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三十四章找上門的麻煩

第三十四章找上門的麻煩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298

「果然不愧是京華大學的學生,這理論知識,一套一套的,比我們部長還厲害!」

馮媛對徐君然豎起一個大拇指說道。

剛剛徐君然說的那些東西,讓她很是感慨,身為一個組織部門的中層幹部,她可是清楚的很,現在的華夏,理論功課做得好,這前途什麼的,可就不在話下了。

「我說小徐,你們京華大學出來的,是不是都跟你這麼厲害啊?這一套一套的,哥哥我都暈了。」塗文勇笑著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一笑:「塗哥說笑了,我就是沒事兒在學校的時候選修過這方面的課程罷了。」

一旁的林雨晴和苑筱玥則是一臉佩服的看著徐君然。

馮媛不動聲色的夾了一口菜,然後才對陸睿道:「小徐,那你的意思是說,鵬飛那塊地方,以後大有前途?」

徐君然笑了笑,知道馮媛是在試探自己。不過他也沒有什麼可瞞著的,點點頭道:「這個是自然,國家下這麼大力氣發展特區,肯定是要出成績的,我相信偉人的眼光。」

馮媛不說話了,只是默默的笑著。

徐君然也不再多說什麼,而是跟塗文勇開始聊起天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馮媛跟塗文勇起身告辭,苑筱玥幫著林雨晴收拾東西,徐君然一個人坐在靠窗戶的桌子上,默默的望著窗外。

回到武德縣已經是第三天了,這期間發生的事情,讓徐君然有些措手不及,又滿是無奈。

原本想先在縣委立住腳,然後再考慮其他的事情,不過現在來看,似乎嚴望嵩和楊維天已經達成了協議,是鐵了心的想要把自己扶上馬。或者說,他們同意了自己提出的那個發展計劃,但是卻又擔心上面的政策會不會出現以前的那種反覆,所以乾脆把自己放到李家鎮公社去,反正自己在李家鎮的群眾基礎很不錯,一旦有問題,縣委也能夠有較大的轉圜餘地。

其實徐君然最開始,也是這麼打算的。

相對於如今的大環境,貿然發展稻田養魚和建築隊的事情,確實有些太過於冒險了,即便是嚴望嵩也未必承擔的起這麼大的政治風險,那可是稍微一不小心就會丟官掉腦袋的事情啊。

只不過,得罪秦壽生和程宏發的事情,卻是出乎徐君然意料之外的,雖然對於這兩個衙內他並不放在眼裡,可畢竟他們身後的人可是自己以後要面對的對手,而且,那兩個人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雨晴姐,你這個飯店的收益怎麼樣?」徐君然看到林雨晴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對她問道。

林雨晴苦笑了一下,搖搖頭:「能有什麼收益啊,就是糊口而已。這啤酒廠的效益也不好,平時來吃飯的人也沒幾個。」

徐居然點頭:「對了,我看你剛才做的那幾個菜都不錯,是哪兒買的?」

「你真會說笑,這哪是什麼好東西啊,都是鄉下自己家親戚種的,我拿來賣。鄉里鄉親的,不用提前給錢,啥時候我賣出去了就給他們錢,生意不好,也只能這麼維持著。」

苑筱玥看著徐君然跟林雨晴一問一答的說著話,眨了一下眼睛道:「徐哥,你那麼有辦法,幫雨晴姐姐想個辦法唄。」

這妮子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從徐君然救了她一次之後,對徐君然的印象大好,彷彿在徐君然手上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一樣。

林雨晴沒有說話,目光卻看向徐君然,她也很好奇,這位口若懸河馬上就要平步青雲的高材生,有什麼辦法能解決自己如今的困境。對於她來說,如今的生活實在是沒有了什麼指望,這不死不活的小飯店雖然開著,可她也知道,這是苑筱玥的父親看在親戚的面子上幫著自己,可按照現在的趨勢發展下去,用不了兩年,這飯店也沒有開下去的必要了。

到時候,難道自己真的要隨便找個人嫁了?

林雨晴不甘心,她雖然出身不好,小時候就因為家裡窮跟人定了娃娃親,可卻也讀了幾年書,那是在他們家所在村子裡面知青辦的讀書班,在為數不多能夠學習的時間裡,林雨晴知道,人應該把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雨晴姐,你不會也以為我有什麼辦法吧?」徐君然看到林雨晴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自己,忍不住搖搖頭道。

他倒不是不想幫忙,只是需要仔細的考慮好,畢竟林雨晴的這個事情,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安排他。

手裡面沒權啊!

徐君然無奈得的想到,這個事兒要是放在上輩子,不過是一個電話就能夠解決的問題,可現在卻成了自己束手無策的難題。

「小徐,你別著急,姐不麻煩你。你才畢業,日子長著呢。」

林雨晴善解人意的對徐君然說道。

徐君然一陣無奈,心說您這是勸我么?您這分明就是在為難我!在給我壓力!

想到這裡,他看了一眼滿臉無辜一副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的林雨晴,無奈的笑了起來。

女人,果然都是禍水。

「雨晴姐,我呢,是這麼想的,過幾天我…………」徐君然張嘴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門口傳來一陣喧嘩聲。

「物價局檢查!」

一聲中氣十足的喊聲過後,幾個男人闖了進來。

為首的那個人,穿著一身制服,戴著大蓋帽,滿臉的得意洋洋,彷彿天底下老子最大一般。

徐君然的眉頭皺了皺,這都是什麼人啊,就算是來檢查物價的,也太囂張了些。

不過看到林雨晴一副理所應當和苑筱玥見怪不怪的表情,徐君然這才恍然大悟起來,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時代人們對於政府機構的畏懼。確切的說,是幾千年下來,官本位的思想已經滲入人的骨髓了,特別是在這個時代,當官的只要是一個政府部門的小幹部,就敢對著商人和普通老百姓大罵,這種優越感是刻入骨子裡面的。

「林雨晴,林雨晴呢?怎麼不出來接客啊?」

緊接著,一個有些刺耳的聲音,讓徐君然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