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四十五章烏龍接待

第四十五章烏龍接待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681

「黃子齊?黃副部長?」

徐君然的心裏面抽搐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卻馬上變得平靜無比,彷彿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一樣。

「不認識啊,怎麼了,部長?」

如果不了解徐君然的人,看到他現在的表現,肯定以為這是一個因為被市委領導關心而有些緊張的年輕人。殊不知,他的心裏面卻已經快要被怒火給填滿了。

伏醉將信將疑的點點頭,笑了笑:「沒什麼,沒什麼。」

他並沒有告訴徐君然,市委組織部這位常務副部長黃子齊在給他打電話的時候,話里話外透露出的意思,是讓伏醉找機會壓一壓徐君然這個年輕人。當然,他話裡面的意思不會那麼明顯,只是說,雖然徐君然是京城名牌大學畢業,但是還是太過於年輕了,沒什麼工作經驗,貿然讓他主持一個地區的工作,有些不太合適,所以最好還是好好的在基層打磨打磨。

這話的言下之意,就是讓伏醉在徐君然要提拔的時候,出面卡一下。

基層幹部跟中央部委不一樣,尤其是鄉鎮幹部,想要被提拔絕對沒有那麼容易的。大家都在等機會,等著熬資歷,熬時間。一般來說,某個公社的一把手被調整,將會對下面的幹部前程產生重大影響。

簡而言之,一旦一把手走了,接下來的領導們各自向上一級,書記走了,副書記接任,組織委員繼任副書記,以此類推,基本上一個鄉鎮的領導都有機會前進一步。

又或者,一個幹部被調走了,原本要接替他的人沒上去,上級空降了一個幹部過來。

就好像徐君然這次到李家鎮任職一樣,按理說應該是公社組織委員馮紅程繼任副書記的職務,可偏偏縣委任命了徐君然。

好在這時縣委書記和縣長都同意了的任命,馮紅程也是個聰明人,知道徐君然在李家鎮公社有足夠的人脈,不是自己能夠挑戰的,早早就通過自己的媳婦洪顏欣向徐君然遞出了善意,否則他們之間,必然要有矛盾產生的。

而黃子齊對伏醉的暗示,卻是讓徐君然在基層紮根,乾脆不要再離開鄉鎮了。

把一個前途遠大的名牌大學生扔進鄉鎮基層自生自滅,伏醉隱隱覺得,這位黃部長,似乎對徐君然抱有很大的敵意!

只不過他也不是笨蛋,徐君然如今正是當紅的時候,縣委領導對這位回鄉報銷桑梓的大學生很是看重,自己要是貿然給他下絆子,搞不好就會觸怒老書記嚴望嵩,到時候,嚴望嵩真要是發火的話,自己這個組織部長可就干不下去了。黃子齊聽說是京城下派過來的幹部,他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卻還要在這武德縣呆下去呢。

所以,伏醉試探了一下徐君然之後,乾脆就沒有再開口。

他也是老油條,即便有敵意也不會這麼明顯的表現出來的。

一路無話,吉普車慢慢的朝著李家鎮公社前進著,徐君然的內心卻久久不能平靜。

黃子齊么?

終於又聽到這個人的消息了。

前世對於這位以省委副書記任上落馬的黃子齊,徐君然並不陌生,因為當初負責查辦黃子齊一案的,就是自己的一位叔叔,最後黃子齊被判了十五年,結果六年多之後就出獄了。這當然得益於他背後的京城黃家。

黃子齊,黃子軒,自然是兄弟倆。

雖然相差十歲,可他們確實是親兄弟。

俗話說,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黃子齊自然不會對徐君然有什麼好感,前世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自己進入官場之後,吃過這位黃副書記好幾次的虧,最後要不是養父的那位老同學調任江南省委一把手,恐怕自己連市委書記都當不上。那時候自己還不明白,是哪裡得罪了人家,敢情是因為養父的關係。

而此時此刻,看來就是黃家開始打壓自己了,怪不得養父上輩子一直都得不到提拔,甚至於有機會被提拔他都會自己放棄,原來是知道有黃子齊這個傢伙在,根本就沒辦法走的更遠更高。

腦海當中迅速閃過幾個念頭,徐君然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想要有所作為,黃子齊是自己必須要跨過去的一座大山。

既然你自己跳出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把這位日後的黃書記今天的黃部長列入自己的目標之中,徐君然暗暗下定決心,一定不給他成為省委副書記的機會。

吉普車的速度慢慢的降了下來,很快就來到了李家鎮公社那棟破舊的辦公樓前,說是辦公樓,實際上就是一棟二層磚房。準確的說,公社大院就是一個大排平房,正中央的磚房是二層的而已。

李家鎮公社最好的建築不是公社,而是鎮里的祖祠。

因為祖祠是李家的根,那裡不僅有老祖宗的牌位,還有學堂,鎮上到了年紀的孩子,都要去裡面上學,接受龍吟月老師的輔導。

「部長,外面,外面好多人!」

司機停下了車,有些驚慌的說道。

伏醉的眉頭一皺:「怎麼回事?」他以為是有人故意攔著自己呢。

在這個年代,農村是看不到機動車的,如果忽然間出現一台吉普車,對於人們來說,實在是太新奇了。

所以伏醉的第一反應,就是覺得有人要攔車告狀。

說起來,這種事情在武德縣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每一次縣委縣政府的領導下鄉視察,總會遇到村民們攔車告狀喊冤,大部分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老百姓就是覺得這樣才能夠顯得正式。

通訊員苦笑了一下,轉身對伏醉說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