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二十九章來自徐君然的威脅(求收藏!)

第二十九章來自徐君然的威脅(求收藏!)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500

「朵朵,你說什麼?」

李逸風轉過頭,不敢相信的看著嚴朵朵,詫異的問道。

嚴朵朵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笑嘻嘻的道:「笨蛋大老虎,你看君然哥哥多厲害,爺爺說他馬上就要管好幾千人的吃飯了。」

聽到她這句話,李逸風呆住了,半晌才轉身一把拍在同樣有些發獃的徐君然身上,高興的大叫道:「好小子!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有出息的!剛畢業就當公社副書記,嘿嘿,以後哥出門也有面子了!」

合著他想了半天就想到這個了。

苑筱玥站在徐君然的身後,卻是眼神當中閃過一抹流光。

女孩子二十齣頭的年紀,正是對於異性充滿好奇的時候。像徐君然這樣學歷高又有文化的人,本來對於苑筱玥來說,就是很難忘記的存在,再加上昨天徐君然在那麼多人面前,主動保護自己,讓她一下子就有了一種溫暖的感覺。

「果然不愧是京華大學的高材生,上班第二天就提副科了。」苑筱玥心裏面暗暗的想道。

身在機關當中的苑筱玥,當然知道從普通幹部苦到副科級幹部需要擴過多大的鴻溝,不說被人,就說塗文勇吧。從縣裡面恢復工作之後的七六年開始,塗文勇就是科員,到現在已經六年多了,可他愣是在原地踏步了這麼多年,連一點動動的機會都沒有。歸根結底,是因為塗文勇沒有一個好伯樂。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機關裡面有才華的人很多,但如果沒有一個肯提拔你的領導,哪怕再有才華,也得蹉跎下去。

像徐君然這樣,上班第二天就被提拔的,著實讓苑筱玥驚訝的不得了。

李逸風卻不管那些,他半蹲下身子,對嚴朵朵問道:「朵朵,你跟哥哥說,你爺爺說沒說君然哥哥要去什麼地方當書記啊?」

嚴朵朵卻沒理他,而是蹦蹦跳跳的來到苑筱玥的面前,天真的揚起脖子:「姐姐,你是我君然哥哥的女朋友嗎?」

苑筱玥大囧,一張俏麗容顏頓時漲的通紅,期期艾艾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徐君然一聽嚴朵朵的問題就知道要糟,這丫頭出了名的古靈精怪,要是再問下去,不一定整出什麼來呢。

咳嗽了一聲,徐君然擠出一個笑容,對嚴朵朵說道:「朵朵啊,你告訴哥哥,爺爺到底怎麼說的啊?」

聽到徐君然的問題,嚴朵朵笑嘻嘻的說:「哥哥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徐君然一陣無語,好在自己都二十來歲了,而嚴朵朵只有十歲,周歲才九歲,倒是沒什麼心理負擔,無奈的低頭在小丫頭的臉蛋上親了一口,他這才問道:「怎麼樣,現在可以說了嗎?」

「哎呀,君然哥哥親人家了!」小丫頭沒有馬上回答徐君然,反而是捂著小臉害羞了起來,看的徐君然跟李逸風等人嘴角一陣抽搐。

玩了好一會兒,嚴朵朵才說出了答案:「我聽爺爺說,應該是李家鎮公社。」

徐君然心裡長出了一口氣,果然跟自己猜測的一樣。

從剛才嚴朵朵說出自己要到下面去做書記開始,徐君然的腦海當中就開始了計算和猜測,他在琢磨,嚴望嵩跟楊維天兩個人,究竟是怎麼商量的,竟然把自己給安排到李家鎮去了,難道說他們又有什麼主意了?

搖搖頭,徐君然忽然覺得有些無力感湧上心頭,自己的地位還是太低了,很多事情只能夠因勢利導,卻沒辦法掌控全局。

這樣的感覺,對於一個習慣於發號施令的人來說,倒是有些難以適應。

「咦,你不是程壞蛋么?」

就在這個時候,朵朵忽然看見了正在往人群裡面藏的程宏發,指著他大叫了起來。

徐君然一怔,這才發現剛剛還牛氣衝天的程二爺現在卻跟斗敗的公雞似的,一臉垂頭喪氣的站在那裡。

接下來,徐君然更是詫異的看著,嚴朵朵走到程宏發的面前,一腳踢在那傢伙的腿上,嘴裡面喝道:「大壞蛋!讓你欺負君然哥哥,讓你欺負君然哥哥,回家我就告訴爺爺去!」

程宏發臉都青了,連聲道:「我錯了,我錯了,小姑奶奶,您行行好,可別告訴老書記。」

徐君然看著面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一臉的莫名其妙。

側頭看向一臉老神在在的李逸風,徐君然低聲問:「怎麼回事?程宏發怎麼這麼怕朵朵?」

李逸風嘿嘿的笑了起來:「以前程宏達剛到咱們縣上任的時候,這個傢伙仗著他哥的名頭,在外面欺負小姑娘,公安局的人根本就沒人敢管他的事,結果被朵朵上街給遇見了,回家就告訴了老爺子。嚴爺爺的那個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老爺子拎著獵槍追殺程宏發兩條街,嚇得他都尿褲子了。要不是程宏達親自出面哀求,估計這小子現在已經在蹲大牢了。從那之後,他見了朵朵,就跟老鼠遇見貓似的。」

徐君然點點頭,心裏面卻很是沉重,社會治安敗壞到如此地步,難怪明年中央要下大力氣整頓。

這邊的嚴朵朵已經教訓完了程宏發,笑嘻嘻的走過來對徐君然道:「君然哥哥,那壞蛋說了,以後再也不敢來招惹你了。」

看著她揚起小臉,一副快來表揚我的駕駛,徐君然忍不住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捏了一下肉嘟嘟的小臉道:「朵朵真厲害,快回家去吧,天色不早了。」

李逸風沖徐君然點點頭,拉著朵朵離開了這裡。

轉過頭,看向正在那裡揉腿的程宏發,徐君然淡淡的說道:「我不管你哥哥是公安局長,還是你在這武德縣多霸道,苑筱玥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招惹她。」

程宏發一愣,隨即臉色變得有些猙獰,老子怕嚴朵朵那丫頭,可不代表怕你姓徐的。

還沒等他說話,徐君然忽然緊走幾步,貼著程宏發的耳朵,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繼續說道:「你大可以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不過我現在是李家鎮公社的黨委副書記,從小在李家鎮長大,只要我一句話,李家鎮的很多人都願意跟你玩玩什麼叫做刀槍-炮,知道什麼叫炮手么?就是把槍管去掉一半,槍托去掉一半,長槍就變成短炮了。眼看入冬了,走路的時候小心一點,冬天冷,人人都穿大衣,說不准誰的槍就掛在大衣裡面,一上來就開槍,要你命難,廢掉你的腿還是很簡單的!」

說完,徐君然直起身,拍了拍臉色鐵青的程宏發肩膀:「而且,你別忘了,你打一個縣委普通工作人員和副科級的公社副書記,那罪名可不一樣,前面那個算鬥毆,後面的,那就是正面挑釁國家機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