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四十章面授機宜

第四十章面授機宜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541

跟李逸風說了幾句話,徐君然被李東遠叫進了書房。

李東遠今年已經四十三歲了,如果不是徐君然重活了一回,怎麼也不相信,就是面前這個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未來十五年之內,將會成為江南省政法系統的一把手,畢竟如今,他只不過是一個失了勢的政法委書記罷了。

「六叔,您有話就說吧。」徐君然看著李東遠,平靜的說道。

他知道,如果不是有事情告訴自己,李東遠沒有必要單獨把自己叫到書房裡來。

李東遠慈祥的看著徐君然,目光當中透著一股柔和,當年自己第一次見到徐君然父親的時候,似乎,也跟現在這麼大,一晃二十多年過去了,老友之子也長大成人了。

「君然吶,你跟六叔說,你真想走仕途?」

李東遠語重心長的問了徐君然一句,他需要得到確切的答案才能做出自己的判斷和決定。

徐君然點頭:「六叔,我讀大學的時候就在想,要怎麼能夠改變鄉親們的生活,從小到大,我親眼看著鄉親們為了那一口能吃飽的飯辛辛苦苦的勞動著,我覺得,這並不是因為鄉親們不夠勤勞,只是因為我們沒有找到一個正確的致富方法而已。所以,我覺得,應該把自己學到的東西用在武德縣,用在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上,幫助更多的鄉親們有飯吃,有衣服穿,而做官,是唯一能實現這個理想的辦法。」

李東遠臉色平靜:「你既然這麼想,那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看向徐君然,李東遠認真的說道:「老書記跟通過氣,他和楊縣長溝通了一下,準備讓你去李家鎮公社做副書記,你覺得怎麼樣?」

早就已經知道這個消息的徐君然點點頭:「我沒有意見,服從組織安排。」

李東遠嗯了一聲,給自己點了一根煙,沉默了半晌之後才說道:「縣裡面的情況,你也了解一些,楊縣長和老書記之間……」

他的話沒有說完,但徐君然已經明白李東遠想要告訴自己什麼,無非是楊維天跟嚴望嵩之間的分歧,畢竟這在武德縣委已經不算是秘密了,誰不知道楊縣長和縣委嚴書記之間為了縣裡面的發展道路,早就進行了好幾次交鋒。

楊維天年輕,有文化有想法,再加上上面有人支持,一心想要快速發展武德縣的經濟,大步前進。而嚴望嵩則是經歷了太多次的運動,資格老,在市裡和縣裡人脈都很足,他的想法是以穩定為主,屬於那種保守型的領導。

激進和保守,這兩個思想的鬥爭,在八十年代的各個基層單位一直都存在。

毫無疑問,李東遠是站在嚴望嵩這一邊的。

只不過徐君然知道,雖然李東遠是站在嚴望嵩這邊,可他卻並沒有因此而沉淪,前世他因為八六年破獲一起重大案件被一位政法系統的大佬看重,那位大佬後來升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自然把李東遠給提拔了起來。

只不過這一次,有徐君然在,他連沉淪的機會都不會給李東遠。

「六叔,您覺得,吃飯的問題重要嗎?」徐君然忽然對李東遠問道。

李東遠一愣,隨即不解的看向徐君然:「你這孩子,知道六叔書讀的不多,跟我打什麼啞謎?」

徐君然嘿嘿的笑了起來:「六叔,您想想啊,不管是楊縣長也好,還是老書記也罷,他們的想法其實都一樣,都想要讓咱們武德縣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這一點,我沒說錯吧?」

李東遠點頭:「這個倒是沒錯。」

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徐君然說的有道理,楊維天跟嚴望嵩一樣,都是那種心裏面裝著老百姓的人,可以說,八十年代初期的幹部,除了那些依靠造反和打砸搶鑽營進幹部隊伍當中的敗類,大部分人的心思是用在工作上面的,而不是想著為自己謀取私利。當然,像程宏達和秦國同那樣的敗類,也是存在的。

看到他同意自己的說法,徐君然乾脆直接說道:「六叔,我覺得,只要縣裡面不明確表態,我完全可以在李家鎮搞試點,您說呢?」

李東遠默然不語,他當然明白徐君然的意思,李家鎮完全可以向第一個搞家庭承包責任制的村子一樣,大力發展徐君然所說的那些東西,至於成功與否都跟縣裡面沒有關係。

發展的好,縣裡面可以看上面的反應,然後再決定怎麼做。發展的不好,縣裡也沒什麼損失,了不起承擔一個監督不嚴的責任而已。

只不過,真要是這樣做了的話,徐君然,就成為那個承擔責任最大的人了。

因為這一切,都是由他主導的。

「君然,你這麼做想過後果么?」李東遠看著徐君然,認真的問道,他可比徐君然要經驗豐富,深知在如今這個情況之下,浩劫剛剛過去沒多久,一旦再次出現反覆,徐君然將會承擔多麼大的責任。

徐君然笑了起來,他自然不會像李東遠那樣擔心,他明白李東遠是擔心一旦上面的政策發生變化,經濟建設為中心的主要思想被取消,那自己就要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了。

但是,他總不能告訴李東遠,未來幾十年內,只有經濟建設搞得好,才能陞官吧。

所以,徐君然只能義正詞嚴的搖搖頭:「想要讓鄉親們過上好日子,這是唯一的辦法。」

李東遠默然不語,以他的見識,當然明白徐君然此時的選擇,會是一條註定充滿荊棘和困難的路,但是,他卻沒辦法阻止這個年輕人。

「君然啊,你讓六叔說什麼好呢?」李東遠半晌之後才慨然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