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升遷 >第二十四章老爺子,您膽兒大不?

第二十四章老爺子,您膽兒大不? (1/1)

小說名稱《升遷》 作者:晨光路西法  更新時間:2013-03-12 15:29  字數:2450

「你什麼意思?」嚴望嵩幾十年的宦海沉浮,自然不是笨蛋,他眼神一凜,看向徐君然的目光就不一樣了。

做了幾十年基層幹部,從解放之後就紮根在武德縣,嚴望嵩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各種各樣的運動,上上下下的變化,這些事情讓他鍛鍊出來一個堅韌的神經,也早就了他政治上的謹慎。

徐君然的話剛一說完,嚴望嵩第一個反應,就是臉色嚴肅的看向他:「君然,你知不知道,自己剛剛在說什麼?」

說完,他站起身,走到辦公室的門口,把門打開朝外面看了一眼,然後關上門來到徐君然的面前,認真的說道:「君然,剛剛的話,就當我沒聽你說過。爺爺告訴你,這個事情,以後不許再說了,除非你想在武德縣窩囊一輩子。」

徐君然的心中閃過一抹暖意,他當然明白嚴望嵩這是什麼意思。

這位經歷過太多風浪的老人,是怕自己被如今還沒有明朗的形勢所影響,萬一一不小心成了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典型,恐怕這輩子就要毀了,因此才會這麼嚴厲的斥責自己。

「嚴爺爺,您想到哪裡去了?」徐君然站起身,扶著嚴望嵩在椅子上坐下,這才微笑著說道。

嚴望嵩一怔:「君然,你跟爺爺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於徐君然這個孩子,嚴望嵩是很看重的,年輕有文化,可以說是根紅苗正,好好培養一下的話,以後一定是能成大器的。但也許就是因為有文化,所以思想上才會這麼開放。才回到縣裡面幾天,竟然搞出那麼大的亂子來,私下給李家鎮公社和大王莊公社許願不說,現在竟然還想著走資本主義道路賺什麼錢,這不是自找麻煩么?

雖然中央現在倡導發展個體經濟,改革開放,可嚴望嵩卻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上面的文件雖然發了,下面的動作卻不多,真正付諸行動的地方,實際上沒有多少,大家都在觀望著,誰都害怕從前的動亂再發生一次。

幾十年不停的運動,留給官員們最大的經驗,那就是要謹慎,不僅站隊的時候要謹慎,做事的時候,更是要小心再小心。

「嚴爺爺,我不是說要在縣裡面搞什麼,我的意思是,我們縣可不可以成立一個建築隊?」

徐君然苦笑著對嚴望嵩解釋道。

「建築隊?」嚴望嵩狐疑的看向徐君然:「這個跟你那個養魚的計劃有什麼關係?早上李乾坤就跑到縣委來要支持,說要搞什麼稻田養魚,我一猜就知道是你小子搞的鬼!趕快給我說清楚!你跟楊維天到底是怎麼說的?」

他是真的很擔心,徐君然才上班不到一天,竟然搞出這麼多的事情來,這讓對徐君然寄予厚望的嚴望嵩很是擔憂。

徐君然無奈的說道:「嚴爺爺,您一下子問了我這麼多的問題,讓我怎麼回答?」

「混小子!」嚴望嵩氣急,伸手在徐君然的腦袋上敲了一下道:「一個一個的說,今天我什麼都不幹,就聽你小子給我解釋。不解釋清楚了,你不準出門。」

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徐君然一陣無語,李家鎮那幾個老爺子這樣,師傅這樣,連嚴望嵩也這樣,都把自己當小孩子。

「嚴爺爺,我跟你說。我有個同學,現在在嶺南市鵬飛市建委工作,他是提前半年被單位要走的。畢業回來領畢業證的時候,他告訴我們,鵬飛市現在正在搞建設,大量的工程需要人去做,而且,這些都是國家的工程,不用擔心被拖欠工資。」

徐君然坐在嚴望嵩對面,笑著說道。

嚴望嵩靜靜的聽著徐君然的話,半晌之後才說道:「既然這樣,那還有一個稻田養魚呢?是怎麼回事啊?」

徐君然又把對龍吟月等人說的計劃解釋了一遍,最後道:「這個事情很簡單,我可以去京城找農科院的同學幫忙,讓他們在咱們縣裡搞個試驗田,您看怎麼樣?」

當了那麼多年的官,徐君然也明白嚴望嵩擔心的是什麼,所以才想到了這個辦法。

「這個事情,你跟楊縣長說了么?」嚴望嵩問道。

徐君然搖搖頭:「沒有,我只跟他說有辦法讓李家鎮的人吃上飯的那個事情。」

點了點頭,嚴望嵩很滿意,畢竟徐君然這句話還是把自己當成了自己人,而且徐君然說的理由比較充足,凡事都扣在了京城上面,讓嚴望嵩即便有些懷疑也不好說什麼。

「這個事兒,我還得考慮考慮。」嚴望嵩沉默了片刻,慢慢說道。

徐君然明白他謹慎的想法,想了一下說道:「嚴書記,您看這樣可以么?這個事情讓李家鎮先搞一個試點,等出了成績,然後再往全縣推廣。即便出問題了,也不會在縣裡面引起什麼混亂。」

嚴望嵩默然:「我再考慮考慮。」

這個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即便徐君然說的再怎麼天花亂墜,嚴望嵩都不敢輕易的答應,必須要考慮清楚再說。

半天之後,嚴望嵩揮揮手:「你先回去吧,我再琢磨琢磨。」

徐君然站起身,臨出門之前對嚴望嵩道:「嚴書記,其實,您可以跟楊縣長商量商量,然後把這個事情拿到書記辦公會上面去研究,畢竟集體的決定總是比較容易被大家接受嘛。」

嚴望嵩一怔,卻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徐君然的背影若有所思。

拿起自己手邊的旱煙,嚴望嵩卷了一根,默默的抽了許久,最後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站起身來到辦公室的門口,對外面喊道:「老陳,老陳。」

一個年紀三十多歲的男人聞言從一間辦公室裡面冒出腦袋:「老書記,您有什麼事兒?」

嚴望嵩道:「你去政府那邊,把楊縣長請過來。」

就好像徐君然說的一樣,既然要承擔風險,那乾脆就大家一起來好了。

不一會兒,楊維天就一臉奇怪的跟著老陳來到嚴望嵩的辦公室,平時他是很少過來的,比較政府和黨委的辦公地點雖然在一個大院,可他總覺得自己這個縣長彷彿低嚴望嵩一頭似的,所以平時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情,他是不會過來的。

「楊縣長來了,請坐,請坐。」出人意料的是,嚴望嵩對楊維天很客氣,讓他大感意外。

「呵呵,老書記您客氣了。」楊維天雖然搞不清楚嚴望嵩這老狐狸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可是卻不敢掉以輕心。畢竟上任這一年多了,自己在嚴望嵩手裡吃的虧可不少,幾次之後,早就已經學會了謹慎小心。