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四十二章談話

第四十二章談話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24

八十年代,專職副書記這個名詞還不存在,所謂的書記辦公會,其實跟常委會是差不多的。

一個班子十幾個人,結果掛著副書記頭銜的就有七八個,書記辦公會開起來比常委會還要熱鬧,大家為了各自的利益你方唱罷我登場,誰都不肯讓步,就好像武德縣的書記辦公會,每一次都跟菜市場一樣,副書記們吵來吵去,然後把決議拿到常委會上面過一下。

而關於徐君然的任命,就是這麼被通過的。

「君然啊,我再問你一次,你真的願意下基層么?」

看著端坐在自己面前的徐君然,嚴望嵩嘆了一口氣,認真的對他問道。

這個孩子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看著他從少年變成青年,讀大學的時候,也是自己親自送走的。原本以為他大學畢業之後,會魚躍龍門一樣的離開這個窮鄉僻壤,可萬萬沒想到,這孩子卻毅然決然的返回了貧窮的武德。而現在,他又要眼睜睜看著這個年輕人開始一段可以稱之為危險的工作。

嚴望嵩,真的有些後悔了。

跟楊維天那樣的理想主義者不同,嚴望嵩更加的務實,他清楚的知道,一旦李家鎮公社的這個事情被捅到上面,徐君然這個倡導者必然要承擔相當大的壓力,甚至於有可能被冠以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大帽子,到那個時候,哪怕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

可此時此刻,嚴望嵩也沒有別的辦法,老百姓吃飯都成問題,當官的如果不相出辦法來,還配被稱為父母官么?

所以,這條路,他也只能眼看著徐君然卻闖,去嘗試。

而他心裡已經打定主意,萬一上級怪罪下來,大不了他撇開楊維天,獨自把責任承擔起來,就說是自己指示徐君然這麼乾的,起碼也要保住徐君然再說。

徐君然自然是不知道嚴望嵩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他臉上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來:「嚴爺爺,您放心吧,從我上大學的那個時候起,我就已經打算回到武德縣了。回李家鎮工作,是我的心愿。」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嚴望嵩無奈的說道:「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就跟你說點交心的話吧。」

看著徐君然,他卷了一根旱煙,然後才對徐君然介紹起來李家鎮公社如今的情況。

徐君然拿出一個小本子,一點一點的記錄著,他很清楚,雖然自己是李家鎮成長起來的,可如今的李家鎮公社並不是李家人一手遮天,還是有些不和諧的因素在的,否則嚴望嵩也不會這麼慎重的對自己介紹情況了。

最後,嚴望嵩看向徐君然:「下午你去上任,我就不過去了,副職上任,我和楊縣長誰去都不太好,伏部長會送你過去。」

徐君然點點頭:「我明白,嚴書記。」

嚴望嵩頓了一下,想了想說道:「你一會兒去一下楊縣長那邊吧,他有話要對你說。」

徐君然答應著,這才起身告辭離開。

表決心的事情是那種什麼都不懂的人才會做的,與其自己此時說的天花亂墜,倒不如真正的做出成績來。

繞過縣委大院,徐君然來到了縣政府的四層小樓。武德縣的條件不好,縣委和縣政府實際上是在一起辦公的,只不過分成兩棟樓罷了,這兩棟樓還是建國初期留下來的舊樓,年紀比徐君然的歲數還大上許多。

楊維天的辦公室在三樓的最東邊,面積並不大,跟嚴望嵩一樣,他是個節儉的幹部。或者說這個時候的幹部都差不多,不管是不是一個好領導,起碼艱苦樸素的作風還是在的,並不像後世那樣,幾十個人的單位,愣是蓋上千萬上百萬的辦公大樓。

條件不允許是其一,更多的,是因為人的思想當中還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

徐君然清楚的知道,用不了幾年,等到華夏的經濟發展起來,政府手裡面有錢了之後,有些人的心思就開始活動了,也就造成了諸多嚴重的問題。不過那些對於他來說太過遙遠了,現在的徐君然,考慮的是要如何把李家鎮公社的這第一槍打響嘍。

「你好,我找楊縣長。」

在掛著縣長辦公室的牌子前,徐君然對一個正在收拾文件的男子客氣的打著招呼。

「你好,你好,你是徐君然同志?」那男人大概有三十齣頭,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熱情的對徐君然打著招呼。

徐君然一愣,就聽對方自我介紹起來,他是縣政府辦公室的蕭鴻樺,現在給楊維天做通訊員。

跟這位有些熱情的過分的蕭鴻樺同志寒暄著,徐君然卻苦笑不已,這位果然是一直這樣子,上輩子楊維天做市委書記的時候,蕭鴻樺已經是全州市某局的局長了,可每次跟徐君然見面的時候,一樣是這麼自來熟,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對了,現在應該叫你徐書記了,我可是聽說了,縣裡面正式任命你為李家鎮公社的黨委副書記了,對不對?」蕭鴻樺絲毫沒有覺得自己是普通通訊員,而徐君然現在是副科級幹部,兩個人之間應該有尊卑之別,對待徐君然很是熱情卻又不失分寸。

徐君然明白,這就是宰相門前七品官的道理,哪怕他蕭鴻樺只是個普通的科員,但卻偏偏是縣長的通訊員,這就等於是領導身旁的親信,舊時皇帝的近臣。所以哪怕自己是下面公社的黨委副書記,人家也是敢跟自己平輩論交的。

對於蕭鴻樺的這種態度,徐君然並不覺得反感,這是人之常情嘛。

更何況,蕭鴻樺這個人還是不錯的,起碼根據徐君然的了解,這人的品行是可以的,即便日後身居高位,也沒做出什麼不法之事來,要知道他後來可是歷任全州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市財政局局長的,都是跟錢袋子有關係的單位,而蕭鴻樺卻沒有出一點問題,這就表明,這個人還是能管得住自己的。

所以,徐君然也有意要結交他。

「蕭哥你客氣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就說話。在李家鎮,我說話還是有點分量的。」

徐君然笑著大包大攬對蕭鴻樺道。

多個朋友多條路,自己沒必要那麼死板,混官場的人如果太死板,是走不了太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