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三十章緣分(元宵快樂)

第三十章緣分(元宵快樂)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11

一直到徐君然拉著苑筱玥的手離開,程宏發都沒有回過神來。他的臉色慘白,彷彿聽到什麼恐怖至極的東西一樣,就那麼愣住了。

徐君然在威脅他!

沒有錯,剛剛徐君然的那一番話,從哪一個角度來說,都是明明白白的在威脅程宏發,可程宏發卻不敢做任何的動作。

就像徐君然說的一樣,如果他僅僅是一個普通的縣委工作人員,憑程宏達縣公安局局長的名義,壓下這個事情完全有可能。可徐君然偏偏卻是京華大學的高材生,是武德縣委縣政府如今學歷最高的人,是即將走馬上任的李家鎮人民公社黨委副書記。那麼這個時候,如果程宏發想要對徐君然做什麼的話,就等於是在武德縣委縣政府的臉上扇耳光!

官場裡面都講究一個面子,不管是楊維天還是嚴望嵩,既然他們決定讓徐君然做這個黨委副書記,就表明了對徐君然的重視態度。如果自己在這個時候招惹徐君然,就等於是不給兩位領導的面子。

不給領導面子的人,領導一樣不會給他面子!

程宏發雖然是個紈絝,可卻不傻,真要是傻子的話,他也不可能寧可丟面子被嚴朵朵收拾,也不去招惹這個縣委書記的掌上明珠。他很清楚一件事,自己的哥哥並不能夠在武德縣一手遮天,有些人還是自己不能招惹的。

所以,這個事情,他只能忍下來。

「二哥,這事兒,就這麼算了?」一個跟班湊到程宏發的跟前,低聲說道。

程宏發冷笑了一聲:「算了?你見過二哥吃虧之後不找回來么?」

那人一愣,心道嚴朵朵都揍你多少次了,也沒看你找回場子來。

當然,這話他也就是在心裡說說,嘴裡面卻依舊恭敬的奉承道:「那是,二哥您可是咱們縣城裡面有一號的大哥,哪能把這混蛋放在眼裡呢,不過,咱們就這麼讓他走了,是不是太讓這小子得意了!」

程宏發嘿嘿一笑:「著什麼急?這小子以後還得在武德縣呢,早晚找機會收拾他。我們走!」

…………………………

…………………………

徐君然並不知道自己此時已經被程宏發給惦記上了,他此時想的卻是,自己才回來沒幾天,竟然接二連三的跟武德縣的幾個衙內結下了仇怨,不管是秦壽生也好,還是剛剛的那個程二少也罷,對於徐君然來說,都是一樣的敵人。

對於敵人,徐君然從來都不會小看對方。

前世做官幾十年,徐君然總結出來的經驗之一,就是對待自己的敵人,一定要徹底的把對方處理掉。

要麼是敵人,要麼是盟友,沒有中間的灰色地帶。

這就是官場的殘酷性,你得罪了一個人,如果不把對方徹底的整的再也沒有翻身的餘地,等到人家有機會報復你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在關鍵的時候在你背後插上一刀,很有可能,這一刀就要了你的命!

所以,徐君然不打算給秦壽生和程宏發這個捅自己一刀的機會。

暗暗下定了決心,徐君然決定把某些即將發生的事情,在武德縣提前。

「那個,徐哥,你能鬆開了嗎?」

正在他想著事情的時候,一個低低的聲音在徐君然耳邊響起。

徐君然一愣,感覺自己的右手微微晃動,低頭一看頓時呆住了,只見自己的右手正握著苑筱玥的左手,而苑筱玥則是俏臉通紅,彷彿都能要滴出水來了。

「啊!」徐君然嗖的一下子收回了自己的手,臉色也紅了起來。

兩個人的手就好像觸電了一樣快速的分開,氣氛一下子變得尷尬起來。

剛剛離開的時候,徐君然不由自主的牽起了苑筱玥的手,而苑筱玥也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的竟然沒有避開他,就那麼讓徐君然牽著自己一路走出了程宏發等人的視線當中。

這不到一百米的距離,卻讓苑筱玥的心跳加速了幾十次,她長這麼大,第二次被父親以外的男人這麼親密的接觸,而第一次,則是在昨天的衝突當中。這兩次,都是同一個人抓住自己的手,而這個人,就是徐君然。

緣分這個東西,是非常奇妙的,哪怕歷經輪迴變遷,有些事情也是沒辦法改變的。

「這個,我不是故意的。」沉默了半晌之後,徐君然才憋出這麼一句來。

對於苑筱玥,他的感情是很複雜的。

苑筱玥也是羞紅了臉,畢竟八十年代的女孩子,還遠沒有達到後世那種開放程度,她也只是默默的搖頭,低聲道:「我來帶路。」

徐君然無奈的點點頭,跟在了她的身後。

這事兒鬧的,實在是太尷尬了。

武德縣的縣城不大,與其說是縣城,倒不如說更像是一個大一點的鎮子,苑筱玥也有不少認識的人,這一路上不斷有人跟她打著招呼,然後用詫異的眼神打量著徐君然,讓徐君然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動物園當中。只不過,此時他不是欣賞動物的遊客,而是那隻被欣賞的猴子。

武德縣啤酒廠位於縣城西北角的地方,面積不大,說是啤酒廠,實際上就是一個大一點的啤酒作坊,跟徐君然記憶當中自己參觀過的那些工廠相比,這裡的條件幾乎可以稱為破敗。

「那個,到了。」苑筱玥在一處民居前停下腳步,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聲音對徐君然說道。

自從兩個人剛剛牽過手之後,她就乾脆不敢看徐君然,一直是低頭走路,徐君然都怕她撞上人。

眉頭皺了皺,徐君然看著面前的房子,滿臉的不敢相信:「這也叫飯店?」

映入徐君然眼帘的,是兩間磚瓦房,只有兩扇窗戶,外面牆壁有些裂縫,讓人懷疑這裡冬天會不會漏風。

不僅如此,原本苑筱玥說生意不錯,徐君然以為起碼得客似雲來,最不濟也得人聲鼎沸,但讓他失望的是,順著窗戶朝裡面看去,貌似這家小飯店,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喲!筱玥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徐君然耳邊響起,讓他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