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四十四章伏醉

第四十四章伏醉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562

王者伐道,政者伐交,兵者伐謀。當官的講究一種政治智慧,說白了,那是一門博大精深的技術。

徐君然從回到武德縣就開始謀劃,不就是為了能夠有機會,讓自己成為領導武德縣致富的那個人么?

政治資本可是日後升遷的法寶,徐君然只有傻掉了才會放棄這個機會。

「縣長,謝謝您的關心。」徐君然認真的對楊維天說道。

不管怎麼樣,按照楊維天的身份和地位,能說出剛剛的那番話,也算是不錯了。

最後,楊維天對徐君然說:「你這次去李家鎮公社,好好乾,我只囑咐一個事情,那就是要穩中求進。有什麼實在解決不了的困難,可以來縣委找我或者嚴書記。」

徐君然也沒再客氣,感激的對楊維天說著自己一定好好乾的話,畢竟他跟嚴望嵩不一樣,有些表面上的文章還是要做的。

「縣長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負縣委縣政府的重託,不給領導臉上抹黑。」

等到陸睿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楊維天也特意從辦公桌後面走了出來,緊緊的拉住徐君然的手,使勁兒的搖了搖,彷彿古代送心腹大將出征的君王一樣,把千斤重擔交給了他。

離開縣政府大樓,徐君然抬起頭看了看,七月初的天氣很不錯,天高氣爽不說,藍藍的天空下萬里無雲。但願,這是一個好的開頭。

晚上的時候,李東遠把一個四十五六歲的男人交到了家裡,讓徐君然跟他一起吃了一頓便飯。

這男人叫袁建設,是李家鎮公社副社長、派出所所長協助公社社長抓好經濟工作,主抓派出所工作,聯繫安全生產,負責消防、道路交通安全、社會穩定等工作。

說到公社社長,就要解釋一下人民公社的權力機構了,五六十年代開始,在華夏各地農村開始實行人民公社,所謂人民公社,用現在的眼光來看是在高級農業生產社的基礎上聯合起來組成的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的經濟組織。在公社成立初期,也就是五六十年代的時候,對生產資料實行過單一的公社所有制,在分配上實行過工資制和供給制相結合,並取消了自留地,壓縮了社員家庭副業,挫傷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影響了農村生產力的發展。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那是一個錯誤。

而實際上到了後期,其實「人民公社」就是現在的鄉政府機構,其作用就是起到政府督導作用。

當然,到了六十年代,絕大多數人民公社實行了「三級所有,隊為基礎」的制度,恢復和擴大了自留地和家庭副業。但仍存在著管理過分集中、經營方式過於單一和分配上的平均主義等缺點。同時,農村人民公社一直實行「政社合一」的制度。即把基層政權機構和集體經濟組織的領導機構合為一體,統一管理全鄉、全社的各種事務。

人民公社的各級權力機關,是公社社員代表大會、生產大隊社員代表大會和生產隊社員大會。

人民公社的管理機關是各級管理委員會。

人民公社的監察機關是各級監察委員會。規模較小的生產隊,可以只設一個監察員。

公社社員代表大會,就是鄉人民代表大會。公社社員的代表,就是鄉人民代表大會的代表。

公社管理委員會,在行政上,就是鄉人民委員會即鄉人民政府,受縣人民委員會和縣人民委員會派出機關的領導。在管理生產建設、財政、糧食、貿易、民政、文教衛生、治安、民兵和調解民事糾紛等項工作方面,行使鄉人民委員會的職權。

而公社的社長,就是鄉長。

只不過,徐君然知道,鄉長的稱呼,要等到今年年底才會由國家正式通過修改憲法確定取消人民公社。

所以在這之前,基層農村的行政規劃是相當混亂的。

「君然吶,老袁是當初跟我一起進的部隊,一起轉業回的地方,你叫他一聲袁叔吧。」

李東遠指著袁建設對徐君然說。

徐君然連忙恭敬的端起酒杯,認真的對袁建設道:「袁叔叔,您好。」

他很清楚,李東遠這是提前給自己在李家鎮那邊布局,畢竟做了黨委副書記,手下如果沒有可用的人,還是不行的。

不過徐君然並不太擔心這個,李家鎮跟別的地方不一樣,從上到下自己都熟悉的很,李乾坤這個公社社長兼任黨委書記是看著自己長大的,根本不用擔心他會跟自己發生矛盾,唯一要擔心的,是如何說服鄉親們放開膽子搞稻田養魚和外出打工。

只是這話他是不能跟李東遠說的。

袁建設是個很粗豪的人,也不客氣,端起手裡面裝酒的碗跟徐君然碰了一下,豪氣干雲的說道:「徐書記,我敬你一杯。我是個大老粗,沒您那麼多文化,您以後叫我老袁就行,派出所以後堅決服從您的指揮,領導讓我們往東,我們堅決不往西!」

說完,乾淨利落的端起海碗,一飲而盡。

徐君然一陣搖頭苦笑,面對這種慷慨激昂的人,他還真沒有別的辦法。好在李東遠替他解了圍,李東遠笑著說道:「老袁是個急性子,君然你別在意。老袁,我就這麼個有出息的侄子,以後你給我記住了,要是他出了半點岔子,可別怪我跟你翻臉!」

袁建設伸手在臉上摸了一下,咧著嘴了起來:「老班長,您放心,我老袁這條命是您救回來的!他姓程的說話不好使!」

徐君然暗暗點頭,看來李東遠雖然不再做縣公安局局長,但在政法系統內部,還是很有實力的。

第二天上午,徐君然就走馬上任了,果不其然,就好像嚴望嵩說的一樣,送他去上任的,是縣委組織部長伏醉。

「伏部長,麻煩您了。」

坐在老舊的綠色吉普車當中,徐君然恭敬的對伏醉說道。

伏醉微微一笑:「沒關係,小徐你是咱們縣委重點培養的幹部,由我送你上任,是應該的嘛。」

頓了頓,他又說道:「對了,你的組織關係,京城那邊已經轉到市委組織部了,昨天市委通知我了。」

這個事情,是徐君然重生之後做的,他向學校和系領導打了好幾份報告,強烈要求回家鄉工作,正好黃子軒又暗中使壞,學校方面索性就答應了他的請求,把徐君然的檔案轉到了江南省全州市。

山路崎嶇,車裡面加上伏醉從文秘組叫來的通訊員和司機,總共四個人,大家不得不扶著車門,免得被磕到頭。

武德縣委一共四台小車,除了縣長和縣委書記一人一台之外,剩下的兩台,哪一個領導下鄉哪一個領導用。

「對了,小徐,你跟市委組織部黃副部長認識么?」伏醉忽然問道。

黃子齊么?

徐君然的眼中閃過一道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