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四十七章準備進京

第四十七章準備進京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26

李家鎮人民公社的班子成員,徐君然在李乾坤的介紹下很快就熟悉了起來。

這其中,給他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洪顏欣的愛人馮紅程,因為他身兼黨委組織委員和紀委委員,兩大要職,不僅負責組織建設工作,還負責開展紀檢監察工作。

剩下的人,徐君然也都記住了他們的姓名。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之後,李乾坤才把徐君然領到自己的辦公室,在有些破舊的椅子上坐下,他卷了一根旱煙,美美的抽了一口道:「這下好了,你回來了,我就輕鬆了。」

徐君然對他這種不負責任的說法十分無奈:「乾坤叔,話可不能這麼說,您是書記,我是要在您的領導下工作的。」

「屁!」李乾坤大手一揮,乾脆利落的說了一句。

「你小子這是寒磣你叔你吧?你是吟月先生教出來的學生,又在京城讀的大學,讓我領導你,我咋領導?就你上次跟老爺子他們說的那個稻田養魚,我聽著倒是件好事兒,可愣是不知道啥意思,讓我領導你,還不如你張嘴,我動手來的容易一點。」

徐君然無奈的點點頭,對李乾坤的話倒是沒有反駁。

李乾坤這個人,性格是不錯的,但能力確實一般,否則李家鎮公社也不會是整個武德縣最窮的幾個公社之一。

不過好在他有一個優點是別人所沒有的,那就是他不是那種戀權的人,當年做這個公社社長,也是龍吟月和嚴望嵩商量之後的意思,畢竟在李家鎮的這些人當中,當過兵,見識過外面世界的李乾坤還是比較合適的人選。

他也確實沒有讓人失望,李家鎮公社雖然窮,可卻沒有像別的地方那樣出亂子,這其中,李乾坤功不可沒。

「對了,君然,既然你都上任了,是不是去下面的生產隊轉轉,認認門。雖然各家隊長都認識你了,可鄉親們還沒認識呢。」李乾坤忽然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想了想,搖搖頭道:「不著急,我這幾天抽空要出趟遠門。」

「出遠門?」李乾坤眉頭一皺:「你這才上任,咋還要出門呢?」

徐君然點頭:「我準備去京城,找找關係。咱們既然要搞稻田養魚,閉門造車肯定是不行的,我得找找我同學,看看能不能請京城農大的教授來幫幫忙,最好是能在咱們鎮裡面搞個試點。」

說著,他苦笑道:「公社沒錢,縣裡的支持也沒多少,不想點別的辦法,這事兒肯定幹不成啊。」

李乾坤點點頭,猶豫了一下說:「那,是不是在黨委會上面說一下?這幾天可有人問我了,畢竟幾個老爺子安撫各生產隊的時候,就說了,你要在公社搞個東西,保證能讓公社的鄉親們吃上飯。」

徐君然想了一下,問道:「乾坤叔,您覺得,公社黨委會上,你說話有多大的權威?」

李乾坤傲然打了一個哈哈:「我知道了,你小子是擔心有人提意見。你放心吧,這個事兒交給我了,誰要是敢反對,老子讓他連飯都吃不上!在這李家鎮,還得是姓李的人說了算。」

徐君然眉頭皺了皺,這種老式領導的做派他還是有些不習慣,不過也沒有辦法,以後得慢慢適應才行。

「那好,就這麼決定了。乾坤叔您負責私下做通黨委成員的工作,我去京城找援兵!」

徐君然乾淨利落的下了決定,隨即又道:「對了,您叫人去縣城啤酒廠,把一個叫林雨晴的女人接來,暫時安頓在公社辦公室,回頭我去京城的時候要帶著她一起過去。」

李乾坤一愣:「林雨晴?你帶個女人去京城做啥?」

頓了頓,他嘿嘿一笑道:「不會是你小子的……」說著,他臉上露出一個是男人都懂的表情,緊接著一副老懷大慰的樣子感慨道:「唉,當年的毛頭小子總算長大了,知道找女人了都。」

徐君然一陣無語,被這個為老不尊的叔叔被整的不知道說什麼了,只好拱拱手道:「我去宗祠看看老師和大爺爺他們,您忙著。」

說著,忙不迭的逃離李乾坤的辦公室,留下身後某個無良大叔詭秘的笑聲。

對於李乾坤來說,看著長大的徐君然,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他很樂意看到這個孩子成才。

跟公社大院里的人打著招呼,徐君然漫步在李家鎮的古街上,這裡保存在西南地區最原始的人文風貌,路邊的建築風格還跟三四十年代的差不多,原因自然是因為李家鎮人的團結,在歷次運動當中,那些造反派們幾次想要衝擊這裡,都被李家人頑強的給抵擋住了。

「或許,以後這裡可以發展旅遊業。」

徐君然無意當中的一個念頭,成了李家鎮日後興旺發達的法寶之一。

宗祠裡面,李家鎮的幾位族老俱都在座,正陪著吟月先生聊天。

「大爺爺,先生,我來了。」徐君然恭恭敬敬的給幾位長者鞠躬問好,從小,他都是叫龍吟月先生的。

李友德跟龍吟月對視了一眼,點點頭道:「不錯,這下子,可以算的上是榮歸故里了。」

徐君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在這些長輩面前,他是真的沒有了那種與人勾心鬥角的城府,真正的享受著一個做晚輩被長輩疼愛的感覺,說實話,這樣的感覺,很舒心,很溫暖。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每一個人心中都會有這樣的遺憾,某位親近的長輩,在自己沒有時間陪伴的時候不在了,回想起那個時候,惋惜與懊惱更讓人心酸。

而徐君然此時,就把對養父的感情,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