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四十八章愛上一個人要多久?

第四十八章愛上一個人要多久?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290

「去京城,你有把握么?」

看著徐君然,龍吟月沉默了一會兒問道。

徐君然點點頭:「總得試一試,而且我有個同學,父母是農大的教授,可以找他幫幫忙。」

龍吟月這才放下心來,想要說什麼,猶豫了一下卻沒有開口。

告辭離去之後,徐君然回到自己在李家鎮的家。

是的,李家鎮上,有徐君然的家。

那是一棟不大的房子,上輩子徐君然經常跟養父來到這裡,看養父緬懷他的父母。

而這輩子,徐君然卻是第一次回到這裡。

看著屋裡面簡單的擺設,徐君然笑了笑,今後,自己就要在這裡生活了。

收拾了一下,屋裡的床鋪什麼都是新換的,因為房子在宗祠附近,在得知徐君然要回李家鎮公社任職之後,龍吟月就叫人把這裡收拾了出來,他很清楚,依照徐君然的性格,如果回來的話,必定是要住在這裡的。

坐在有些昏暗的油燈前,徐君然的眉頭皺了皺,第一個要解決的事情,就是電。

如今的華夏農村大部分地區都沒有電,像李家鎮公社這樣的窮地方,生活水平本來就不高,可供娛樂的方式很少,也沒電視,過年生產隊的幹部就組織村民到大隊部搞活動,有籃球賽、拔河、比挑重物等,像個小型的運動會,大夥出了一身汗,開開心心領了鋤頭等獎品回家。輪到哪個隊辦活動,附近的人們都會蜂擁而至,有的人還要步行很遠才能到達「運動場」,但大家興趣不減。

如果某個地方能有縣裡下來放電影的人,那就跟過年一樣高興了,十里八村的鄉親們都會趕過來看熱鬧,人山人海的。

電力和交通,這是困擾一個地區發展的兩大重要因素,自己如果想要讓李家鎮公社富裕起來,就必須要解決這兩個事。

搖搖頭,徐君然讓自己有些紛亂的思緒沉澱下來,事情得一步一步的辦,眼下自己還是先把腦子裡面的計劃做好吧。

攤開稿紙,徐君然一筆一划的寫下了幾個字。

窗外,夜色漸漸的籠罩在小鎮之上,偶爾有幾聲犬吠雞鳴傳來,還有孩子的哭鬧聲與大人的呵斥聲交錯。

……………………………………

……………………………………

列車向前賓士著,城市的高樓大廈也飛奔著遠離而去,不一會就到了野外。鐵路兩旁的一塊塊綠油油的麥田,往後跑去。一排排楊樹上枯黃了的葉子,讓疾馳的列車捲起的旋風吹動著,紛紛落下,不時地打在車窗的玻璃上,發出「唰唰」的響聲。

徐君然坐在車窗邊,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林雨晴:「怎麼了,第一次不習慣么?」

林雨晴點點頭:「頭一次出這麼遠的門。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帶著我去京城?」

徐君然笑了笑:「帶著你是因為我要送你去鵬飛市,你先跟我到京城辦別的事情。」

他並沒有說謊,讓李乾坤派人把林雨晴接到李家鎮公社,安排在公社辦公室之後,徐君然就開始忙碌起來。他並沒有去基層的生產地蹲點,全公社每一個生產隊都有專門的領導幹部負責,自己插過去算什麼嘛,再說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跑了一趟縣城,從縣委開出了介紹信,又請楊維天托在鐵路局的熟人買了兩張卧鋪票,徐君然帶著林雨晴踏上了開往京城的火車。

八十年代的時候,火車交通遠沒有後世那麼發達,從全州市到京城,需要坐兩天兩夜的火車,好在徐君然不管前世還是今生,都有過坐火車的經驗,倒是沒有那麼畏懼。

這個時候,火車票雖然沒有到一票難求的地步,可卻也不是那麼好買的。

最起碼,卧鋪票就不是一般人能夠買到的,想要買卧鋪票,不僅得是幹部,還得有單位的介紹信。像徐君然這樣的情況,如果不是請縣委給自己和林雨晴開了介紹信,還請楊維天在鐵路管理局的朋友幫忙,根本就買不到卧鋪票,就得像畢業時候那樣,坐上兩天兩夜硬座。

而且這個時候的火車速度也不快,三四十的車速,遇到車站就會停下,讓習慣飛來飛去的徐君然還有些不太適應,好在有林雨晴做伴,兩個人聊聊天,不知不覺這時間就過去了大半。

習慣性的抬起右手,徐君然下意識的做了一個食指和中指夾著煙的舉動,卻無奈的苦笑起來,這才想起,這個時候自己還沒有抽煙的那個生活條件。

人就是這樣,即便重生了,可幾十年養成的生活習慣卻是難以改變。

苦笑了一下,徐君然朝外面看著,不由自主的視線就落在了林雨晴的身上。

一頭烏黑的長髮披散在肩頭,林雨晴穿了一件淡藍色的無袖連衣短裙,露出青春的胳膊和大腿,腳上踩著一雙粉色的涼鞋,渾身上下散發出成熟與純真並存的驚人魅力。

徐君然跟林雨晴所在的這個車廂,只有他們兩個人,這個時候坐得起火車的平民百姓幾乎沒有,大多數都是出差的幹部。而且又沒有實現全國聯網的售票,所以不出意外的話,徐君然跟林雨晴兩個人就要這麼孤男寡女的坐到京城了。

兩天兩夜的時間,林雨晴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覺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燙。

對林雨晴來說,她跟苑筱玥那個什麼都不懂,還處於懵懂當中的小丫頭不一樣,她清楚的知道男人和男孩兒的分別。雖然還沒有真正成為女人,可是耳濡目染的很多東西,讓她知道,一個女人如果能夠找到一個好男人是多麼的不容易。

那一次在飯店當中跟徐君然的吻,是林雨晴第一次接觸到真正的男人。

任何一個女人,對於自己的初吻,都是十分珍視的,更何況是在那種條件下,徐君然挺身而出保護了自己,雖然僅僅認識幾天,可林雨晴卻知道,這個看似年輕實際行事卻老練非常的男人,在自己的心裡已經刻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記。

忘記一個人,需要一輩子。

而愛上一個人,只需要幾秒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