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二十五章老書記、新縣長

第二十五章老書記、新縣長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523

「楊縣長,昨天李家鎮和大王莊的事情,辛苦你了。」

嚴望嵩笑呵呵的對楊維天說著。

楊維天連忙擺擺手:「嚴書記您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自己身為縣長,維護全縣的穩定是應該做的事情,嚴望嵩這話說的,讓楊維天心中微微有些不快,好在他知道嚴望嵩這人一向都是心直口快,倒是沒什麼惡意。

「李家鎮公社的李乾坤早上到縣委來了。」嚴望嵩頓了一下,對楊維天道。

「噢?」楊維天一愣,詫異的問道:「怎麼了,李乾坤這傢伙又有什麼事兒?」

他是真怕李家鎮那邊又出亂子,畢竟徐君然昨天跟自己說的也是語焉不詳,只不過李友德老人昨天的態度,以及他提出的那個要求,讓楊維天一直都在猶豫,就算嚴望嵩今天不找自己,他也是準備過來找嚴望嵩談一談的。

兩個人都在存心試探著對方,誰都不肯先說實質的東西。

嚴望嵩笑了笑:「是這樣的,李家鎮準備搞一個稻田養魚的規劃,李乾坤是來向縣委要支持的。」

眉頭皺了皺,楊維天道:「這個,咱們縣裡面可沒有那個能力支持啊,縣裡面的財政已經是捉襟見肘了,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嚴望嵩聞言點頭道:「可不是么,再說了,這個什麼稻田養魚別的地方也沒搞過,是不是跟上面的政策不符合啊。」

話雖然這麼說,可是他的目光卻緊緊盯著楊維天的臉,注意看著他的表情。

出人意料的是,楊維天同樣很詫異,有些奇怪的看向嚴望嵩:「嚴書記,稻田養魚到底是個什麼項目啊?」

徐君然只是跟他說過有辦法解決李家鎮的問題,後來事情的發展,也確實像徐君然說的一樣,水渠之爭得到了完美的解決,不管是李家鎮公社還是大王莊那邊都沒有再鬧,即便是後來陪著徐君然去李家鎮,楊維天也沒有從李家的人口中聽到什麼不滿意的話,自然以為徐君然已經解決問題了。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嚴望嵩今天把自己找來,居然提起什麼稻田養魚的事情來。

嚴望嵩也是老奸巨猾的人精,一看楊維天的表現,就猜到,徐君然那個小滑頭十有八九是沒跟楊維天說起這個事情來。

「這個小鬼頭,是不想讓人覺得他在支配領導做事啊。」心裏面暗暗的想到。

「楊縣長,情況是這樣的……」嚴望嵩索性就把徐君然跟李家鎮人提出的那個稻田養魚項目,以及他琢磨出來的那個建築隊的事情跟楊維天介紹了一下,最後嚴望嵩說:「楊縣長,你也知道,我老頭子一輩子沒離開過這武德縣,上面的精神也領會的不如你透徹,你給我說說,這徐君然那混球提出來的兩個事情,能不能搞?」

楊維天久久不語,他是市裡面下來的幹部,說起政治嗅覺的敏銳,比嚴望嵩並不差,甚至於對高層動向的了解,因為文化水平的緣故,楊維天看的比嚴望嵩更加的清晰,他很清楚,如今上面也處於一個搖擺不定的時期,思想領域的爭端延伸到工作當中,就是現在全國各個地方,對於文件的解讀,有許多不同的意思。

稻田養魚這個事情好說,可以看做是為了讓農民增產增收採取的措施,但是那個建築隊的事情,往大了說,那叫發展企業,往小了說,這個事情在沒有定論之前,誰敢點這個頭呢?

沉默了半晌,楊維天一笑:「嚴書記,要不然,我們把這個事情拿到書記辦公會上討論一下吧。」

這個時候的書記辦公會,基本上就等於是常委會了,因為黨委和政府的分工不是很明確,一個常委會裡面,正副書記加在一起七八個人,總共常委會的常委才十來個,書記辦公會討論出來的結果,基本上就是常委會的結果了。

並不是楊維天害怕承擔責任,而是這個事情太大了,在別的地方沒有那個先例,甚至於在整個江南省,都還沒聽說過有這麼搞的。

難道,這就是讀過大學的人和普通人的差距?

眼光和思想的開放程度,決定了一個人能夠看多遠?

腦海當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楊維天忽然想起徐君然在回縣城的時候跟自己說的那些話,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刻楊維天忽然有一種衝動,直覺告訴他,如果不做點什麼,恐怕自己要後悔一輩子。

「老書記,我看,咱們可以讓徐君然同志挑大樑嘛。」

楊維天忽然的一句話,讓嚴望嵩頓時就愣住了。

「楊縣長,你這話的意思是?」

嚴望嵩不解的看向楊維天。

輕輕一笑,楊維天第一次覺得自己在這位老書記面前佔據了上風,畢竟在使用年輕幹部這個事情上,他覺得,自己比這位老書記要有勇氣的多,或者說,自己看人的眼光更準確一點。

搖了搖自己的腦袋,楊維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平靜的說道:「上級指示我們,實現幹部的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是革命和建設的戰略需要。徐君然同志具有較高的理論知識水平和文化水平,作為我們縣委縣政府當中學歷最高的青年幹部,我覺得,縣委在這個同志的使用上面,略微有些保守了。」

嚴望嵩一怔,詫異的看著楊維天,心裏面卻在想著這楊縣長是哪根神經不對頭了,竟然被徐君然那小混球忽悠住了,竟然給他要官?

這邊楊維天卻繼續滔滔不絕的說道:「我看,我們在徐君然同志的使用上,可以膽子大一點,賦予這個年輕同志更重要的膽子,讓他來主導李家鎮的稻田養魚工作,並且負責這個建築隊的事情,您看呢,嚴書記?」

他這麼一番話說完,嚴望嵩整個人都愣住了,隨即又露出一個古怪之極的表情來。

「楊縣長,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是說我老頭子打壓年輕人嘍?」嚴望嵩的語氣很不滿,這楊維天話里話外大談年輕幹部的好處和作用,豈不是在暗諷自己不提拔年輕幹部嗎?

楊維天自然沒有那個意思,可嚴望嵩偏偏就想偏了。

無奈的搖搖頭,楊維天沉聲道:「嚴書記,我覺得徐君然同志是一個人才,所以才向您提出要重用他,既然您不同意,那就算了。」

嚴望嵩眼睛一瞪:「楊縣長,我想你誤會了,對於有本事的年輕幹部,我一向都是很看重的。徐君然同志既然是個人才,那你說,他應該被提拔到什麼位置?」

說完這句話,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想不到在徐君然的這個事情上面,自己跟楊維天竟然還有了默契,這可真是讓他大感意外。

同樣意外的,自然還有一樣目瞪口呆的楊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