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三十九章李逸風的出路

第三十九章李逸風的出路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801

徐君然並不覺得自己重活一次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這個答案他早就已經知道。為官多年讓他記憶最深刻的事情,就是不管多麼有把握的計劃,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前,都有可能發生變化。

對於他來說,稻田養魚和建築公司的想法,是他在武德縣打開局面的第一步。不僅僅具有經濟效益的作用,還有著樹立威望的作用。畢竟在日後經濟挂帥的時代,一個有思想有文化會發展經濟的幹部,跟一個只知道埋頭苦幹的領導,那可是有著不同待遇的。

今天救下林雨晴,雖然是一時衝動,可徐君然卻有了一個想法。

「雨晴姐,你也知道,我馬上就要去李家鎮上任了。」徐君然看著林雨晴說道。

林雨晴秀眉微蹙,不知道徐君然說起這個事情是什麼意思。

徐君然笑了笑:「姐你要是相信我的話,可以把這個飯店關了,回頭你到李家鎮公社來,我給你安排一個工作。」

頓了頓,他繼續道:「雖然工作地點可能是在鵬飛市,不過我想你應該也會高興的。」

林雨晴默然不語,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相信面前這個年輕人,雖然比自己小了七歲,可他所表現出來的鎮定和氣勢,絕對不比自己見過的那些縣裡大人物差,甚至猶有過之。

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雨晴姐,你放心,你去了鵬飛市,不會有人欺負你,我大學同學在那邊,你只要負責一些聯絡工作就行。」徐君然看到林雨晴稍微有些猶豫,對林雨晴勸了起來。

林雨晴想了想,最後下定決心道:「這樣吧,等你去李家鎮工作之後,我就去找你。」

徐君然一笑:「那好,我等你。」

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徐君然起身告辭離開林雨晴的飯店,望著他的背影,林雨晴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對自己以後的生活,有了那麼一絲從來沒出現過的憧憬。

…………………………

…………………………

「君然,你這是怎麼了?」

看見徐君然手臂上包著一層紗布回到家裡面,李逸風騰地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在他看來,徐君然無緣無故的肯定不會受傷,十有八九是跟程宏發那傢伙動手了。

還沒等他說完,徐君然就搖搖頭道:「虎子哥,沒事,是喝酒的時候劃破了手。」

狐疑的看了一眼徐君然,李逸風沒有再說身邊,因為剛剛聽到他的喊聲,李奶奶和李東遠兩口子已經急忙從房間裡面走出來圍在徐君然身邊,看老太太的那個架勢,著實心疼的不輕。

徐君然微笑著安慰幾個擔心不已的長輩,衝要出門的李逸風使了一個眼色,他可太了解李逸風的脾氣了,別看這傢伙現在不說話,心裏面不定打什麼鬼主意呢。自己莫名其妙的受了傷,搞不好他肯定是要算在程宏發的身上,這麼放任他出去,十有八九他肯定得糾結一伙人去找成宏發打架,給自己報仇雪恨。

李逸風看到徐君然的示意,儘管心裏面有些不解,卻還是停住了腳步,從小到大,雖然比徐君然年歲大一點,可李逸風卻知道,這傢伙的腦袋比自己聰明的不是一點半點,只要他在背後指點,自己每次打架可都沒輸過。

要知道農村打架可不像城裡孩子那樣,大家各自都有自己的一個小團伙,真要是動起手來,無疑是占著道理那一邊更容易讓大人原諒。而只要徐君然在場,每一次打架的時候,他肯定都能從對方那邊找出問題來,讓大人們想要責罵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所以,李逸風儘管心裡恨不得現在就衝出去把程宏發那混蛋揍的滿臉桃花紅,卻也耐著性子留了下來。

「到底咋回事啊?」等到幾個長輩讓徐君然給哄的各自忙著各自的事情,李逸風才把徐君然拉到一邊,低聲問道。他可不相信徐君然說的什麼不小心劃破了手,那得是多蹩腳的理由啊。

徐君然苦笑了一下,把事情的原因跟李逸風解釋了起來。

李逸風的臉色越發的陰沉,握緊拳頭道:「他媽的,回頭我就叫上二狗子他們,非卸秦三兒一條腿不可!」

他這不是氣話,李逸風的性子就是這樣,對朋友對家人看的無比重要,真要是自己的親人受到傷害,他是會發狂的。上輩子的時候,徐君然就親眼看到,李逸風因為養父被人欺負,指著那個跟他一樣同為縣委常委的領導破口大罵,一點面子都不給對方。

輕輕搖頭,徐君然對李逸風低聲道:「虎子哥,你千萬別干傻事!」

看著李逸風欲言又止的樣子,徐君然心中泛起一絲暖流,這是自己真正的親人,不管什麼時候,都會站在自己身邊的親人。

「虎子哥,你放心好了。秦三兒囂張不了幾天了,我保證,一年之內,他肯定要被收拾。」徐君然平靜的對李逸風說道:「不僅是他,咱們縣裡面的這些流氓地痞,一個都跑不掉。那個時候,就是六叔重新當上公安局長的日子。所以,你給我記住,回頭約束好咱們鎮里的那些小年輕,我可是聽說了,這幾年你領著二狗子他們沒少跟人打架。」

他這是真心話,前世嚴打的時候,李家鎮也有不少人掉了腦袋,蹲了大獄,二狗子就是其中之一,好像是因為在大街上調戲婦女說了幾句俏皮話,結果就被扔進去關了十幾年,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廢了。

「君然,你咋了,怎麼還說的這麼嚇人呢?」李逸風明顯被徐君然的話給嚇住了。

徐君然苦笑了一下:「你不知道,我從京城畢業的時候,京城就已經開始搞運動了,主要就是針對違法犯罪的,只要犯了一點錯誤,就嚴肅處理,根本不給申訴的機會。我一個宿舍的哥們,家裡是京城公安局的,他親口說的,有人在大街上拉住小姑娘聊天,結果就被判了流氓罪!明珠那邊據說連當官的家屬也照抓不誤!」

他現在沒有別的理由可以說服李逸風,就只能用京城這個大帽子來嚇唬他,畢竟在這個時候,京城在華夏人的心中,地位還是很高尚的,遠沒有到後世那種因為異地高考事件而被人人喊打的地步。

果不其然,聽徐君然這麼一說,李逸風還真有些害怕了。

「那我聽你的,先饒了秦三那混蛋。」李逸風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點點頭:「改天我跟六叔說說,虎子哥你去考警校吧,當警察!」

「啊?」

李逸風頓時就愣住了,指著自己的鼻子詫異的問道:「我?考警察?」

他似乎被這個消息給震驚了,隨即滿臉的苦色說:「君然,你不是跟哥講笑話吧?讓我當警察,實在太沒溜了吧。」

徐君然輕輕搖頭:「虎子哥,按照你現在的生活軌跡,你只有兩個選擇,當混混,或者當警察。我的意見,你跟六叔一樣做警察吧,這樣算是子承父業。」

說著,徐君然露出一個笑容道:「而且,那樣你就可以每天揍那些做壞事的混蛋了。」

李逸風愕然,半晌才緩過神來:「你……」

徐君然輕笑:「虎子哥,我以後肯定是要走仕途的,嚴爺爺和六叔早晚都要退下來,到時候,你要幫我啊。」

李逸風想都沒想,立刻點頭道:「你放心,誰敢算計你,虎子哥第一個不饒他!」

兩個二十齣頭的青年,在這一刻,共同定下了一生的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