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二十八章我哥是局長!

第二十八章我哥是局長!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397

「呦!這不是咱們縣委的一枝花么?怎麼著?學會勾漢子了啊!」

一群男人中間,傳來如此猥瑣的話,讓徐君然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攔在徐君然跟苑筱玥身前的,是幾個二十多歲的男子,為首的那個留著一腦袋長發,戴著蛤蟆鏡,穿著喇叭褲。喇叭褲這個東西是八十年代初比較流行的,所謂喇叭褲,因褲子形狀似喇叭而得名。褲腿上窄下寬,從膝蓋以下逐漸張開,褲口的尺寸明顯大於膝蓋的尺寸,形成喇叭狀;褲長一般蓋住鞋跟,走起路來,兼有掃地的功能。

這種打扮徐君然前世自然是沒見過,他出生的時候已經是八十年代中期了,養父收養自己的時候,這樣的打扮早就沒了,所以他看著面前這幾個人的裝扮,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

「你們,是什麼人?」徐君然把臉色不太好看的苑筱玥擋在身後,沉聲問道。

那一幫青年頓時笑了起來:「有意思,這縣城還有不認識哥幾個的?」

「是啊,第一次聽說,還有不認識我們程哥的!」

「小子,你新來的吧?」

幾個人的大聲嚷嚷,讓徐君然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怪不得明年國家要展開嚴打,如今的社會風氣,實在是太有問題了,這光天化日之下,一群小地痞無賴,竟然敢調戲女人,這要是放在後世,借他們兩個膽子也不敢。

「徐哥,那個傢伙,是縣局程局長的弟弟程宏發。」苑筱玥站在徐君然的身後,出聲提醒道。

徐君然的眉頭皺了皺,看了一眼那個穿著花花綠綠衣服的男青年:「你哥是程局長?」

個頭不高的程宏發哼了一聲:「怎麼著,哥們兒你哪裡來的啊?不知道筱玥是我女朋友嗎?」

話音剛落,苑筱玥就羞紅了臉,連忙說道:「他,他胡說!我跟他才沒有關係呢。」

「嘿嘿,筱玥妹妹,別害羞嘛,咱們好好的接觸接觸,你就會發現,哥哥我是個好男人。」程宏發露出一個是男人就懂的賤笑,竟然不顧徐君然在場,朝著苑筱玥走了過來。

「朋友,你這麼做,有些過分了。」徐君然邁出一步,擋在了程宏發的面前。

程宏發打量了一下徐君然,嘿嘿一笑:「我說,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跟我女朋友親熱,干你鳥事?」

眉頭皺了起來,徐君然看了看周圍幾個不懷好意圍攏上來的青年,對程宏發道:「我很好奇,你哥哥程局長要知道你打著他的旗號在外面幹這種事,回是一個什麼反應?」

他說的是真心話,對於徐君然來說,程宏達這個人肯定不可能跟自己站在一條線上,畢竟有李東遠的關係在,人家不把自己當做眼中釘肉中刺就不錯了。隨著自己在武德縣嶄露頭角,恐怕日後跟這位程局長打交道的時候也不會少。

程宏發冷笑起來,指點著徐君然道:「我告訴你,小子,別以為從京城念個大學回來就拽的跟什麼似的,在武德縣這個地盤上,你是龍得給我盤著,是虎得給我卧著!這一畝三分地,大爺我說了算!」

徐君然被他這句話給氣樂了,這傢伙還真是敢說,這話放在一年之後嚴打期間,光憑這個口號,他就得被斃個十回八回的。

「我說程……宏發……是吧,你呢,也不用跟我在這兒耍狠,我在京城呆了四年,排場大的爺們也見識了不少,跟那些頑主比起來,你還差點,雖然你哥哥是縣裡的領導,不過我相信他也不會允許你這麼做的,你最好馬上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面對著程宏發,徐君然平靜的說著,他是真的不願意跟這種人渣起衝突,用不了兩年就得掉腦袋的人,跟他置氣,自己得多無聊啊。

鬼才願意跟一個要死的人糾纏不休呢。

程宏發心裏面騰的一股火就冒了出來,怪不得都說這個姓徐的仗著在京城讀過書,就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誰都不放在眼裡面。今天自己還真是長見識了。

「姓徐的,今兒我非得好好讓你知道知道程哥的厲害不可!」

用手指著徐君然,程宏發大聲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來一聲歡呼:「是君然哥哥,是君然哥哥!大老虎,你快點!快點!」

下一刻,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噗嗤!」苑筱玥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就連徐君然也露出一個笑臉來。

至於程宏發等人,更是滿臉的古怪。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對奇怪的組合,高高大大的一個男人脖子上騎著一個大概有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兒,小女孩的手裡面正拿著一根棉花糖,一口一口的舔著,剛剛的大呼小叫,明顯是她發出來的。

看到徐君然的時候,那個小女孩兒乾脆使勁的揮起手來:「君然哥哥,君然哥哥,我在這兒呢!」

徐君然莞爾,伸出手照呼了一下,笑著說道:「朵朵,你快下來吧,沒看你老虎哥哥都快走不動了嗎?」

來人正是一向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嚴朵朵和李逸風。

「君然,出什麼事兒了?」脖子上馱著嚴朵朵,李逸風大步來到徐君然的面前,把嚴朵朵放下,這才對徐君然問道。

徐君然聳聳肩:「沒什麼,跟同事去吃飯。」

側身看了一眼程宏發,李逸風嘿嘿一笑:「我說程矮子,你什麼意思?想要找我弟弟麻煩?」

程宏發冷哼了一聲:「姓李的,別人怕你,我程宏發可不怕你,既然是你弟弟,那就更好辦了。這小子搶了我的女朋友,你說說吧,這個事兒咱們今天要怎麼解決?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大人有大量饒了他,讓他給我磕三個頭,然後滾蛋就行!」

饒是徐君然兩世為人,此時也被程宏發這樣的奇葩給弄得無語了。

這人的腦袋難道是水做的嗎?

顛倒是非黑白不說,還這麼趾高氣揚的提出侮辱別人的要求,就連徐君然這樣養氣功夫極好的人都有些不高興了。

要不是顧忌身邊的苑筱玥和嚴朵朵,恐怕徐君然也會動手的。

就在這個時候,就聽見嚴朵朵用異常稚嫩的聲音說道:「君然哥哥,你為什麼不叫你的手下來揍他們呢?爺爺不是說,你要去當什麼公社的副書記了嗎?」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