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三十八章傾心

第三十八章傾心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22

一直到徐君然和苑筱玥離開飯店,林雨晴愣是沒敢再出來見人。

走進裡屋跟表姐道了別,苑筱玥一邊跟徐君然離開,一邊無奈的埋怨道:「徐哥,你幹嘛非得逗表姐啊,真是的。」

徐君然笑了笑,揚起自己包著的手道:「小丫頭,哥哥可是病號,你這麼說我,我會傷心的。」

苑筱玥送了一個白眼給徐君然,不再多說什麼,她也知道,今天這個事情要不是有徐君然在,林雨晴不定出什麼大事兒呢,以表姐那剛烈的性子,要是真被人怎麼著了,弄不好就得來個魚死網破。

一想到這一點,苑筱玥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而對於阻止這一切還受了傷的徐君然,走在他身邊的苑筱玥雙眸眼波流轉,忍不住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來。

哪個少女不懷春?

尤其是面對一個兩次三番在自己面前展示出英雄氣的男子。

這個年代,才子和英雄,是最容易讓人心動的存在。

把苑筱玥送回了啤酒廠家屬宿舍,徐君然這才轉身又朝著飯店走去。

事情總得徹底解決才行,否則時間長了,還是容易出事。

「你怎麼又回來了?」

看到徐君然又轉了回來,正在收拾東西的林雨晴詫異的問,臉色不免有些發紅。

徐君然也微微有些尷尬,畢竟兩個人之間發生了那麼親密的接觸,雖然是事急從權,可還是讓人有點兒不好意思。

「雨晴姐,我有話跟你說。」

徐君然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對林雨晴說道。

林雨晴想了想,點頭道:「你好,我收拾一下,你先坐。」

徐君然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看著林雨晴收拾完飯店裡面的桌椅,把大門關上,看樣子是今天不打算做生意了。

不一會兒,林雨晴就收拾好了一切,在徐君然的對面坐了下來,她換了一身大紅襖,看上去很是艷麗。

「君然,今天的事情,姐謝謝你。」不等徐君然說話,林雨晴就率先開口道。

徐君然知道,她是說自己今天為她解圍的事情。

臉色稍微的嚴肅了一些,徐君然對林雨晴道:「雨晴姐,你覺得,今天的事情算是完了嗎?」

林雨晴一愣,隨即苦笑了起來:「我明白你的意思,用不了幾天,秦三還得來。」

她跟苑筱玥不一樣,苑筱玥在父母的庇護下成長,屬於那種溫室裡面的花朵,可以說不諳世事,而林雨晴卻是自小就在街面上打滾,再加上現在又是自力更生,對於人性的了解要遠遠的高於苑筱玥,當然明白陸睿的擔心。

「這飯店,我不打算開下去了。」林雨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飯店,笑著說道:「回頭收拾收拾,去外地看看有沒有工作。」

徐君然一愣,倒是沒想到林雨晴還有這個勇氣,在這個年代有勇氣去外面闖一闖的女人,著實不多見,可以說是屬於旁人眼中的異類。

想了想,徐君然對林雨晴說:「雨晴姐,你知道鵬飛市嗎?」

林雨晴一怔,隨即點點頭:「知道,是你吃飯的時候跟馮家妹子說的那個什麼特別區么?」

「是經濟特區。」徐居然笑著糾正了林雨晴的錯誤,認真的看著她說:「你覺得,自己如果出去打工的話,能做什麼?」

秀眉微蹙,似乎在考慮著徐君然的話,半晌之後林雨晴才無奈的低下了頭,很是感慨的說:「是啊,我能做什麼呢?文化不高,又沒有什麼手藝,似乎除了能做點家常菜,也沒有拿得出手的東西,到了外面,還真不知道該幹啥。」

抬起頭,她看向徐君然:「你今天來找我,恐怕不是為了問我這個事情的吧?」

畢竟從小的經歷太多,林雨晴雖然沒什麼文化,可卻並不傻。

陸睿微微一笑:「雨晴姐,如果我說,可以讓你進政府部門工作,或者成為一個公司的老闆,你會選哪個?」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徐君然的身上陡然冒出一股讓林雨晴有些發愣的氣勢,這種氣勢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甚至於剛剛面對秦壽生的時候,徐君然都沒有表現出這樣的氣勢來,這是一種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自信。

此時此刻,徐君然的眼神給人的是一種難以抗拒的氣魄。

「你這是?」林雨晴很不解的看著徐君然,她不明白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有什麼自信說出這樣的話來。

嘴角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徐君然的手指放在桌子上,一下一下的敲打著,力度不輕不重,恰到好處的發出聲音。

「雨晴姐,你不要管我哪裡來的信心,你只要告訴我你的選擇就好。」

徐君然依舊是慢慢的回答道。

他並不著急,因為他知道,林雨晴肯定會選擇那個自己猜到的答案。

果然,林雨晴在思考了一會兒之後,表情忽然變得很平靜:「我聽你的。」

「噢?」

徐君然倒是微微一愣,想不到林雨晴竟然沒有按照自己猜測的那樣選擇,而是把球重新扔給了自己。

對徐君然來說,林雨晴怎麼選擇並不重要,他希望看到的是,林雨晴這個人有沒有可塑性,因為徐君然心裏面的那個龐大計劃,需要一個人在鵬飛市執行,而這個人,必須要完全能夠聽命於自己,或者說,要有不屬於這個時代的那種敏銳心理。

「你就這麼相信我嗎?」徐君然對林雨晴問道。

林雨晴露出一個無所謂的笑臉:「我現在還有得選么?鄉里鄉親的都覺得我是白虎命,克夫克親。再加上今天這個事情,搞不好沒幾天縣裡就得流傳我這個狐狸精勾引你這位大學高材生的事情,你說,我還有別的選擇么?」

徐君然默然不語,林雨晴的話並沒有錯,如今這個時代,是那種保守思想跟開放思想對沖最為激烈的時候,任何一個人,只要出現了這樣的流言,那基本上就等於在縣城無法立足了。

有時候,吐沫也是能淹死人的!

這一點,不管是如今也好,還是幾十年後的時代也罷,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