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三十一章林雨晴

第三十一章林雨晴 (1/2)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65

很多年以後,徐君然依舊記得自己見到她的時候,那個女人的樣子。

這是個很有特點的女人,她高高的個子,瓜子臉,柳葉彎眉,用一句比較成年人的形容詞來說,豐乳纖腰、花容月貌這八個字放在她的身上是一點都沒有錯的。

徐君然兩世為人也見識了不少美艷之輩,她的姿色絕對能夠排在前三之列。

「姐,你咋出來了呢?」苑筱玥越過徐君然,迎上那女人說道。

徐君然一愣:「苑筱玥的姐姐?」

就聽見苑筱玥對那女人說道:「姐,這是我們單位的徐哥,人家可是京華大學畢業的。」

說完,她轉身對徐君然介紹了起來:「徐哥,這是我表姐林雨晴。」

徐君然點點頭,看了看林雨晴:「表姐,您好。」

林雨晴明顯已經二十七八歲了,自己乾脆就順著苑筱玥叫好了。

林雨晴卻跟苑筱玥有些內向的脾氣不一樣,大大方方的對徐君然一笑:「小徐是吧?以後常來,姐給你打折。」

徐君然微笑著點頭,這才仔細的打量起面前的女人來,二十多歲的年紀,梳著已經已婚婦女才會用的髮髻,把頭髮歸攏在一起,腦後盤繞成一個髻形,顯得很是成熟。以自己挑剔之極的眼光來看,林雨晴也絕對是自己此生見過的女人當中,最為美麗的一個。她的美麗不是那種青春可人的稚嫩,也不是那種故作姿態的風騷,而是她站在那裡,就能夠讓每個男人把眼睛盯在她身上。

尤物!

此時徐君然的心裏面忽然冒出這兩個字來,似乎除了這兩個字,就再也沒有語言能夠形容面前的這個女人了,她給人的那種感覺,就是一個彷彿能讓男人心裏面的征服欲、望被挖掘到極點的尤物!

而且,林雨晴的身材很好,高高的個子足有一米七,因為是夏天的緣故,她只穿了一件白色襯衣,上面帶著紅色的小圓點,配上領結顯得很有氣質。這個時候的社會風氣決定了女人穿衣服不能露出皮膚,所以徐君然只能通過她的臉來判斷,這個女人肯定有著極為白皙的皮膚。但即便是這樣,她依舊是有那種讓人驚心動魄的美。

好在徐君然也是久經風浪的人了,略微失神之後,笑著對林雨晴道:「那好,我就打擾林姐了。」

林雨晴笑道:「快進屋吧,別在外面站著了。」

徐君然和苑筱玥點點頭,這才跟著林雨晴走進了她的小飯店。

飯店並不大,對於前世看慣了大酒店大賓館的徐君然來說,這裡甚至連以後那種賣麻辣燙炸串的小吃店都比不上,充其量也就是一個路邊攤的程度,不過在如今的這個時候來說,徐君然知道,林雨晴開這個飯店可是要冒很大風險的。

八十年代初期,華夏的經濟正處於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時候,飯店這種明顯是個人所有的產物,一直都是備受詬病的,有的人認為這是在走資本主義道路,而有的人則覺得這是自謀生路的代表,而在武德縣這樣的小地方,很明顯,保守勢力更加強大一些。徐君然甚至清楚的知道,如果沒有自己重生的話,用不了一年的時間,如今在武德縣存在的一些私人小飯店,小商鋪,都會被縣委所取締,而理由,則是他們違犯了國家關於工商業發展的法規。

實際上,這不過是一陣連運動都算不上的調查罷了。

真正促使這些私營小店被查處的原因,是因為縣裡面有人盯上了嚴望嵩書記的位置,希望能夠用這個事情徹底把嚴望嵩扳倒。

而林雨晴他們,不過是池魚之殃而已。

「小徐你先坐,我炒幾個菜去。」林雨晴笑著走向後廚,留下苑筱玥跟徐君然兩個人在小店當中。

「徐哥,謝謝您了。昨天的事情我還沒來得及道謝,今天又給您添麻煩了。」苑筱玥一臉愧疚的給徐君然倒了一杯水,然後才不好意思的對他說道。

徐君然搖搖頭:「沒關係,我無所謂的,你也被別在心上。」

塗文勇兩口子得等一會兒才能來,徐君然也不介意跟苑筱玥多說幾句話。

苑筱玥聞言表情變了變,還是低聲說道:「您要是去李家鎮做了公社的副書記,是不是就不會在縣裡住了?」

徐君然一怔,點點頭笑了起來:「這個是自然的,到基層工作,我肯定不會住縣委的。」

頓了頓,他又對苑筱玥問道:「小苑同志,你在縣委辦幾年了?」

苑筱玥答道:「算今年的話,有一年半吧,我是去年春天從宣傳部調到咱們辦公室這裡來的。」

徐君然這才想起來,自己上大學的四年裡面,是一次武德縣都沒有回來過的,畢竟來回一次往返的路費實在是太貴了,簡直就是搶錢一樣嘛。對於他這樣連吃飯都只能一天只吃兩個饅頭的窮學生來說,在漫漫長夜當中可以陪伴自己的,只有書和知識。因為這些書和知識是不會背叛自己的存在,也是讓徐君然覺得自己日後能夠出人頭地的倚仗。

所以他頂著京華大學中文系第一才子的美譽,不陪沒朋友,不去吟詩作畫,更多的而是把自己的關在圖書館裡面努力的學習著圖書館的東西,甚至於連女朋友被人搶去了,也是臨到畢業才後知後覺的。

對於武德縣如今的真實情況,徐君然他是一點都不知道的,因為除了上輩子那模糊的記憶之外,徐君然對於武德縣的了解,更多的是需要查資料和親自聽別人說出來,所以聽苑筱玥介紹說自己也才來到武德縣委一年半,徐君然露出一臉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