世今生最尊敬的人之一,緩緩說道:「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